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游戏方桌

出于对桌子的爱护,他没有采取粗暴的手段去寻找那个玫瑰壳。他一直希望顾副市长去揭开这个谜,却忽略了一点,顾副市长根本不可能去揭自己的伤疤,除非他不得不这么做。

 

 

在我和牧芸吃方便面的时候,我们都没有说话。饥饿暂时夺取了我心中的那份好奇,让我的内心变得一片空白,也让我脑海中涌动了很久的疑问沉淀了下去。

吃完面后,我已是大汗淋漓,牧芸也是一脸通红,额头上闪动着无数汗珠。薄薄的衬衫紧贴住她的肌肤,鲜嫩的肉色几乎要渗出来;粉红胸罩的轮廓在衣服里面若隐若现,显得非常性感。

我吞了吞口水,朝她笑了笑。她从我的目光中看到了一种渴望,忙端起两个空碗走进了厨房。我跟着来到厨房,站在她后面看她洗碗。

“你在看什么?”牧芸头也不回地问道。

“当然在看你洗碗。”我笑了笑,将手放到她的肩上。

“又不安分了。”她将满手的白沫朝我一扬,我赶忙闪了开。

“哇,你可真毒。”我站在门边,不敢进去。

“你现在才知道啊?已经晚了。”她忽然转过头来,神情极为焦虑,“你会抛弃我不管吗?”

“这个问题,你好像每个月都要问一次,就像你每个月见一次红。”

“讨厌。”她瞪了我一眼,“老实回答我,你会吗?”

“这怎么可能?”我认真地说,“我一直在努力寻求各种赚钱的方式,就是想让我们以后过得好一些。目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买一套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我们总不能无限期地住在这个出租房里吧。”

她没有吭声。清理完水池边沿的赃物后,她才说道:“我能帮什么忙吗?

我哑然一笑,转身来到了窗台边。她关掉厨房的灯,走到我的跟前,坐在了电视柜的边缘。

有好一会儿,我们没有开口说话,都知道对方心里想的是同一件事。我们静静地望着窗外的夜景,那片黢黑的大空地之外连着无数的灯火,灯火一直延伸到夜幕最敏感的地方。一阵暴雨让原本糟糕的夜气变得清新起来,也使恋人的心田更加潮润了。我们无法看到夜幕的全景,却能想象在这座城市其他角落的夜色未必比我们看到的更美妙。

牧芸温柔地拉着我一只手,问道:“我刚才提到一个姓顾的人时,你显得很吃惊,莫非你认识他?”

我摇了摇头,点燃了最后一支香烟,还是难掩心头的疑虑。

“那你为什么一脸的紧张不安?”

“我认识一个姓顾的报社女编辑。”

“在这座城市里姓顾的人太多了。”她显然对我的解释表示怀疑。

“她的父亲也姓顾。”

牧芸笑了笑,“这没有什么不对的啊。”

“是呀,我也知道,但你有所不知她的父亲就是那个受人尊敬的顾副市长。”

牧芸略感吃惊,“这又能说明什么?”

“我曾经在一张光碟中看到你父亲出现在首届古镇文化旅游节的开幕式会场,当时站在舞台上致开幕词的人正是顾副市长。”

“我爸一向喜欢看热闹。对了,我想起来了那个开幕式是在我们镇上的一条古街上举行的,我当时也在人群中。”

“可惜我没看到你。”

牧芸努了努小嘴。

“我之所以很快就想到顾副市长,是因为我注意到你父亲注视他的眼神非常特殊,既像是一种老友间患难友情的流露,又像是一种可怕的敌意。”我意识到捏烟的手指在微微颤抖,“我怀疑你父亲和他有什么瓜葛,尤其当你提到那个藏在八仙桌里的玫瑰壳以后,我就坚信他俩的关系非同寻常,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玫瑰壳内藏的秘密就是关于顾副市长的。如果这一点成立的话,那我就可以进一步推断出有人捏住了他的把柄,这个把柄一旦被披露出来,完全可以摧毁他今天的地位、名誉乃至一切。”

“你的意思是我爸掌握着关于副市长的某个天大的秘密?”

