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亚再临

                                一 怪病人

  “小双,现在觉得好些没有?头还疼吗?”护士温柔对一个躺在病床上的小女孩问道,这个被叫做小双的小女孩十二岁,在大约一个星期前被一个很神秘的人送进了医院,可那人在提前付清医药费后就再也没出现过,小双自己也不知道那人是谁,连她怎么被送进来的都不记得,医院对她的一切都不了解,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个小女孩笑起来像个天使,医生和护士都很喜欢她,也不在意这些,大家都把她当自己的亲人,可奇怪的是在三天前的一个晚上,小双突然说头疼得厉害,医生却检查不出什么异常,接着,小双在早上醒来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再也没笑过,对谁都充满了敌意。

  “走开!不要你碰我!”小双一下打掉护士准备放在她额头量温度的手,狠狠叫道,“你们都是假惺惺的坏人,都走开!”

  护士愣了下,无奈摇摇头,显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只得悻悻转过身准备退出病房,忽然,不知从哪里冒出只手一把抓住护士的手臂,然后她眼前闪现出一个穿着邋遢的年轻病人,那人正一脸严肃看着自己:

  “小姐,我在旁边实在看不下去了,这个小屁孩不懂能够被你那双柔软温暖的手抚摩是多么幸福的事——既然她不懂珍惜,那就让我来好好爱护你的这只玉手吧!来吧!用它轻轻揉抚在我脸上,不要害羞——我不会介意的……”

  护士彻底呆住了,过了好半天才反映过来,“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那个年轻病人脸上响起,接着,只见护士急匆匆从病房里逃了出来,嘴里不叫着:

  “色狼啊!救命!”

  “小姐,你误会了,我是要你的手揉抚我,可不是叫你用它打我啊!小姐……”年轻病人委屈追到门口叫道。

  对于那个邋遢的年轻病人,小双觉得很讨厌,因为他碰巧刚成为自己病房里唯一的房友,但小双打死也不愿和他成为朋友,因为这个人不仅毛病一大堆,还是个方向白痴,连上个厕所都会迷路,最让小双受不了的是自从那人住了进来后,原本安安静静的病房里老是有警察摸样的人来探望他,整个房间被他们弄得闹哄哄的……可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警察来找他?小双一直觉得奇怪,大概他是个特殊的罪犯,因为养病才暂时没有被抓起来吧……想到这里,小双对那人更是厌恶了,看都不想看他,索性把头躲在被子里,渐渐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小双被一阵嘈杂声吵醒,她不耐烦扒开被子一看,那个讨厌鬼病床的周围又站了好多人。

  “程先生,你就不要再推辞了,答应了吧!”

  “对啊!现在状况很危急,如果林子辰政委出了事情,我们都要被免职,你就看在我们亲自来求你的份上帮帮忙吧!”

  “就是,而且听说我们新培养的一个得力干警(好像叫吴什么飞)是你好朋友,你就看他面子上也该起码给我们出出主意好不好……”

  “现在那个组织指名只有你和唐先生能保护林政委,现在唐先生下落不明,只有看你了,请你看在林政委为我们市的市民做了那么多好事的份上……”

  “烦死了!有完没完?”年轻人似乎对他们极不耐烦,一脸的火气,“靠,老子养个病你们吵什么吵?老子答应要帮就会帮的,你们天天来烦什么烦?”

  “可是,你为什么不肯搬到林政委的病房里?这个病房离得那么远,呆在这里能做什么?

  “关你屁事!老子才不管你们是什么本市的高官还是什么猪圈的母猪,以后少来烦我,都给老子滚!”年轻人头上的青筋爆出,仿佛再不走都会打人似的。

 

 

 

                                二 委托

  那些人被吓了一跳,却不敢生气,只得无奈离开了,不一会儿,病房又恢复了安静,只留下一个小警察还立在那人床前,对这个警察的不识趣那人似乎不太顺眼,但对他的态度却要“礼貌”得多:

  “你个小子怎么还不走?那些所谓高层都闪光了,你留在这里干什么?”

