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无法退出

其实,这份协议是老葛的父亲主动要求签订的,他不希望自己的后代中再出现和他一样的人,尤其是男人。在这个老人临死前,他嘱咐儿子洁身自好,不要贪图富华,聪明过人的老葛还是拼命赚钱,在黑白两道也很有势力。

 

 

在一间与宾馆里的标间极为相似的屋子里,顾雪卿惊异地看到外表文弱的葛小艾正紧紧掐着一个中年女人的脖子。

中年女人的脑袋耷拉在床边,半边脸朝向门口。行凶者骑在她身上,嘴中咒骂个不停。中年女人脸色苍白,神情痛苦,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却没有还手,任凭双手在半空中挣扎着。

“你在干什么?”

率先冲进去的顾弘丞慌忙将葛小艾拽开后,抱起了那个可怜的中年女人。中年女人把脑袋靠在顾弘丞的肩膀上,大口喘息着、咳嗽着。顾弘丞又将她平放在床上,打开所有窗户,并在她的脸上浇了一些冷水。

中年女人的呼吸慢慢通畅了,脸色也回复了红润。她感激地望着救她的人,但一看到那个站在旁边的一脸麻木的女孩,不由得哭泣起来。泪水很快迷糊了她的双眼,让这个刚平静下来的女人再次激动起来。

“你为什么要如此残忍地对待你的母亲?”顾弘丞怒瞪着葛小艾,“她为了你付出自己的全部,你竟然……你的心怎么比你的父亲还毒?”

“姓葛的不是我父亲。”葛小艾叫道,胡乱挥舞着双臂。

“你在瞎说什么?”顾弘丞说着,仓促瞥了一眼那个躺在床上的女人。

“我没有瞎说,这是真实的,你们一直在欺骗我。”葛小艾歇斯底里地吼道,“我的父亲不是一个家产过亿的富豪,而是一个贫困潦倒的收藏家。你们完全打乱了我的计划,我现在一无所有,我以后依然一无所有。”

“难道金钱对你有那么重要吗?”那个躺在床上的女人低声说道,没敢正眼看她的女儿。

“是的,对我很重要,这都是你传输给我的。”葛小艾的情绪非常激动。她脸色通红,头发蓬乱,整个身子哆嗦了不停,就像一头冲出笼子的母狮。“我没有漂亮的脸蛋,没有过人的才华,我却始终没放弃追求幸福。在这个世界上,没有金钱修饰的幸福是空洞的,是低廉的,我曾经企图改变自己膨胀的欲念,可惜办不到。从小到大,我就没有享受到一点家庭的温暖,也没有被一个男人真正爱过。难道就没有别的男人愿意爱我吗?难道我非得和自己的影子相守一生吗?不,不行,我必须改变自己的命运,让自己富裕起来,一个富裕的女人绝对不缺乏追求者……”

“你怎么把他给忘了?那也算是一份真正的爱情啊。”中年女人小心提醒道。

葛小艾冷漠地笑了笑。“有个没有结局的爱情故事确实需要提一下,那就是廖裕之鬼使神差地闯进了我的情感生活,让我一度感受到爱情的甜蜜。我从心底讨厌他那不着边际的梦想,讨厌他那只鸡爪一样的手。就算是这样,我还是没有嫌弃他,他是唯一爱我的男人。一天晚上,我把自己的身世告诉了他,希望他能配合我实现我的梦想。他勉强答应了。不久,当他一意孤行要到广东闯荡时,我就决定和他分手。这个固执的混蛋不配同我一起拥有一笔庞大的家产。在他上火车之前,我把这一决定告诉了他。他惊愕得说不出话来。那一刻,我看到了一张极度失望和痛苦的脸,尽管这张脸非常英俊,却没有一点魅力。火车一开动,我就迫不及地地朝站外走去。那晚,我在车站广场上的一张长椅上坐了整整一宿。没想到两天后,他忽然从云南给我打电话……他还是依照我的安排到了云南。”

“原来那个在暗中调查我底细的人是你,我还以为是……”顾弘丞不好意思地瞥了一眼他的女儿,颓然无力地坐在了床边。

“没错,舅舅,那个人就是我。只有了解你的全部,才能掌控这一切。”

“你喊我爸——舅舅?”顾雪卿惊诧地问道,快速走到父亲身旁。

“是的,你爸爸就是我舅舅,”葛小艾指了指床上的中年女人,“这是我妈,也就是你姑姑。”

“爸,这是真的吗?”

