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惊魂

  一  孤荒之岛

 

  随着大雾逐渐稀薄,眼前的视线也慢慢变得清晰起来,吴文飞一手掌着舵,一手拿出路线图对了对:大概是个方向……突然,海上的浓雾像有生命一般,全都在吴文飞的眼前停住,围着一个小岛困成一圈,却没有一丝雾气靠近小岛,就像是雾在害怕它一样,吴文飞强打起疲倦不堪的睡眼仔细往那个岛屿望去,映入眼帘的只有一个字,荒!没有生命的迹象,没有任何的活力,这里无法用任何一个地理名称来形容,似乎它不属于海洋,也不属于大地,也不像属于自然,甚至,它不属于这个世界……

  吴文飞搭下眼皮,一种不自在的感觉浮了上来,他下意识转头看向自己的同伴:张璐依旧面无表情,空空的眼中看不出任何东西,李涵无力瘫在船后方,神态疲惫,果子背着脸,身体微微颤动,似乎在哭,刘敏两眼无神坐在船正中,头深深藏在膝盖之间,女孩之中稍微正常就是荀倩和常晶,荀倩若有心事沉默着,她没有拒绝‘无影’要自己陪侦探社的人一起到孤岛的无理要求,甚至没有任何不快,有的只是一丝来自内心深处疑惑,常晶天真眨眨带着眼泪的大眼睛,信任又心疼望着唐鹏,而唐鹏却没有看过她一眼,那双无神的眼睛呆滞看着前方,可眼神中却什么也没有,像是被人抽出了灵魂……吴文飞懒懒舒展下身体,同时摇摇头瞥向唐鹏:他在看什么?或者,应该问他在想什么?唉!也难怪,连我都不敢相信程帅那白痴死了……这滋味还真是不好受……

  “我们到了吗?”唐鹏突然抬起眼皮淡淡望一眼吴文飞。

  吴文飞愣了下,转身看向前方不远处的孤岛,眉头一下子皱了下来:

  “到了…….我们要在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呆上十天?那点食物和淡水肯定不够……”

  “随便吧!都无所谓了,上岸再说好了,反正……”唐鹏眨下颓废的眼睛,浑身没有一点生气,“现在也只有走一步是一步了……”

  这不是以前的唐鹏,不,应该说不再是那个成熟稳重的唐鹏,吴文飞蔑下眼睛望一眼他,又转头看了看无精打采的众人,摇了摇头不再说话,只是掌着舵把小艇开向那个小岛……

  当众人刚把脚踏在岛岸边的沙滩上时,就有一股说不出的寒气直逼上他们的头顶,再抬头向岛上望去,毫无生气的地面就那样赤裸裸的躺着,它的周围被贫瘠的山峰给拥住,空气弥漫着荒芜,泥土散发着死气,这里哪像个岛屿,根本是座让人不寒而栗的监狱!

  大家都把头望向唐鹏,仿佛都默认他是队长,而他的队员们都正等待着他的指示,唐鹏缓缓抬起头看看他们,用眼睛大致环视了下这座孤岛,可是,接下的动作却让众人大失所望:唐鹏再次埋下头,久久沉默起来……

  “呸!还名侦探呢!真没出息!如果那个白痴侦探还活着的话绝对看不起现在的你!”果子朝地上吐口唾沫,愤怒把头一偏,可是随后竟流出眼泪,“如果……他还活着的话……”

  后面的这句话让气氛变得悲凉起来,也让原本为唐鹏气不过的常晶也变得伤感,她抬头望望唐鹏,又抬头望望大家:

  “程帅哥哥不在了,唐鹏哥哥又像是变了个人似的……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一句话把大家都问住了,李涵和几个女孩子又把头望向吴文飞,而对方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好半天才发现自己成为了焦点,可吴文飞的表情却没有任何的改变,懒散的眼睛透满了困意:

  “我话先说到这儿,第一,我不是主角,所以不要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第二,我决定每天用二十个小时来睡觉,四个小时来吃饭和方便——让自己处于‘节能’状态,这样就会让消耗降低到最少……哈欠!该说的都说完了,我找地方睡觉去了,愿意陪我一起‘节能’的就跟……”

  ”,一声击打响起,吴文飞已被果子踢飞在地,而他却干脆顺势躺在地上打起瞌睡来,让大家的额上都冒滴冷汗,果子擦了擦汗水转身对李涵和刘敏等几个女孩说道:

