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最后出场的人

他冲我友善地点了点头,将我拉到一个巷子里。他开门见山地告诉我是廖秉仲派他来监视我的,还告诉我一个叫葛小艾的女人也卷进了这场游戏,她承诺能解开那个玫瑰壳的谜团。我吃了一惊,这个变化太意外了。

 

 

古镇文化旅游节的开幕式精彩纷呈,这充分证明了我们公司策划和组织的成功,我却未感到丝毫的兴奋。

当顾副市长在舞台上致开幕词时,我在台下的人群中没有发现何伯伯的身影。不过,我看到另外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就是我最好的朋友何俊。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从云南回来的,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一切毫不重要,目前重要的是找到何伯伯。我没有打算和好友打招呼,那只会耽误我的宝贵时间。在和负责现场秩序的同事简单交待一番后,我来到了组委会设在古镇的临时办公室。

廖总不在办公室里,他从开幕式一开始就不见了踪影。

一想到我和他私下达成的那笔交易,我就更加不安了。这个口头上的交易根本不可能对双方有任何约束力,换句话说,一旦他抢先得到那个玫瑰壳,我发财的美梦就泡汤了。

我不能把所有的砝码压在那个玫瑰壳上。如果我能得到八仙桌里的另一个秘密,就会获得更大的财富。鉴于目前的情况,我必须尽快找到何伯伯。假如那个老人拒绝和我合作,我只好让他受点委曲。完事后,我会主动像他的女儿说明情况。我不知道牧芸会不会原谅我,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也只好赌一把了。

我问了一下那个坐在电脑前打字的女孩,她告诉我廖总根本没有在这里现过身。好家伙,他已经抢先行动了,这说明他根本没有把我俩之间的交易放在眼里。我明白了,他之所以要我设法弄到何伯伯手中的玫瑰壳,是为了毁损我在何伯伯的女儿——何牧芸心中的纯朴形象。在牧芸眼中,我始终是个稍显清高但心底善良的男人,尽管我对未来充满了幻想、对成功充满渴望,但不会铤而走险,更不会做出什么有悖良心的事。可这次我必须将自己130斤的重量全部搁在钢丝上,否则,我很难在那座繁华得足以让人精神紊乱的城市里找到立锥之地。

在到石林古镇之前,我答应牧芸放弃手中的计划,她希望我能照看好她的父亲,并在必要时候给她电话。我怎么可能打电话给她,那只会动摇我的心志,何况打电话给她有什么用?她只会劝住我,说不定还会让警察抓我……我笑了笑,她不会这么做的,因为她深爱着我。爱情是维系恋人感情的最好的保护膜,也是男人获取财富的一个法宝,聪明的男人应该懂得如何利用爱情的法衣,实现自己梦寐以求的目标。

走出办公室后,我来到了人头攒动的古街上。

没走几步,我就被一个人拽住了胳膊。我回头一看,竟然是何俊。

他冲我友善地点了点头,将我拉到一个巷子里。他开门见山地告诉我是廖秉仲派他来监视我的,还告诉我一个叫葛小艾的女人也卷进了这场游戏,她承诺能解开那个玫瑰壳的谜团。我吃了一惊,这个变化太意外了。

“你为什么要把这些事情告诉我?”我问道,凝视着他苍白而俊俏的面孔,“难道你就不怕被廖秉仲知道吗?他是个非常虚伪的人,很难说他不会报复你。”

“这个我知道。”何俊平静地说,“我已经买好了火车票,今晚就和阿娇启程到新疆去。”

“孟娇也来石林镇了?”

何俊朝巷口瞥了一眼,点了点头。“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可在一年半前的那个晚上,我……”他的嗓音有些哽咽,神情充满歉意,“我打电话叫你到那个酒店的包间,从此,你开始被葛老板纠缠不休。这都是我一手造成的,我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

“我没有怪你。”我拍了拍他的肩,“你要好好照顾孟娇,听说她有个哥哥,是个残疾人,你可要多费一点心思。”

“他不愿跟我们走,不过,你放心我会寄钱给他的。”

“那就好。”我笑了笑。

我们突然沉默了。

何俊的脸颊开始抽搐起来,额上闪着汗粒,看得出来他的内心在作什么激烈的斗争。“一想到我曾经欺骗过你,我就感到问心有愧。”他通红的眼眶湿润了,“我没有什么报答你的,只有把我知道的告诉你。另外,阿娇让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可怕会让你受不了?”

“什么秘密会让我受不了?”我故作无所谓地笑道,“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也算是个经历过很多考验的人。”

何俊迟疑了一下,“廖秉仲其实就是……牧芸的第二任丈夫。”

“什么意思?”我睁大了眼睛,感到自己的心脏跳得非常厉害,“你的意思是廖秉仲和那个我在深巷子的老屋子里见到的秃头是同一个人?”