顾弘丞点了点头,将脑袋垂得更低了。

顾雪卿盯着躺在床上的中年女人,感到全身的神经一下子簇到了一块儿。“原来你说的那个引诱收藏家的女人是你的亲妹妹——我的姑姑?”

顾弘丞再次点了点头,并深叹了一声。

“她是老葛的其中一任妻子?”

顾弘丞极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准确说在认识收藏家之前,她就是老葛的妻子了。这段婚姻是她自愿的,我父亲在世时极力阻止这场婚姻,你的姑姑还是坚持嫁给一个比她大了将近15岁的男人。这场婚姻是不幸的,是痛苦的,是没有尽头的。爱情这个东西根本无法定义,谁也不可能完整地把握它的命脉,以致让自己的后代受到了拖累。”

“这是报应啊。”中年女人再次哽咽起来。她的女儿一脸冷笑,在柔和的灯光下,这份笑意显得非常残忍。

顾雪卿仍不住好奇,又低声问道:“既然姑姑曾经是老葛的妻子,那小艾为什么说不是他的女儿?”

“求你不要再问了。”顾弘丞将脑袋朝向了窗外的夜色。

“我来告诉她吧,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顾虑的。”中年女人的声音在颤抖,“原本我们想将这件事永远隐瞒下去,没想到那个男人主动找上门来了。”

“你说的是那个收藏家?”

“还会有谁。”葛小艾的母亲擦了擦眼泪,坐了起来,“当年,老葛请求我去为他完成一个心愿,你不知道我曾经有多么的爱他,为了他,我什么都愿意做。”

“他想让你为他找到那份协议?”顾雪卿坐在了父亲身旁。

“是的。这份协议是他们父辈签订的,老葛被这个协议束缚了大半辈子,为了让自己获得自由,他派我到了石林镇。”

“什么自由?”

葛小艾的母亲瞅了一眼她的女儿,神情极为黯然。“那份协议规定老葛只能生养一个孩子,而且只能是女儿,还规定老葛必须将家产留给外人。”

听到这番话,葛小艾也被震惊了。

“这份协议太离谱了,他们两家人的父辈为什么会签订这份协议呢?”

“老葛的父亲曾在文革中欠了收藏家父亲的一笔债,说明白一点,老葛的父亲在当红卫兵时陷害过收藏家的父亲,造成他终身残疾。具体细节我也不清楚。到了文革结束的第二年,宽宏大量的收藏家的父亲没有叫儿子找老葛一家报仇,却签订了这份协议。其实,这份协议是老葛的父亲主动要求签订的,他不希望自己的后代中再出现和他一样的人,尤其是男人。在这个老人临死前,他嘱咐儿子洁身自好,不要贪图富华,聪明过人的老葛还是拼命赚钱,在黑白两道也很有势力。那份协议是他一块永远的心病,直到现在他还在受此约束。”

顾雪卿插了一问:“你当初和收藏家相好时是不是一直没有机会得到那份协议?”

“不,我有的是机会,也看到了那份协议。”中年女人吐了一口长气,“老何,也就是收藏家对我的真爱让我放弃了那个计划,并……怀上了他的孩子。我一直说这个孩子是老葛的,换句话说,老何根本不知道他还有个女儿。直到十年前,当老葛将我抛弃后,我才告诉了老何,可我没想到,他也查到了我和老葛的关系。最终的结果是没有一个男人愿意帮我抚养我的女儿。”

“这完全是你自找的。”葛小艾冷酷地说道,声音中还夹着一份凄凉,“命运就是这么捉弄人的,你越是想按自己的想法去做,命运越是要欺负你。在这个世界上,一个女人必须随时做好被男人抛弃的准备。”

