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点亮文本的灯火——兼论雨音的艺术直觉


                          声音点亮文本的灯火
                                             ——兼论雨音的艺术直觉

                                           
                                                                                                                                                                            文/杨焕亭

    一个作家,当他的作品被不同的朗诵家演绎的时候,常常给予他不同的听觉冲击;一个听众,当他从不同的朗诵家那里获得多元的审美感受时,常常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同样的文本,会有如此迥异的朗诵效果?这种个性的多元的风格到底是怎样形成的,回答这个问题,需要诸多的理论观点作为支撑。然而,最直接的逻辑起点应该是从朗诵家的艺术直觉切入,例如我在解读雨音的朗诵时,就常常想到——她这样的风格是怎么形成的?她又是怎样地在多元的朗诵主体竞争中保持自己的魅力。反复思考,还是觉得应该从艺术直觉那里寻找源头。

    艺术直觉是艺术家获取艺术灵感的一种能力,是人类极为复杂的心理活动。是点燃艺术灵感的第一个重要环节,它包括;感知、情感、现象与理解的全过程。雨音作为一个成功的朗诵艺术家,她的艺术直觉总是站在最前沿的,直觉的观照成为她把握文本亮点的最基本的方式。
 
    那么,这种艺术直觉是怎样地进入文本的呢?

    首先是心觉。所谓心觉,是人对客观物象的心灵感应,表现为心灵被吸引的忘我状态,这对于文本作者来说,当然是不可或缺的,对于雨音这样的朗诵艺术家来说,在很大程度上不是直接面对客观物象,而是面对经过作家主体化了的意象。应当说,雨音的心灵感应有着特殊的敏锐力。她在为网友的跟贴回复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一拿到作品,就感动得泪水稀里哗啦”,“就心头被扎了一下”,这个“扎”字,是一个很形象的说法,虽然比较朴素,却是她对自己心灵触动的最生动的描述,说明处在她思维最前沿的心灵应力被充分的激活了,从而使她在第一时间捕捉到最能打动人心的艺术文本,大大地强化了对文本选择的主体性。聆听她近来列入自己比较满意的朗诵代表作《疯娘》、《谁在茶泡的夜色里念你》、《今夜,真想给你打个电话》、《应是姹紫嫣红依旧》等作品,那种对题目的“寓目辄动”,那种对关键词的“凭情会通”,那种对作者“心旌徘徊”的揣摩琢磨,都为她进入作者的艺术世界做了心灵上的先期沟通和准备,因此,一旦进入朗诵,很快就能与作品中的环境、情结、意境融为一体。她的代表作《疯娘》登网以后,听者如云,好评如潮,正是朗诵家心灵对作品直击的结果。看看对《谁在茶泡的夜色里念你》的点评,也许更能帮助我们了解朗诵家点亮文本的魅力:“每一次聆听姐姐的诵读,我都在心里颤抖,一直想把我的听后的感觉写下来,然而,手指敲了多少次键盘,都被那穿心彻骨的疼痛阻止了,泪水迷糊的双眼中,我无法将心平静下来。这种诵读带给人的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声音传递,而是一颗心灵在解读另一个心灵的语言。”请注意,这位听众连用两个“心灵”,这是文本与声音碰撞而闪烁的火花,而心灵正是这种火花飞溅的火种。这里的第一心灵,是作家对客观世界的心灵感感应,实际上在这个阶段,作家的心底也是有声音在震颤,只不过被转化为文字符号了;第二心灵是朗诵家对文本的心灵感应。在这个阶段,朗诵家直面的是作家的内心世界,要将作家心底的无声语言转化为有声语言。它的难度在于,人的心灵要比自在的客观物象复杂得多,经过第一心灵过滤和审美的意象也与自在的物象有了质的飞跃,打上了浓郁的主体认知烙印。这就是为什么同样一篇作品,演绎有所不同的根本原因。有人常常惊异雨音朗诵的别样,其实,这里面既有后天的勤奋,更多的是一种天赋,而天赋是个性的,是后天所不可能取代的,诚如奥地利文艺评论家马利坦所说:艺术直觉“取决于灵魂的某种天生的自由想象力,取决于智性天生的力量。”当然,我丝毫没有否认后天探索的作用,因为马利坦同时还指出:“个性意味着对于自身的内在性,它同时又需要认识和爱的交流。”雨音对作品破解的用力是人所共知的,二者结合,就形成了她艺术的个性。