  小警察犹豫了一会儿,吞吞吐吐答道:

  “我叫詹秀坤,是厅长派来的……”

  “厅长脸大啊?老子才懒得管你什么长不长的,少烦老子!”年轻人似乎不买帐。

  “这个,程帅先生,厅长是陈维维公子的父亲,他是要求我来请你调查本城市最近发生的一些异常的。”

  那个叫程帅的年轻病人木了一下,脸色突然变得难看:

  “突然想起来了,那个‘算盘刑事通’好像是有个当警察厅厅长的老爸——怪不得他那么嚣张:‘亲兄弟,明算帐’,算你个头,老爸是厅长了不起啊?天天找老子还上次的医药费——老子还在那个什么鸟雪山救过他呢!这笔帐怎么算?还蛮不讲理塞给我一个委托,想起就不爽……”

  詹秀坤在一旁茫然看着他,不知该不该打断这位怪人,只得不知所措站着,安静等他把牢骚发完,在程帅滔滔不绝抱怨了半个小时后,詹秀坤才战战兢兢说道:

  “我能说正事了吗?”

  “咦?!你是谁?怎么在我旁边?想要干什么?”程帅骂完陈维维回过头看见詹秀坤后吓了一跳,手下意识做出防御动作,这么短的时间内他居然已经把詹秀坤完全忽略得一干二净。

  一滴无奈又尴尬的汗水从詹秀坤脸上流下,他只得重新介绍了下自己:

  “我叫詹秀坤,刚加入警局,厅长,不,陈维维的父亲要求我来请你帮忙的(这真的是那传闻中的名侦探吗)。”

  程帅像想起来似的拍下手掌,然后自顾自伸个懒腰,无精打采说道:

  “不怪老子,配角总是容易被忽略的,有什么委托先把价钱谈好再说,老子是侦探,不是义务服务部门。”

  “……这个你放心,厅长已经提前交代过,价钱绝对不是问题(不愧为陈维维少爷的朋友),厅长想请你……”

  “啊——欠!不用浪费时间了,我知道是什么事情,直接把你胸前藏着的资料给我就得了——我还要睡午觉。”程帅不耐烦打着哈欠。

  詹秀坤吃了一惊,微微张开嘴瞪着程帅,结巴问道:

  “你,你怎么知道我胸前有份资料?”

  程帅满不在乎抱住后脑往自己病床的枕头上一躺,有点不耐烦说道:

  “拜托,老子是个侦探,不对,是名侦探,也不对,是天才侦探——你和我说话的时候眼仁不只一次瞟向胸口,也就是说有很重要的东西藏在那里,而盖在外面的衣服却看不出有一点的凹凸痕迹,说明那应该是纸张类的东西,看你那认真办事的样子,应该不会在做任务的时候还偷瞥藏在胸前的女朋友照片——所以我推测那是这次委托的相关资料,再结合你来的目的,我就更可以确认了,唉!人太聪明了就是没办法,身为天才的无奈啊……”

  “……好厉害(如果把后面的一句话去掉就更完美了)!”詹秀坤对眼前的这个吊儿郎当的侦探的看法有些改观,兴奋从胸口取出一份封得很严密的资料递给程帅,“对了,你怎么知道厅长要委托你什么事?”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本大天才的事你少管为妙——不过陈维维他老爸还真不错,稍微像个官样,懂得关心应该关心的事,不像刚才那几个白痴,只关心自己的狗官帽……”程帅拿起资料马马乎乎看起来,那张不正经的脸微微有些变色,但之后又立刻恢复成平常的德行,眼神却一下变得凌厉起来,“看来‘鸟影’这回要玩真格的了——老子也刚好想和你们算算总帐!

  詹秀坤不懂他在说什么,忍不住问道:

  “请问厅长要委托你做什么?他交代我的时候也只是蒙蒙胧胧的。”

  “这个更不用你管,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为好。”程帅瞥了他一眼,继续说道,“还是先管好你自己的感情问题吧!三角恋是感情破裂的开始,多抽时间陪陪你女朋友,不要只顾工作……老子是不是疯了?自己还没摆脱单身还有心情管别人……突然感觉受到了刺激……”

  詹秀坤整个愣住了,久久说不出话,似乎在奇怪程帅怎么知道自己和女朋友的事,可刚想问就被程帅不耐烦撵出了病房,只得怀着好奇离开了。

  程帅和詹秀坤的这些对话被病房里的小双一字不落地听得清楚,在她那不解和好奇的表情里,还有一些惊讶的欣喜,她目不转睛盯着程帅,眼泪在眼里打转,对方觉得很奇怪,但没理她,没想到的是她突然走到程帅面前,“扑通”一声跪下了,程帅被吓得手足无措,这时,只听小双哭哭涕涕说道:

  “求……求你了……我爸爸……爸爸他,他被坏人杀死……求你,求你……帮,帮我……”

  ……   

 

 

 

                                 条件

  从小双那断断续续的诉说中,程帅知道了这个小女孩是家里唯一的孩子,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人世,但没有母爱的她却一直觉得很幸福,因为父亲对自己无微不至呵护着,让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比其他正常的小孩少点什么,也因为这样,父亲对她来说就是全部,是她的整个世界……可,她的世界却在一个星期前的晚上全部破碎了……一切的一切,都随着父亲的死而破碎,无数的回忆的片段在脑海中飞舞,父亲第一次给她买礼物,第一次对她生气,第一次陪她照相……一切都破碎了……小双永远记得那天晚上,她的“大姐姐”和“古怪大叔”说有事要找父亲,小双就很天真把他们领回了家,可父亲见到他们后似乎很害怕,仓皇想要带着她逃跑,就在她觉得奇怪的那一刹那,自己却突然莫名睡着了……等她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却是已经倒在血泊中的父亲……任她怎么叫也叫不醒,那晚,她哭了,哭很厉害,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渐渐晕死了过去……眼泪不断从小双眼中流下,地板被弄得泪水擦得透亮,映出一个哭泣的小天使……

  程帅没有任何反应,只是面无表情站着,过了好久,他突然大骂了一声脏话,然后自顾自跑了出去,许久都不见回来,似乎懒得管一个小孩的牢骚,本来嘛,小双现在什么都没有,拿什么去委托一个名侦探办事……想到这里,小双更加难受,已经完全放弃了把希望放在程帅身上的事,自己剩下的只有委屈和难受……忽然,一只融化得几乎只剩包装纸的冰淇淋递到她面前,小双抬起头,程帅正气喘吁吁看着自己:

  “想哭的时候就吃个冰淇淋,这样起码嘴里是甜的——老子最受不了小屁孩哭了,快吃吧!蛮灵的,老子一定是疯了,自己都没几个钱还请人吃东西——对了,老子先申明一点,这只冰淇淋我可没有偷吃,只是回来的时候暂时找不到路,在外面耽搁了一会儿而已,所以它算整只,以后你有钱了记得还我……”

  “……哼!小气鬼!”不知为何,小双的心一下觉得好温暖,她接过冰淇淋,大大咬了一口…….

  等小双吃完后,程帅开口问道:

  “你刚才说的‘靓姐姐’和‘色情大叔’是什么玩艺儿?还有,听说你这小屁孩以前还开开心心的,可在三天前却突然‘变异’,这是……”

  “你才变异呢!开始我不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可在那天晚上却突然什么都记起来了……‘大姐姐’和‘古怪大叔’,他,他们……”小双忽然难受垂下头,似乎又要想哭,“坏人,他们都是坏人,假惺惺说要和我交朋友,对我像亲人一样……骗子!坏人……”

  “停,停!说就说,别又哭了,老子可先告诉你,我可不会再给你买冰淇淋了,老子穷得叮当响……一想起这事就不爽,突然感觉受刺激了……”

  “……这么说,你愿意帮我了?”小双擦干眼泪,充满希望看着程帅。

  “你以为老子是慈善机构啊?掉几滴眼泪就想我帮忙,哪有这么简单的事?

  希望,仿佛在瞬间破碎,小双呆呆愣在原地,许久,许久……她淡淡垂下头: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和他们是一样的,都是假惺惺的坏人!我讨厌你们!我再也不会求任何人,我要自己……”

  “笑。”程帅打断她的话,用奇怪表情看着小双。

  小双没听清他说什么,疑惑看着他:

  “你说什么?”

  “笑一个给老子看看。”

  “什么?”