何俊很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廖秉仲和他的哥哥是同一个人。”

“没错。”

我挥手猛拍了一下墙壁。“我的天,我居然在这个混蛋的公司里工作了一年多,竟不知道……”我忽然忆起了什么,“难怪他每个月会给我那么多奖金,原来,他是希望牧芸过得好一些。妈的,我竟然拿这个男人的钱去养他的前妻……还有,他经常对我说公司的业绩虽然不好,他的实际收益依然十分可观。如今看来,这句话是假的,他只想稳住我,让我为他打工,这样,他就能享受控制我的快感。”

“他这么做的原因,你应该很清楚——他依然深爱着牧芸。”

“是呀,是呀,他是一个浪漫的痴情狂,是一只从不放弃吃天鹅肉的癞蛤蟆。”我在巷子里走来走去,正如孟娇预料到的我真的有些受不了,就像一个在固定帐户上存了10年钱的人有一天忽然发现那些钱全被人取走了。

“笔记本!”我又想起了什么,嘴角浮出冷笑,“他真会骗人,那笔记本原本就是牧芸送给他的,他非要找个理由来搪塞,还说迟早一天要还给我……这个王八蛋,我一直在被他愚弄。从上班的第一天起,我就应该对他有所怀疑,至少我该留意他手背上的那道伤疤,可惜……他曾经在我面前揭下了头上的假发,可我仍然没有朝那个方面想……另外,在我带牧芸离开那个老房子前,他说过我们还会见面,我不以为然。现在想来,我真是傻到极点了,那个自以为是的虞世楠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家伙。”

何俊抓住我的胳膊,安慰道:“你不要太自责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何伯伯,在必要时候,你可以选择报警。”

“报警?”我咽下了滑出喉管的一小撮痰沫,“那样,我什么也干不成,什么也得不到了,这给废物还有什么区别。”

何俊担忧地看着我,“你一个人不是他们的对手,这样吧,我留下来帮你。”

我感激地说道:“你放心走吧,好好照顾孟娇,她是个不幸的女人。我相信你们在经历过这两次分合之后,感情基础一定更加牢固。”

“我不会辜负她的,现在我已经明白过来了,爱情不是男人追求梦想的护身符,必须用心经营,才能获得真实的幸福。世楠,听我的劝告,不要把自己定位得太高了,更不能试图用万能的金钱去建筑爱巢;如果我们对爱情苛求太多,也必然会失去太多。”

我苦苦一笑,没有表态。“你快走吧,我也要去忙正事了。”

“好吧,希望你能忘记那个曾经花钱如水、喜欢吃软饭的朋友,希望我们还能保持联系。”何俊犹豫了一下,“还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

我有些不耐烦地说:“什么事?”

“我曾在云南遇到一个朋友。聊了几次后,我就发觉和他挺有缘。我们同时认识一个人,而且都这个人当作知己。这个人就是你。”

“我?”我吃惊地看着好友。

“他叫廖裕之。”

我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我已推断出那份神秘的快件就是他递给我的,他为什么要递一份空白的信件给我呢?我马上换了一口长气,因为我又推断出信件里面的东西一定是被葛小艾拿走的。妈的,她就是那个性感乌贼,多么有创意的一个名字啊!这与她的个性实在太相配了。她为什么要趁我去老总的办公室之际拿走信件里的东西?信件里到底装的什么?一定与那个玫瑰壳有关。

想到这里后,我越发感到事情紧迫,必须尽快找到何伯伯,否则,我将永远呆在这场戏的舞台边沿。“我必须走了。”

我正要转身,何俊赶忙叫住了我,“廖裕之让我转告你一件事,我本来不想这么做,想了很久,还是觉得应该告诉你。”

“又是什么事?”我的神经已经紧张到了极点。

“他说他当初只所以离开公司,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发现葛小艾喜欢上了你。”

“你不要再说了。”我急匆匆朝巷口奔去,就像在逃避一场可怕的瘟疫。

评论
请您将字数限制在 300 以内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验证码
潘多拉的阴谋 创建于 2011/12/17 18:51:08
文章列表

其他信息

书名:
潘多拉的阴谋
作者:
萧子屈
评分:
0.0
投票数:
0
阅读量:
17102
简介:
绚烂的都市星空下埋藏着一条通往完美爱情的神秘之路,曲折浪漫,惊险纯真,每一次沉浮都因一个女人而定。这个潘多拉式的惊艳女人既是整个爱情游戏的轴心,又是情感噩梦的根源。她能轻易地捆缚住两个深爱她的男人,却无法逃避命运对她的戏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