  “姐妹们不要惊慌,现在能靠的只有我们自己了——我以前是营救小组的人,虽然只负责做饭,可也积累了不少的野外求生经验——刘敏姐,你在山上应该从你师父身上学了些识别植物的本领,现在陪我一起到岛内部的小森林里找找有没有可以吃的东西,张璐小姐和荀倩小姐你们两位,请找找这附近有没有可以居住的山洞什么的,李涵小弟留下照看我们的船和那个懒虫警察——常晶妹,你陪唐鹏四处散散心……开导下他……程帅已经死了,我们必须接受……”

  说着,眼泪一下子又流了出来,果子用力擦了擦,并安慰了下同样难过的刘敏,随后两人携手朝小岛内部走去,两道坚强的背影让同样被困在这里的两个男人汗颜。

  “作者大大和果子你们两个给我等等!”李涵忽然气愤叫道,脸被憋得通红,“有没有搞错!什么姐妹们?什么两个男人——我也是男的!”

  “……”

 

 

 

                                 往事如风

  常晶抬头看着唐鹏,他依然是一副严肃的表情,那双眼睛仍旧深邃,可浑身散发的气质却和曾经的唐鹏相径庭,衰落,颓废,常晶唯一能想到的只有这两个词,她用力甩甩头,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这不是我的唐鹏哥哥,老天,请你把我的唐鹏哥哥还给我好不好?

  “晶,怎么了?”唐鹏发现常晶眼中闪耀着的泪花,提起眼皮看着她。

  “唐鹏哥哥……你快回来好不好?我不要这样的唐鹏哥哥……”

  唐鹏愣了下,对着常晶的眼泪说不出话,久久沉默起来,过了良久,他缓缓朝天吐一口气,慢慢把眼睛闭上,让自己什么也看不到,这样,也许程帅被推下海的那一幕就不会反复在眼前重演,也许……这样自己会好受点……可是以前的回忆却像盏点燃的油灯,反而渐渐明亮起来……

  忽然在唐鹏眼前浮现出两个年轻人为一杯杯面大动干戈的场面:

  “那是我的杯面——放下!否则老子和你没完……”

  “呼——(吸面声)笨蛋……放轻松点,别那么紧张?等我吃完了自然会还你……”

  “还你个头!

  接着,唐鹏仿佛看见程帅像匹饿狼一般猛扑过来,可在接近的一刹那却变成了无数的气泡,零零碎碎在天空飘散,而那些碎片又变换出无数的记忆一块块落下……

  “哼哼哼哼——嘿嘿嘿嘿——哈哈哈哈!以老子天才的观察力来看……”

  “白痴,杯面买回来了吗?老子都饿成‘甘地’了!”

  “人们总以为自己看到的事实,却不知这个所谓的事实背后隐藏了怎样的真相,老子一定要找出那些隐藏在事实背后的真相……”

  “什么案子交给老子,你尽管放心,无论什么‘火星人入侵’,就连‘木乃伊沉睡之迷’也难不倒老子!哈哈哈哈!”

  “老子告诉你,总有一天这家侦探社的名字会响彻世界!看在你出了那么多资金的份上,就把它命名为——双龙侦探社!怎么样?这名字是老子想的,有气势吧……”

  ……

  不知为何,一行眼泪悄然无息从眼中滑下,唐鹏轻轻睁开双眼,忽然看到一个戴着墨镜的年轻人,态度嚣张朝他走来,并轻蔑瞥一眼唐鹏:

  “一个大男人哭哭涕涕像什么样子——想哭就自己偷偷吃个冰淇淋,原因老子就不说明了,对了,记得帮老子照顾好张璐和荀倩,她们可是老子的未来初恋和候备初恋.....”

  唐鹏呆住了,摘下眼镜用力揉了揉眼睛,果然,那不过是自己的幻觉,当再次戴上眼镜时,程帅消失得无影无踪,周围的人从始至终都只有难过的常晶愤怒的李涵死睡的吴文飞和……迷茫的自己……

  我算什么?我是什么?最尊敬的吉庆老师,最好的兄弟程帅,“无影”就那样在我眼前把他们杀害,而我,除了眼睁睁看着,却什么也做不了,我能做什么?我该愤怒吗?我该找他们报仇吗?我有能力那么做吗?这是什么?眼泪?我的眼泪?对啊!我这个所谓的侦探在这种时候只会哭而已啊!