屋里的其他人惊愕地盯着葛小艾。

葛小艾侧身坐到门边的一把椅子上,双眼盯着门外那一片没有生命气息的黑暗。她的母亲看到女儿这个样子,鼻子抽搐着,差点又哭出声来。“下一步该怎么办,哥?”她凝视着她的哥哥,“我希望这件事能有一个比较完整的结局,再这样下去,我也会发疯的。”

“我也希望如此啊。”顾弘丞的嗓音平静且富有权威,“目前,我们已经没有机会中途退场了,这也好,谁不希望看到演出的结局呢?我最担心的是老葛和老何互不相让,非要拼个你死我活。下周我要去石林古镇参加旅游文化节的开幕式,到时我会到老何家一趟。他一直盼着我能帮他揭开那张桌子的玄秘,可他哪里知道我这么做不等于自掘坟墓吗?”

“爸,你还是不要去。”顾雪卿忧心地说道,“那样一来,你会失去一切的。”

顾弘丞欣慰地看着女儿,“至少我还有你。我已经想好了,如果非有那么一刻,我也不能怪谁,谁叫我当年犯了大错呢?你们最好不要插手这件事,否则,我很难控制全局。”

大家默不作声。

 “小艾,我很了解你此时的心情,也知道你心中的那个梦想。”顾弘丞转身望着葛小艾,温和地说道,“你放心,我不会破坏你的行动计划,换句话说,我们——主要是你姐姐,对老葛的家产毫无兴趣。在嫁给我的那天起,她就主动放弃了这个权利,你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吗?第一,她早就从老葛嘴中知道了那份协议的内容,第二,她一向视钱财为粪土,她唯一需要的是一份完整的爱情和一个完美的家。老天爷开了个很大的玩笑,让你姐姐没有生育能力,这就是我们结婚十余年来再没有养过小孩的原因。这也好,免得我不敢面对我的儿女,也不敢免得我的结发妻子。现在我算是想通了,既然犯了错,就应该承担起相应的责任,一味地回避,不是明智的选择。这么多年来,尽管我在事业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心里却始终笼着那一团阴影,这让我几乎每晚都在做噩梦。我不能再这么过下去了,我已经失去了很多,不能再失去了。我希望自己的后半生能过得坦荡一点,即使在监狱里苟延残喘,也比在情感的夹缝中备受煎熬得好。”

顾雪卿紧紧拽住父亲的手,“爸,你到底想干什么?”

顾弘丞慈爱地望着女儿,“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一直想向你解释当初我抛弃你妈的缘由,可我没这个勇气。现在时机快成熟了,你妈为我承受了那么久的心里负担,该轮到我回报她了。替我转告她,我会抽空去看她的。”

“可我……”

顾弘丞微微笑了笑,瞅了一眼门边的葛小艾,又将慈祥的目光落到女儿的身上。“小艾已经告诉我了,你不要怪她,她这么做也不完全是为了她自己,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又有什么不能坦白的呢?”

顾雪卿深受感触。“爸,我忽然觉得这个晚上我就像一下子钻进了你们的世界,了解了很多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东西,说实话,我有些受不了。”

“这一切即将过去,夹杂在我们父女之间的那块大石头很快就会被挪去。”顾弘丞试图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松一些,但效果不明显,“这个晚上值得我们铭记和收藏,我希望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能原谅我。”

顾雪卿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将父亲的手拽得更紧了。

躺在床上的中年女人为父女俩能冰释前嫌感到高兴。她将目光朝向房门,忽然叫了一声,起身朝门外冲去。父女俩也慌忙跟了去。葛小艾已经不见了踪影。

评论
请您将字数限制在 300 以内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验证码
潘多拉的阴谋 创建于 2011/12/17 18:47:32
文章列表

其他信息

书名:
潘多拉的阴谋
作者:
萧子屈
评分:
0.0
投票数:
0
阅读量:
17544
简介:
绚烂的都市星空下埋藏着一条通往完美爱情的神秘之路,曲折浪漫,惊险纯真,每一次沉浮都因一个女人而定。这个潘多拉式的惊艳女人既是整个爱情游戏的轴心,又是情感噩梦的根源。她能轻易地捆缚住两个深爱她的男人,却无法逃避命运对她的戏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