雨音朗诵艺术鉴赏初感


                                                     雨音朗诵艺术鉴赏初感


                                                                                                                                                                      文/杨焕亭

欣赏了雨音朗诵的《不朽的雕像》、《天狗》、《这些与爱情无关》、《牵挂一个人》等四件作品,豁然地就有了一种新的欣喜,一种新的感觉,一种别开生面的惊异,原来雨音的风格不只是缠绵悱恻,不只是温馨婉约,不只是杏花春雨,不只是“泪湿红颜”,也有着气吞山河的荡气回肠,有着金戈铁马的丛丛噌噌,有着疾风暴雨的狂飙飞舞。这种立体性无疑见证了她的朗诵的纯熟和凝练,是需要从理论层间给予诠释的艺术现象。

“声”与“气”是朗诵艺术加在处理作品时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气”是中国古代美学一个十分重要的范畴,也是现代朗诵艺术中一个基本的概念。中国古代文论家刘勰说:“气之清浊通塞——人之禀赋,体气之高下,质骨有崇卑。”这是说,“气”是人格的灵魂,决定着生命个体的尊卑高下。所以,历来的作家都十分重视自己作品的“贯气”,从而赋予作品以多彩的气象,有雄浑之气,有“飘逸”之气,有“劲健”之气,有“婉约”之气。朗诵艺术既然是对于原作的再创作,自然贯气便成了处理作品的一个重要环节。听雨音朗诵郭沫若的《天狗》,那种狂飙溅落的浩然大气回荡其间:“我是一条天狗呀! /我把月来吞了/我把日来吞了/ 我把一切的星球来吞了。”诗人的狂放,诗情的澎湃,诗心的激荡,被艺术家高亢、爆发的声律演绎得起伏跌宕。联系到上世纪初那个新文化运动勃然兴起的时代,人性的解放,自由的向往,理想的追逐,使得诗人的郭沫若以一个顶天立地的尊严的人站在姹紫嫣红的文坛,“登泰山而小鲁”,要“吞没”日月,“吞没”宇宙的英雄气概,再来咀嚼艺术家的朗诵,会发现她对于原著精髓的准确把握,对于诗人心境的本质理解,让我自然地想起的当年著名的话剧表演艺术家金山朗诵《雷电颂》时的雷霆万钧,大江东去。显然,雨音的“气息”在这里是激昂的,激情的,激越的,使得隐寓在作品字里行间的精神因子通过声音得以穿云破雾的外化。艺术的规律从来是钟情豪放,不废婉约的。雨音的朗诵艺术严格遵循了这条规律,倾听她的《牵挂一个人》,体味作者借助于声音的委婉、含蓄、绵柔而将文字符号转换为画面的魅力,似乎看到一双仰望星空的眼睛,触摸一颗飞越千山万水的心:
 
“牵挂着一个人,你会在暗夜里为他叹息,会在所有日子里为他祝福,有风的季节,你能在风中听到他的声音,就连天上飘过的浮云,在你的眼睛里都会幻化成他的身影。”

“牵挂一个人,你会搜寻路过的每张脸庞,那似曾相似的眼神,轻轻的掠过,你才发现,那个很温柔的笑容,滑过你的眼睛,飘向了身后的陌生。你笑着摇头,脸上却写满了失落。”
 
“牵挂一个人,他会在夜夜闯入你的梦中,梦中的他却永远都是离你那么遥远,远到仿佛隔着亘古的时空,你伸出的手指,想要触摸他的温度,却化作醒来时的一滴泪痕。”

这三段如泣如诉,如怨如慕的诉说,在艺术家的诵读中,并不是并列的、平行的,而是体现了“寻寻觅觅”的焦渴,“笑渐不闻声渐消,多情反比无情恼”的幽怨,“且恋恋,且怅怅”的若即若离的情感的层层递进,步步深入,于是,眷恋的情怀都在咏叹、感怀的气息中了,雨音的个性化朗诵话语的优势也在这里,收到了诵者泪眼婆娑,听者愁肠百结的审美效果。她以自己的艺术实践印证了“文辞气力,通变则久”的美学原则的真理性。