  这时,一手温暖纤细的手拂在唐鹏脸上,轻轻为他拭去泪水,唐鹏下意识望那只手的主人,映入眼帘的是常晶那双闪着泪水的大眼睛,仿佛有一缕缕的暖光从她眼中放出,照在自己心上,暖暖的……

  “唐鹏哥哥,我相信你,你一定能恢复的!你还要去阻止那些杀害程帅哥哥的凶手……所以,请你恢复……”

  恢复?唐鹏无表情看着常晶,深吸一口气,没有回答她,再次把头望向天空,怎么恢复?恢复了又能做什么?

  ……

 

 

 

 

孤岛难民

  黑夜如同暗处机而动的狼群,一旦发现太阳稍有倦态就马上发动攻击,强占天空,天像是被那群恶魔吞噬了一般,渐渐失去的光亮,这对于流落到荒岛的侦探社一行人来说,无疑是个噩耗,没有火堆,没有水源,没有食物,更要紧的是,没有发现任何可以居住的地方……

  在这个孤岛内部深处的小森林里,果子和刘敏仍在继续寻找着可以食用的植物和水源,可找了半天,也只发现了少量的山菇和野菜,这里荒凉得连生存能力极强的野鼠都不愿住在这里,只有一些昆虫还乐此不疲演奏着那令人生厌的乐曲,果子抬头看看天,时候不早了,她和刘敏相视一眼,低头看着手里的“收获”,轻声叹了口气:

  “时候不早了,刘敏姐,我们明天再来吧!”

  “恩!”刘敏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抬头看着微微变暗的天空,不知为何,一种莫名的伤感涌了上来,“师哥……真的死了吗?可是……我为什么一直觉得他是在和我开玩笑呢——师哥,他现在一定在偷偷看着我们,你说是吗?”

  果子愣了下,伤感把头转向一边,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眼泪总像要出闸的洪水,老是想要从眼睛里奔流出来,可她一次次忍住,回过头时脸上却是晴朗的笑容:

  “想不到那个白痴侦探人缘那么好,这么多人为他难过,呵呵!刘敏姐,放心好了,神经大条的人都会大难不死的,那个方向白痴一定还活着,只是迷路找不到我们而已。”

  刘敏看着一脸微笑的果子,自己也渐渐变得开心起来,连连点着头:

  “恩,恩!师哥一定没事的!”

  果子也点点头,可心却一直凉冰冰的:程帅还活着……我也希望是这样,可……活着又能怎样?他始终是刘敏姐的……而且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必须接受他已经死了的事实……但,但是……我做不到……果子的思绪一下变得好乱,她现在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百感交集,而就在这时,刘敏敏锐发现自己左前方的草丛中有些异常:

  “是谁!”

  草丛中没有反应,反倒是在旁边想心事的果子被吓了一跳,回过神后只看到刘敏小心翼翼朝左旁的草丛走去,果子马上明白了什么,鼓起勇气也轻步跟了过去……两个女孩猛扒开草丛一看,顿时呆了:一个年轻人一动不动躺在草地上,如果不是胸口还微微有起伏,他肯定会被认为是一具尸体。

  这里怎么还会有其他人?他是谁?发生什么事了?来不及想这一连串的问题,果子和刘敏连忙蹲下身子给他做急救,果子毕竟是营救小组的,经过一系列的护理和急救措施后,那人渐渐有了生气,可虚弱的身体还是无力说话,无奈,只得由两个女孩一路轮流背着他回唐鹏他们所在的地方……

  此刻,吴文飞终于从睡梦中醒来,他疲倦伸个懒腰,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温暖的岩洞里,前方还有个热气逼人的火堆,吴文飞下意识环顾下四周,这里宽大阔敞,地面干燥柔软,对于被困在孤岛的他们来说这里简直是豪华别墅,可吴文飞却满不在乎打了个哈欠,似乎根本不在乎自己睡哪儿,扭头对在自己旁边的常晶说道:

  “突然间肚子饿了,有没有吃的?”

  “别给他!”对面的李涵十分不服气,气呼呼说道,“这一天我们都在干活,刘敏和果子去找吃的了,荀倩和张璐为大家找到这个山洞……常晶安慰唐鹏那个笨蛋(也算是干活吧),你做什么了?”

  吴文飞懒懒直起身子,瞥一眼李涵:

  “我那是为了‘节能’,你又干什么了?”

