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将作品凝成雕塑

 

             声音怎样雕塑生活  

                                   文/杨焕亭

 

     昨天因事外出,今天一大早来听。思绪再一次回到了玉树——那一片灾难的土地,那一片不屈的土地,那一片劫后的土地,那一片哭泣的土地。似乎拥抱的情景,那一头的白发,那流着泪的母亲,此刻,就站在我的面前。
 
     我的这种感觉是从哪里来的?仅仅是来自我诗句中的咏叹么?仅仅是来自于生活的磨砺么?是的!当初这些诗句涌动在喉结上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到它是一件文学作品,完全是一种被感动、被撞击的原初的萌动。事实上,我自己也不是什么诗人,真正的诗人是给了我艺术直觉的玉树人民,是那些把人民的利益置于自己生命之上的人们,这里的每一个句子都是他们用生命写就的。雨音的朗诵显然让我的作品跨越了当初那一种原初的感动而获得了一种新的审美享受。想到了一个题目:朗诵家怎样将作品凝成立体的雕塑。
 
     按照当代美学理论,人们通常将雕塑称作凝固的或者静止的诗。它以丰富的线条语言,将瞬间的思想光华、将动态的形象浇铸成恒定的诗意意象。那动感、那流韵都在雕塑家的指尖间。任何艺术都是同与它相邻的艺术形式保持着一种内在的必然联系。而朗诵与雕塑就有着这样的异曲同工之妙。
 
    
 
    第一、声音创造环境的立体感。当然,这首先是因为,作者总是以在场的感觉或者连类无穷的想象去构建作品所赖以生存的氛围的。从最近发表的关于玉树抗震救灾的诗歌来说,虽然大都是对于生活浪花间接的撷取,然而现代信息技术实现了作者与玉树灾区零距离的接触,这就使得作品带上了浓浓的在场的气息,从静水流深的《军魂颂》到马知遥的《写给远方的玉树》直至杨焕亭的《那一刻》,事实上诗人们都在与灾区群众经历着同步的情感煎熬。然而,诉诸文字的原作,是平面的符号化的文本,读者必须借助想象去实现符号到形象的转化,雨音的朗诵通过二度创作把这种转化转换为一种直接的链接,朗诵家充分调动声音的抑扬与顿挫、铿锵与温柔、高亢与沉郁,把听众对视觉和感觉与震颤的玉树直接的联系起来,让他们的心同玉树父老乡亲一起跃动,他们的血液与玉树的山山水水一起涌动,他们的泪水与玉树的生命群体一起流淌。当然,烘托这种氛围的也不仅仅是有声语言,还有朗诵家精心选配的音乐旋律。这样,就为读者提供了一个三维的审美空间。 
 
 
 
      第二、塑造形象的立体感。任何一个杰出的雕塑家,他们在构思自己的作品时,都必须处理好全局和局部、宏观与微观的关系。一般来说,成功的雕塑作品总是全局的宏刀粗犷与细部精雕细刻相映生辉的,过分强调前者或者过分地强调后者,都会影响受众的审美效果。同样的道理,朗诵也有一个整体与细部的关系。雨音在朗诵这组题材的作品时,首先十分注意从宏观上把握作品的气度,着意于给人以鼓舞,以激励,这就使得她的朗诵赋予了强烈的时代感,这和她的“宁要大气的不完美”的朗诵价值观是一致的。然而,诗既然是形象的艺术,那么,对于细节的关注,就成为朗诵中不可回避的问题,应当说,雨音这方面的处理是成功。例如《军魂颂》中,我们不但感受到灾区的滚滚洪涛,更感受到一个如何处理这样关系的问题。  颤抖的汶川,十万铁军,神兵天将,那一抹抹舞动的迷彩绿,铸就钢铁长城,书写壮丽的诗行,这是朗诵中大结构的鸟瞰,然而,仅仅有鸟瞰是不够的,雨音用多层的气息,多样的语流,展示了“他,把伤员压在身下,自己受伤,7小时后,他醒来,拔下针头,冲进了救援的废墟断墙”;“一个双眼蒙着纱布的小姑娘,抓住护士长的手,带着哭腔‘妈妈,妈妈!’护士长怔了一下,红着眼连连应答”等一个个近距离的画面。从而使得军魂立体的、质感地站在了广大灾区群众面前,站在了中国历史的画卷中。文学上有一种叙事方式,叫做“浮雕式”的叙事,我想,这也是雨音追求的。同样,在《那一刻》中,她对于“如果活着,我们不在争吵”、“我有奶,我养他”这些细部的刻画也是细致入微的。这些精彩的展现,在她朗诵的《祖国的玉树》等作品中也有十分感人的处理。由此可见,灾难表达仅仅靠文学是不够的,它需要声音给予深化,给予拓展,给予延伸,给予提升。
 