    其次,是感知。简单地说,感知就是“感官领受”,对于朗诵家来说,主要包括对文本所呈现的色泽、声音、旋律、节奏的领受。在朗诵领域,主要地表现为情景再现。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认为,感知是智慧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源泉。感知什么呢?一是对气象的感知;二是对色彩的感知,三是对情景的感知。做到文载气,音聚气;字无色而声有色;文绘景而声传情。听雨音的朗诵,获得的就是这样的立体的感官领受。《不朽的雕像》、《今夜,我路过你的墓地》、《烟雨江南》、《知人杏花撩春色》等作品,都属于情景和环境氛围很强的作品,然而,朗诵家借助于声音,把夜色中墓地的悲郁,春色中杏花的烂漫、江南山水的烟雨空濛生动地呈现在听众面前。这里需要两种联想,一种是朗诵家的联想,一种是听众的联想。但首先是朗诵家的联想。如果朗诵家没有对环境的感知能力,就不可能点亮文本的精彩之处,例如,在《烟雨江南》中有这样一段描述:“江南更显的朦胧和妩媚.远看那小桥流水人家,淡淡的罩上了一层薄纱,好似一幅水墨丹青;粉墙黛瓦被柔和的运河缠绕,那线条优美的连人体写真也自叹不如.飘飘的雨丝在风的吹拂下斜斜的划落,把小镇装点的更加古朴和清幽.站在江南的小桥上淋着江南的雨,尘世的喧嚣和心的杂念都顺着雨水滴落,顺着那运河流向远方.头发淋湿了,衣服淋湿了,鞋也灌满了水,可心却十分的快畅”。雨音对段描写的处理具有强烈的在场感,婉约而柔美,有一种吴侬的轻盈,然而,同样是色彩,她在《知人杏花撩春色中》对文本中描述的高原杏花的恢弘的三个‘听听’,每一个“听听”都打着高原厚重的烙印,虽然同样的也铺陈着春的浪漫,然而,显然渗入了朗诵家对西北山水空旷、广袤的感知,在柔美中又多了颇具层次的阳刚,这样,在她的声音中就注入了地域文化的含量。正如著名美学家朱光潜先生所说:“在凝神观照时,我们心中除开所观照的对象,别无所有。于是,由物我两忘而进到物我同一的境界。”这里说的作家,但同样适用于朗诵。文本的亮点正是在物我同一中点燃的。

    再次,朗诵家的烛照文本亮点除了心觉和感知外,还有赖于朗诵家对作品本质意义的领悟。这种领悟,往往需要借助于经验的介入,经验和知识对于朗诵家来说,是作为一种“基质”积淀于艺术家的心灵之中的,能使艺术家对作品做出敏锐的透视。一位听众在听了雨音的朗诵后说:“你是有意要穿透我的灵魂。”这说明,雨音的朗诵达到的深度。听听她最近朗诵的《清明雨》,听众仿佛看见一位远行的母亲,驻足云端,聆听雨音;仿佛那云,都化了条条雨丝,打湿了母亲回归的乡路;仿佛是一曲从九天降落的悲歌,拨动了听众的心曲。刘勰说:“情志为神明,事义为骨髓,词彩为肌肤,宫商为声气,然后品藻玄黄,播振金玉。”这后半部整个说的是声音对文本的影响;我体味雨音的这篇朗诵,其精彩有三:其一,声因气而律动。朗诵家的悲郁之气大大地强化了文本的情感色彩,颂者柔肠九曲,听着亲思漫漫;其二,文因声而跌宕。古代文论家在说到文章的情感审美时,用了“声文”的概念,这是说,文本通过声音的调节,其内涵才能够走进读者心灵。声与文如影随形,密不可分。朗诵家紧紧抓住“清明雨”这个主体意象,充分运用声音所承载的语言要素,让平面的文字立体起来;让静止的文本激活起来,让“语”的内蕴与言的起伏融合起来,从而点亮了诗中几个最能打动人心的亮点;其三,情因“播”而婉约。“播”是对于声音要素的调度过程。“播”是气流抑扬、声波顿挫、情感收放的三“场”化一。声是一种本色,而“播”则是一种技巧。由此而形成对作品不同的解读。所谓风格迥异,所谓多元的风格,都是在“播”的过程中形成的。具体到这篇朗诵来说,最能体现雨音朗诵个性特征。总体上来说,雨音属于婉约朗诵、悲情朗诵的里手,她总是善于在“播”中渗入个人的生命体验,拿捏铺排,从而把作者个体的怀母情结转化为共鸣的“普世”情怀,以声音揭示了人类最本质,带有“类”特征的情感机理,这样才能使得听众的情感跟随着她的声音时而悲郁萦怀,时而情思绵绵,时而泪眼回眸,时而心旌蒙雨。这就是朗诵的魅力,它给予文本的浸润和丰满远远地超出了文本自身所负载的信息,诚如网友莫郁所言:“莫郁同样也是去世21年的母亲,听完雨音感人至深的朗诵,感同身受。泪流满面。”而网友渡东桥一号的评论更能反映这种审美的共鸣:“看和听,听得我心弦发颤。情深意切。好象这诗是为我写的。我母亲才走了一年半。”而在这其间,包含着朗诵家对作品本质的把握,正如雨音本人所说:“只有把心放的近,才可以读的真。”
 
    艺术直觉好是一个复杂的问题,需要我们认真地探讨。还是用马利坦的话结尾:在艺术直觉中“主观性是洞察客观世界的工具。”
 

评论
   2013/9/4 0:00:00  
这么多年了,网络朗诵发展的红红火火,可还是很少有专家评论家关注网络朗诵,也许我们的声音还不足以叫他们放下身段来静听。 难得杨老师这么专业的评论家一直支持和鼓励着,也是我学习的过程。 我也期盼更多的人来为网络朗诵鼓与呼! 渴望有一天朗诵能和其他艺术形式一起成为更多的人们在休闲娱乐时的一种选择。
请您将字数限制在 300 以内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验证码
雨音朗诵艺术鉴赏 创建于 2013/9/4 10:32:59
文章列表

« 1 »

其他信息

书名:
雨音朗诵艺术鉴赏
作者:
杨焕亭
评分:
10.0
投票数:
0
阅读量:
61582
简介:
“希望大家都来聆听朗诵,研究朗诵,解读朗诵,不仅仅研究一个朗诵家,还要研究如何构建朗诵理论体系,打造具有网络特色的朗诵理论。”---------杨焕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咸阳市作家协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