 

 

 

                                  浮尸

  “……我负责照顾你……”

  “切,那还不是等于什么都没做。”吴文飞蔑下眼睛看一看李涵,刚好这时肚子传来一阵叫唤,他也不管许多,自顾自伸手去拿食物,“少说话多睡觉——肚子又在催我了,我自己动手好了,吃完继续‘节能’。”

  众人汗了一下,不知该对他说什么,常晶着急看了看渐渐黑下来的天,不停在洞里跺来跺去:

  “天快黑了,刘敏姐姐和果子姐姐怎么还没回来……”

  “这位小妹妹,你放心好了,我看刘敏的身手不错,有什么事应该可以应付的,果子也很坚强,她们不会有事的……倒是这里的某人更值得人担心……”说罢,荀倩暗暗把头转向唐鹏,他依旧垂着头,深邃的眼神中无法看清他的内心,但从那副黯淡的表情中可以看出他完全丧失了信心,荀倩轻轻皱了皱眉头,显然有很重的心事,“如果隋斌熙和苑龙飞他们说的是真的,那我们除了必须在这里生存下去外,更关键的是要在十天.....不,应该是四天内想办法离开这里回到城市里去阻止他们才行——可,这位名侦探的样子似乎不太乐观啊!”

  常晶含着眼泪望向唐鹏,想说什么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只得捂着眼睛哭泣,吴文飞淡淡瞟一眼唐鹏,意味深长叹口气,随后竟然再次躺下“节能”去了,李涵看不过去,气得一个人走出岩洞不理他们,而张璐仍然面无表情沉默着,空空的眼神深处不知在想什么,可却分明藏着许许多多,不知过了多久,大家也都沉默不再说话的时候,她冷冰冰开口说道:

  “幼龙啊!想要吞噬黑暗,必须要看到自己看不到的,还要面对自己不能面对的,一切皆是定数,瞑瞑中早有安排,时间会为你拂去所有的哀痛,这次的事是一个考验——对你,还有对他。”

  “他?”唐鹏眼睛猛一亮,抬头吃惊望着张璐,“你的意思是.....”

  “啊——”突然,岩洞外传来李涵一声惨叫,除了还在“节能”的吴文飞外,大家都急忙跑出去看究竟,众人出来寻着叫声一望,远远望见李涵无力软坐在岸边沙滩上,当大家跑到他跟前时他浑身仍然惊恐瑟瑟发抖,正准备细问,他忽然伸出手指着自己前方,众人顺着他的手望去,可除了海水什么也没有,正在疑惑的时候,海水渐渐退潮,而李涵指的地方一点一点露出一具尸体!一具没有眼珠的尸体!那空洞洞的眼中什么也没有……它在黑夜中就那样躺在沙滩上,涨潮的海水一次次拍打着它的身体,而大海拍岸时的声响在此刻仿佛正配合着发出一阵阵令人恐怖的音效……

  海风一点点吹在大家脸上,海浪一次次浸湿众人的衣服,可却没有一个人敢说话,没有一个人敢乱动,直到唐鹏走过去把尸体扶上来,他们才像醒了般过去帮忙,可脑子里却生出了无数的疑问:他是谁?为什么在这儿?他的眼睛又是怎么了……

  唐鹏费力把尸体扶到了岸边离海稍远的地方,侦探的习惯让他自然观察起尸体来:死者大概四十多岁,体型高大,尸体没有被水泡肿,这说明死亡时间不远,应该在几小时之前,上衣右手胳膊处有道细口,胸口的衣服也被撕烂了,极有可能是别人所为,也就是说和人发生过争执……等等,他衣服上的纽扣有几颗不见了,从上面的痕迹来看极有可能是被人硬生生扯掉了,恩……对方可能要找什么东西,可那是什么呢?这附近难道还有一座小岛?或者,他和凶手也都流落在这个岛上?

  “喂——你们在干什么?快过来帮帮忙!”刚好这时,刘敏和果子背着她们在草丛中发现的神秘落难者气喘吁吁回来了。

  两人毕竟是女孩子,一路上背着个大男人确实很吃力,唐鹏看着多出个男的,心里有些好奇,再看见她们两个确实太累了,就暂且放下这边尸体的事,连忙过去接过那个晕倒的年轻人,可当他看到对方的脸时,立刻愣住了,站在那里不说话,其余人不知他怎么了,全都疑惑看着他,过了许久,唐鹏才缓缓说道:

  “你们背回来的人叫隋亮,是隋斌熙的堂弟……”

  “什么?!”