我没有立即回答,将目光投向窗外的夜景,希望能在潮湿的夜气中找到一丝灵感。“不,那个掌握顾副市长秘密的人不是你爸,你应该最清楚你父亲,他不可能将秘密守到今天,唯一的解释是他也不知道那个玫瑰壳里到底藏着什么。出于对桌子的爱护,他没有采取粗暴的手段去寻找那个玫瑰壳。他一直希望顾副市长去揭开这个谜,却忽略了一点,顾副市长根本不可能去揭自己的伤疤,除非他不得不这么做。”

“想不到我家里藏着这么大的秘密,我还以为那是一个愚弄我们这些小女人的鬼话。”

“准确说那是一笔财富。”我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慌忙低下了头。

“那个让你为他寻找桌子的人——廖老板会不会已知道这个秘密是什么了?”她的脸色一下子全白了,可惜我此时没有空闲打量她的面颊。

“这不大可能。你爸在收藏室里告诉他的一定不是玫瑰壳的秘密,而是其他秘密,那个秘密或许也藏在桌子里。”我为自己的推测感到激动不安,“你想如果他知道了,干吗还要去找那张桌子?他可以直接去威胁顾副市长。”

牧芸松了一口气,“看来他是想发一笔横财,至少他目前已经知道那个秘密是关于谁的。”

我思考了一下,恍然醒悟。“原来如此。”

“什么原来如此?”她不解地望着我。

“廖总确实知道那个秘密的针对谁的,也知道那个秘密是谁放在玫瑰壳里的。在我到他的公司上班的这一年中,公司实际上并没有接到几个大单子,他帐户里的金额却没有停止增长。廖总曾说过顾雪卿——就是那个女编辑给了他很多帮助,实际上她的父亲才是他最大的财神。他能不断地从那些根本没有参与的活动项目中获得高额提成,不就是因为他和顾副市长的特殊关系吗?关于那个玫瑰壳的事一定是他的前岳父葛老板无意中告诉他的,换句话说,那个玫瑰壳也与姓葛的有关。好了,我的所有推测终于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葛老板将那个装有秘密的玫瑰壳藏在了你们家祖传的那张八仙桌内。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选定这张桌子,又一个事实摆在了我们的面前——顾副市长、葛老板和你的父亲曾经结下了什么怨恨,这些怨恨最终锁定在一个玫瑰壳里。”

“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牧芸怯怯地抓住我的手臂。

“现在你还要阻止我寻找那张八仙桌吗?”

“我……”牧芸不敢正视我的眼神,“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我认为我们不该掺和到他们上一代人的恩怨中去。”

“话是这么说,但你别忘了,目前的情况已经由不得我们了,如果束手不管,那我们将失去一次创造财富的机会……我的意思是夹在他们的中间,像一个无形中的锁链一样缠住他们,说不定我们会获得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这样做合适吗?”牧芸的声音中含着一种让我陌生的情感。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我的话音冷酷而自信,“我是你父亲的未来女婿,有权利替他处理这件事——只要你不反对。我还想好好教训一下廖秉仲,他自以为已经掌控了整个舞台,却不知道我才是真正的导演。”

“我怕你控制不了局面。”牧芸侧过头去,她的眼睛在夜幕的包裹下闪着幽光。

“你放心,我知道该在哪里收场,我不是一个贪婪的人,只想抓住这个好机会,为我们的未来储备一笔基金。”

“我该怎么帮助你?”牧芸将脸颊靠在了我的肩头,她的眼睛明亮得出奇,可惜我没有看到。

“到时候,你只需要让你爸协助我就行了。整个剧情的第一个高潮会诞生在下周的古镇文化旅游节的开幕式上,接着,我们几方就会展开行动。”我激动地说道,血管里的血液开始澎湃起来,一股巨大的世俗的力量迅速攫住了我的心志,“我们都坐在这张奇特的桌子旁,却不知道命运的色子会偏袒谁。我希望自己的运气能好一些,至少不会输给廖秉仲。”

“你要多加小心。”她的眼眶里闪着泪珠,嗓音中夹杂着战栗。

我还是没有注意到,我的思绪已经飘过窗外的都市夜空,像镜头一样切入远方的一条古老的街道……

评论
请您将字数限制在 300 以内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验证码
潘多拉的阴谋 创建于 2011/12/17 18:47:02
文章列表

其他信息

书名:
潘多拉的阴谋
作者:
萧子屈
评分:
0.0
投票数:
0
阅读量:
17104
简介:
绚烂的都市星空下埋藏着一条通往完美爱情的神秘之路,曲折浪漫,惊险纯真,每一次沉浮都因一个女人而定。这个潘多拉式的惊艳女人既是整个爱情游戏的轴心,又是情感噩梦的根源。她能轻易地捆缚住两个深爱她的男人,却无法逃避命运对她的戏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