  程帅表情懒散把双手往胸前一叉,似笑非笑瞥一眼小双:

  “老子听某人说你笑起来像小天使,也不知是不是真的——从老子住进这间病房到现在还没见你笑过,你不是要我帮忙吗——那好,条件就是笑一个给老子看看。”

  小双张大眼睛望着他,随后,浅浅露出微笑,真的像个小天使……

 

 

 

 

                                四 林子辰

  不知不觉太阳已经爬上天空的最高处,在湛蓝的天空中发出耀眼的暖光,这些暖光穿透层层白云降到大地上,又透过病房的玻璃给小双带来熟悉的温暖,她和眼前这个奇怪的侦探正愉快交谈着,小双感觉自己仿佛又变回了以前那个快乐的小女孩,在程帅面前可以尽情撒娇,尽情大笑,甚至还可以肆无忌惮给程帅捣蛋,两人俨然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对了,传闻中你一直戴着一副老里老气的墨镜,睡觉都不肯取下来,怎么现在没看你戴了?”小双打趣问道。

  突然,程帅一下收起原本堆满一脸的傻笑,神情不可思议变得有些严肃,小双吓了一跳,不知说错什么了,也不敢再说话,整个房间安静了好一会儿,程帅才开口答道:

  “因为几个混蛋的原因给弄丢了……”

  “很重要吗?”

  “……一个朋友给的……”

  程帅的语气竟有些沉重,让小双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可她毕竟是个小孩,不能明白程帅这种语气的含义,只是不以为是的继续说道:

  “弄丢就弄丢呗——真是的,一副破墨镜有什么了不起的,像丢块宝似的——再说了,看你那副德行,戴上墨镜只有更傻,还不如早把它丢了呢……”

  忽然,程帅猛转过头恶狠狠瞪向她,眼睛里第一次有了怒火,小双被吓得连忙躲开,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好可怕,忍不住瑟瑟发抖,可,仿佛程帅的愤怒只有一瞬间,不一会儿,又立马恢复成原来的那副嚣张休闲的德行,满不在意把头一转:

  “老子戴墨镜咋啦?老子戴上墨镜只有一个字,帅!哪像你个没品位的小屁孩——牙都没长齐还学人戴什么吊缀项链——你老爸没教你什么叫文静啊?”

  “要你管,这是爸爸在我生日的时候送我的,他还送我一对耳环呢!怎么着吧?”小双回过神来,不服把话顶回去。

  “那就怪不得了。”程帅不以为是伸个懒腰,继续说道,“一看就知道是被不懂事的家长宠大的,唉!家庭教育很重要啊!”

  小双越听越来气,把嘴巴一嘟:

  “谁说爸爸宠我了,他对我可严了,一直要求我做个淑女,我告诉你……”

  不知为何,程帅的眉头极轻微皱了皱,但只在一瞬间,接着便像没事般继续伸自己的懒腰,这时,病房的门被轻轻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年纪和程帅相仿的汉子,那人身体强壮,身体挺得笔直,步伐稳定,面容坚毅,脸上有几道浅浅的伤痕,只见他径直走到程帅跟前,目无表情说道:

  “你是程帅吧——我叫孙立谦(第四案有出场),是林政委的保镖,他想要见你——跟我来!”

  小双暗暗偷笑,因为程帅从来不会买那些所谓大官的帐,那个家伙肯定会被程帅骂一顿,她按住笑意准备看好戏,可,奇怪的是程帅并没有任何的反应,伸完懒腰后竟一言不发跟着去了,在走出房门的时候,程帅不忘把半个身子仰躺回房间,懒懒对她说道:

  “别怪老子太坦白,你下辈子都和淑女挨不上边儿……”

  “啪”,一个杯子重重摔在程帅脸上,两道鼻血立刻流了下来,因为小双还是个孩子,主要因为是个女孩,所以程帅只得咬着牙忍下去,不爽陪着孙立谦走进了林子辰的病房……

  刚见到这位有名的年轻政委的时候,程帅很难看出他是一个当官的人,因为林子辰朴素得就像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百姓,一身便宜的白衬衣,一张平常的脸,唯一不同的是那双通红的眼睛告诉大家他已经几个晚上没有休息了,当孙立谦领着程帅进来的时候,他仍在不停批阅着文件,程帅下意识观察起他来:目光集中,微微驼背,表情认真,衬衣袖口有不少汗迹,眼神里看不到污浊……应该是个好官。

  “你来了。”林子辰像是知道程帅已经进来似的,慢慢摘下眼镜,做个手势示意孙立谦找个凳子让程帅坐下,“我想问你,关于‘诺亚再临’你知道多少?”