  ……

 

 

 

 

隋亮

  风带过呼呼做啸的海水,一次次吹打在众人脸上,而此刻的他们却像被定住的木偶,一动不动沉默着,任凭海浪的嘶叫,任凭海风的侵袭,眼前的这个叫隋亮的年轻人,就是杀死程帅,害自己被困在这孤岛的罪魁祸首之一隋斌熙的堂弟,看着此刻昏迷不醒毫无反抗能力的隋亮,一种复杂而难言的情感浮了上来,大家都不约而同把头望向唐鹏,仿佛都在等待他的指示,而唐鹏却一言不发看着隋亮,脸上的表情满是严肃,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缓缓说道:

  “先把他背回岩洞再说……”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都默默点点头,转身准备回洞,但果子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滴滴汗水从她脸上冒出,手里的拳头紧了又紧,似乎激动得浑身发抖,看见她这样,刘敏轻轻垂下了头,上前安慰果子道:

  “果子妹,师父告诉过我,冤有头,债有主,师哥的死我们不能赖在他身上,眼前的他是个虚弱的病人,我们应该照顾他……”

  果子仍然满脸汗水,吃力抬头看一眼刘敏:

  “我知道,但是.....”

  “好了,果子,你的难过大家都知道,可现在应先把他背回岩洞,其余的以后再说,好吗?”荀倩也走过来,眼中透着一丝温柔。

  不知为何,果子突然黑下脸,一言不发埋下头,在刚才被岸边的浮尸吓六神无主的李涵在此刻也醒了过来,大大方方走到果子面前正要说什么,忽然见果子抬头大叫一声:

  “够了,我才不管他是谁,可我背着他好累你们知不知道——快来人帮我把他接下!累死我了!”

  众人汗了一下,这才发现果子一个女孩子背着隋亮一个大男人有好一阵子了,唐鹏擦了擦汗,连忙过去准备接过隋亮,谁知手刚碰到对方,隋亮就猛拍掉唐鹏的手,一下子从果子背上滑了下来:

  “开什么玩笑,我才不要男的背我,恶心死了!”

  几乎在同一时间,大家都木住了,看着他说不出话,唐鹏蔑着眼睛瞥一眼他:

  “你其实早就醒来了——只是想让果子她们多背你一会儿对不对?”

  把我想得这么卑鄙,我只不过是被这两位美女身上发出的香味陶醉了,起来不了而已,况且……”隋亮突然两眼流泪,把周围的大家都吓了一跳,只听他哭哭啼啼说道,“在这鸟不生蛋的破岛呆了快一个月了,上面连只母的苍蝇都没有……呜呜……感动啊!久违了(其实是第一次)的女性身体……呜呜……我还以为再也没有机会碰到了,啊!我的上帝,你终于听到我的祷告了吗?那柔软的身体动人的面容扑鼻的粉香,我……”

  砰,砰,砰”隋亮话没说完,就被果子和刘敏还有荀倩三个女孩围着一阵暴打,那场面连一旁的李涵都暗暗滴汗:

  “果然不能小看女人的爆发力——还是单身好……”

  唐鹏吞了口唾沫,转头看了看身侧的常晶,还好,晶没有那么暴力……

  “哼!这个大色狼,刘敏姐姐打死他!果子姐姐也加油!打死他……”

  一滴汗水悄悄从唐鹏额上滑落,他把头转向张璐,好在她依然冷漠,面无表情的脸上藏着一双空空的眼睛,唐鹏突然想到有些问题要问隋亮,刚想要上前阻止她们,可一看果子几人那副表情就连忙退了下来,只得在旁边静静等着,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三个女孩总算消气了,唐鹏这才敢走过去扶起重伤的隋亮,而此时的他是真正的奄奄一息,看着隋亮被打得和猪头一样的脸,唐鹏一连吞了好几口唾沫:

  “唉!和色狼在一起久了果然也会变色狼,你和隋斌熙那笨蛋越来越像了……或许,应该叫他‘千面魔’……”

  “‘色魔’?什么东东?咦?你怎么这么面熟?”隋亮肿着脸,一脸疑惑看着唐鹏,过了一会儿才像记起什么似的,红着鼻子说道,“哦——想起来了,你是哥的兄弟,我们见过几次面的……你叫什么鹏……对了,是唐鹏——兄弟,既然是自己人就不要那么客气了,那几个美女是你女朋友?嘻嘻嘻嘻!虽然辣了点,但是我喜欢——不介意介绍给兄弟一个吧……”

  隋亮话音刚落,紧接着又是一阵拳打脚踢声在他身上响起,唐鹏急忙后退和李涵站到一起,两人同时擦了擦脸上不断冒出的冷汗……

 

 

 

                                恐怖传说

 