 
 
     第三、距离审美的立体感。我们常常喜欢用“距离产生美”这样的概念去表达不同生存环境下的“审美通感”。然而,无论从雕塑艺术还是从文学叙事来说,这种“通感”实际上是由互动的双方构建的立体机制。用李白的话来说,叫做“我看青山多妩媚,想青山看我亦如是。”在这样的状态下,自然物是被“活化”了的,是被赋予了人的“情感”和品格的。然而,单纯的文字叙述往往很难将这种互动表达出来。而声音则做了二者之间的虹桥,使得相望的、相思的两个生命主体构成三维空间下的呼应、呼唤和感知。当然,这种“三维”状态已经不是生活的原型,而是被意象化了的。如果说,舒洁的《祖国的玉树》、杨焕亭的《四月  疼痛和思》,艺术地放大了在一种特定的环境下玉树在祖国版图上的位置,使之带有强烈的浮雕感,那么,雨音的朗诵则赋予这种浮雕感以灵魂的诉求。“祖国的玉树,此刻你醒着;我们也醒着,悲痛醒着!这一天啊;必将以不屈和信仰铸就一个民族的记忆;有血的殷红,有心的祈祷,有爱的清澈。”“醒着的玉树”、“醒着的我们”,在朗诵家深情的声音抚慰中,处于同水平线上的彼此凝望,而《这一刻》中一连许多个“抚摸、凝望、捧起”,却大大地缩短了地缘上的“距离”而将诗人推到了抗震救灾的旋风的中心,推到了灾区群众的面前,泪,流在一起;痛!疼在一起;思考,凝结在一起。一切都是双向的、两元的,彼此相依的。这样,雨音就以其个性的朗诵实现了声音世界中的灾难表达。
 
 
     如果说,在这一组围绕玉树而诞生的诗作,又一次展现了诗歌的时代价值,那么,雨音的朗诵则大大地强化了这种艺术的使命意识,雨音在她朗诵之后的絮语中这样写道:“当一个人不能将真性情投入生活,又如何真挚为文?”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记录诵读诗歌充满了自身真实的元素,很多年后我们记录的历史不是我们个人的,大了说,是我们国家民族的,小了说是我们子孙的。也许马上要做奶奶了,想多了,可我们给下一代带来什么环境,问自己的良知。”我想,这应该是朗诵家对于声音怎样雕塑生活的最深切,打着生命体验的认知。这是十分可贵的。
评论
   2013/9/4 0:00:00  
这么多年了,网络朗诵发展的红红火火,可还是很少有专家评论家关注网络朗诵,也许我们的声音还不足以叫他们放下身段来静听。 难得杨老师这么专业的评论家一直支持和鼓励着,也是我学习的过程。 我也期盼更多的人来为网络朗诵鼓与呼! 渴望有一天朗诵能和其他艺术形式一起成为更多的人们在休闲娱乐时的一种选择。
请您将字数限制在 300 以内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验证码
雨音朗诵艺术鉴赏 创建于 2013/9/8 2:21:41
文章列表

« 1 »

其他信息

书名:
雨音朗诵艺术鉴赏
作者:
杨焕亭
评分:
10.0
投票数:
0
阅读量:
61711
简介:
“希望大家都来聆听朗诵,研究朗诵,解读朗诵,不仅仅研究一个朗诵家,还要研究如何构建朗诵理论体系,打造具有网络特色的朗诵理论。”---------杨焕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咸阳市作家协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