“声”与“情”是朗诵艺术中艺术家必须面对的重要关系。“繁彩寡情,味之必厌”,再好的文章,如果朗诵得淡然无味,不仅是对于原著的扭曲,而且势必造成听众的流失。因此,自古及今的论家都十分重视“声”与“情”的相为内外表里。所谓“声文,五音是也”,正是这个道理。对于作者来说,“在心为言,发音为诗,情动于中而行于言,言之不足而嗟叹之……”,作家在创作作品时,灵魂深处一直有着声音的存在,这就为朗诵家的再创作提供了广阔的空间。然而,艺术家能不能将之准确地表达出来,则取决于艺术家驾驭“声”与“情”的能力,聆听雨音对散文诗《雕像》的处理,不难看出她对原著的熟稔。在这篇作品中,艺术家追求叙事与抒情的天然合一。以“有一个哨所,你可曾听说?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詹娘舍。哨所里有一群年轻的战士,他们日日夜夜在那里,站岗巡逻…”的深情而又平和的叙事风格切入作品,浓淡有序地再现了边防哨所的自然环境,从而把听众的思绪带到遥远的边疆。这里有一个联想转换的问题。听者借助于艺术家“情动而词发”的叙述,眼前摇过一个个排列组接的画面,那是“为防止被大风吹落悬崖,哨兵就用一根很粗的绳索,一头系在身上,一头捆在哨所”的坚韧不拔;是“战士们就连上个厕所,都象是在高空作业”的艰苦备尝。而在这些细节背后的,是一颗颗滚烫的赤子之心,从而为“吐纳英华”的抒情做了智慧的铺垫,因此,当我们循着艺术家“那里的山很高,高得连雄鹰也难以飞越;那里的雪很大,终年看不到一点绿色;那里的雷很响,响得如同山崩地裂”和“绿色,给这生命禁区带来了春的气息春的气息,让小小的哨所充满了欢乐”的抒怀,而与新时代最可爱的人共忧乐,同悲欢。“宫商为声气”,才能够华彩灼灼,才能够感荡心灵,才能够“因情立体,即体成势”,圆满地完成一篇作品的二度创作。

“声”与“思”的关系,是朗诵艺术中的一个难点。“神居胸臆,辞令管其枢机”,任何作品都是要承载作者对生活的理性认知的。但是,对于文学作品来说,这种理性隐藏在感性书写的背后,朗诵家能不能提供听者走近文字背后的思想空间,是一个高难的课题,然而,当我们欣赏雨音朗诵王泽群的《这些与爱情无关》时,就感受到了声音背后思想潮水的涌动,思想激流的翻卷。思想之光的闪烁:“曾经沧海除却巫山/梦为远别书被催成/心有灵犀身无彩凤/画楼西畔昨夜星辰……/其实,其实这些,都与爱情无关。”的确,这是一种很深刻的人生领悟,一种很哲学的诗性知觉,也是诗人曲折的朦胧的话语凝结的“诗核”,雨音将这个“内核”发掘出来了。因此,听她朗诵,似乎是在听一位哲学老人的诉说。

雨音多年来孜孜不倦的追求,锲而不舍地探索,终于在属于自己的艺术领域达到了新的高度,这实在是一件值得研究的艺术现象,据说,学院派的朗诵论家和专家对之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期待着她有更好的奉献给读者。(共2439字)

评论
   2013/9/4 0:00:00  
这么多年了,网络朗诵发展的红红火火,可还是很少有专家评论家关注网络朗诵,也许我们的声音还不足以叫他们放下身段来静听。 难得杨老师这么专业的评论家一直支持和鼓励着,也是我学习的过程。 我也期盼更多的人来为网络朗诵鼓与呼! 渴望有一天朗诵能和其他艺术形式一起成为更多的人们在休闲娱乐时的一种选择。
请您将字数限制在 300 以内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验证码
雨音朗诵艺术鉴赏 创建于 2013/9/4 10:36:53
文章列表

« 1 »

其他信息

书名:
雨音朗诵艺术鉴赏
作者:
杨焕亭
评分:
10.0
投票数:
0
阅读量:
61583
简介:
“希望大家都来聆听朗诵,研究朗诵,解读朗诵,不仅仅研究一个朗诵家,还要研究如何构建朗诵理论体系,打造具有网络特色的朗诵理论。”---------杨焕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咸阳市作家协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