  不知不觉,月亮已经爬上了最高峰,明亮在漆黑的夜空中闪耀着,把一缕缕皎洁的月光在地面上,又灵巧反射到唐鹏脸上,唐鹏看了看仍在暴打隋亮的果子她们,又下意识抬头看了看天空,不觉皱了皱眉头:已经深夜了,也就是说过了一天……还有九天,不,对于我来说还有三天时间来逃出这里……可,就算我回去又能做什么?我一个人能阻止“诺亚再临”吗?能吗……

  “唐鹏哥哥,你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不要,我不要唐鹏哥哥变回那样……”

  唐鹏愣了一下,低头看见常晶两眼含着泪水望着自己,不知为何,一股酸酸的感觉浮了上来,唐鹏淡淡把头转向一边,避开常晶的眼睛,看见这幕的李涵撇了撇嘴巴:

  又在演琼瑶剧——唐鹏,你们两个等下再浪漫,先告诉我这个白痴色狼怎么会在这里。”

  “……我想大概是随船落难到这里的吧……”唐鹏用食指和大拇指拖住下巴想了想,继续说道,“我在上一案‘人鱼传说’的卷一提到过,‘隋斌熙在当水手的堂弟隋亮前不久失踪了,至于如何失踪,在哪失踪的?这些没人知道……’,所以我想他可能就是无意间漂流到这里的——而他面色红润,身体健康(被打前应该是),这说明这里的食物和水源不成问题,至于他的晕到,我刚才大致检查了下,他可能是不小心吃了有毒的蘑菇之类的……”

  刚好这时,刘敏她们也打累了,都留下鼻青脸肿的隋亮自己休息去了,唐鹏这才走过去把他扶起来,向他询问这个孤岛的水源和他自身的情况,隋亮疲惫喘着粗气,休息好久才回答上来:

  “呼,呼……她们还真带劲,不过我喜欢……呼,呼……这个小岛南面有一个积水湖,我,我还有一个叫黄强的同伴……我们住在湖旁的一个自制树屋上,对了,前天我们发现了一个落难到这里的中年人……他一直昏迷着,我出来找食物,我的同伴在树屋里照顾他……呼——好累,不要让我再说话了……”

  唐鹏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把他领到那具浮尸的位置,指着那没有眼睛的尸体问他:

  “你说的那个昏迷的中年人是不是他?”

  一刹那,隋亮愣住了,原本不正经的脸突然变得严肃,眼神中流露出吃惊,还有,恐惧……呼吸越来越急促,心跳越来越厉害,仿佛整个世界都停住了运转,隋亮的喉结上下动了动,可却没有发出声响,过了好久,他才结结巴巴说道:

  “不是……”

  “不是?”唐鹏的表情微微有吃惊,但立刻恢复了正常,“那你为什么这么恐慌?”

  汗水开始一滴一滴从隋亮额上渗出,那青肿的脸上写满了恐惧和不安,等待了好半天他才回答道:

  “我们当水手的,但凡知道‘艾尔兰克和人鱼’那个故事的人都听过另一个与之相关的传说——艾尔兰被海浪打入海底后,人鱼不忍让他死去,就把自己的身体融化成汤水灌入他的胃里,忽然,艾尔兰克醒了过来,并得到了永恒的生命和魔鬼一般的神力,这时海盗的丑恶本质流露了出来,他变成了真正的魔鬼!海里的生灵和航海的人们被他肆意残害,终于有一天,大海的神灵向他宣战,并最终战胜了他,并把‘艾尔兰克’囚在海底,但‘艾尔兰克’的邪念太重,趁着每十年神灵力量减弱的三天浮出海面,想游到岸边再震雄风,为了防止意外,神灵挖去了他的眼珠,并在囚禁他的那片海域上布满有生命的迷雾,又创造了一个没有任何生气宛如死神监狱的孤岛诱艾尔兰克上岸,这样,他就不会游到其他岸上迫害生灵了……于是,不知情的‘艾尔兰克’一次次等待上岸的机会,每次上岸都反复在那座孤岛上游走,想夺取任何他碰到的生物的眼珠,直到找到一双适合自己的眼珠为止……难道传说是真的……”

  黑暗一下子布满了天空,原本残存的月亮被一口吞掉,周围的一切变得阴森可怕.....

评论
请您将字数限制在 300 以内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验证码
孤岛惊魂 创建于 2018/1/7 21:11:12
文章列表

« 1 »

其他信息

书名:
孤岛惊魂
作者:
评分:
0.0
投票数:
0
阅读量:
534
简介:
孤岛惊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