  ……

 

 

 

 

                                 五 痛苦经历

  程帅稍稍吃了一惊,也微微收起了自己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可表情却像根本不在乎对方的话,满脸休闲用手抓抓头发:

  “什么‘糯米再造’?老子才懒得关心这个——还有其他事没有?没有的话老子回去了——忙得要命还遇到些浪费时间的无聊事……”

  “……早上八点起床上厕所结果在回来的时候迷路半个小时,途中借机‘追求’三名年轻女护士,但都被拒绝(被当作色狼)。”林子辰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份资料,然后小声读起来,“八点半在护士长的指引下回到病房,之后立刻躺到床上继续睡觉,下午两点起床并偷吃和自己同一间病房一个叫小双的小女孩的饭菜,接着,又‘调戏’进来检查的年轻女医生,结果被该女医生向保安投诉,该事由于警方高层人员的出面而不了了之,随后若无其事躺回床上继续睡觉,在五点左右的时候起来上厕所,结果再次迷路……”

  “停,停!”程帅连忙打住林子辰,恼怒叫道,你监视老子!

  “不是监视,只是想观察下你会有什么行动。”林子辰放下手中的资料,平静问道,“刚才念的是从医院相关人员那里得来的资料——这个,恕我冒昧说一句——从你昨天的行动记载来看,我真的看不出你忙在哪里。”

  程帅吞了口唾沫,然后不以为是把头甩向一边:

  “老子做什么关你屁事?还有事没有?没有的话老子闪人了啊!”

  在程帅不爽转过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孙立谦一言不发挡在他面前,依然是目无表情的样子,程帅傲慢把头一扬,似乎准备出手。

  “好了,你先出去,我单独和程帅聊会儿。”林子辰上前拦住准备对程帅的挑衅做出回应的孙立谦,对方点点头,顺从退到了门外,等孙立谦离开后,林子辰转过头坐回自己的座位,淡淡对程帅说道,“现在你该说了吧!”

  程帅微微翘起嘴角,然后嚣张躺到一张专门为林子辰准备的大椅上,露出夸张的笑容:

  “哈哈哈哈!你还蛮机灵的,怪不得这么年轻就混到了政委——可是老子要告诉你,那个什么‘糯米再造’老子真的不感兴趣——所以,不要问老子一些无聊的问题。”

  “是吗?”林子辰皱了皱眉头,脸上有些失望,“不感兴趣,你知不知道‘诺亚再临’在七年前害死多少人?知不知道那次有多少孩子无家可归?知不知道那场面有多让人绝望……幸存的孩子抱着父母残缺不全的尸体大哭,四周全是被炸毁的废墟,恐怖的爆炸声不停在耳边响起,身边飞舞着被炸飞的死人碎片,活着的人不知什么时候会轮到自己,只有不住祈祷,知道不知道他们祈祷的是什么?不是让自己活着,而是请求上苍快点结束自己的生命!因为这样就能从噩梦中解脱了……不感兴趣……你一句简简单单的不感兴趣就带过了全部,你当自己是什么?你有资格说这句话吗?有吗!”

  说着,他哭了,一个汉子竟哭得像个小孩一样,眼泪不停掉了下来,打湿桌上的文件,程帅的脸色一下子全变了,不知是内疚还是觉得别扭,久久没有说话,整个房间静悄悄的……

  “对不起……”这三个字第一次奇迹般从程帅嘴里蹦了出来,如果唐鹏或者李涵在这里,绝对打死都不相信程帅会说这句话。

  “不,是我不好,我太激动了……”林子辰渐渐从伤心中恢复过来,为刚才的失态觉得内疚,“请你原谅,因为我……”

  “因为你是那次事件的幸存者……而且,亲眼目睹了自己父母被炸死……”

  林子辰惊讶抬起头,张大眼睛瞪着程帅:

  “你怎么知道的?”

  程帅第一次变没有任何的嚣张和得意,脸上满是不该属于他的沉重:

  “人再厉害也无法骗过自己的心,而你的心已经从你眼睛里全展现了出来——那番讲述是由你的心和记忆说出来的,你描述的那些场景全在你的眼里清晰的重现,这是只有亲身经历才会有的——老子……不,我为刚才的话道歉……”

 

 

 

                                 六 帮手

  房间再次沉默下来,林子辰用充满惊奇的眼神看着程帅,虽然只是很简单的推理,可他却被眼前这个邋遢的侦探给吸引住了,因为程帅仿佛能看透自己的心,不,准确的说应该看穿,似乎连自己那番不堪回忆的痛苦感受程帅都能完完全全读解出来,就像那段经历是他与自己一同承受了的一样……林子辰像放下什么似的长舒口气:

  “传闻中程帅能从对方的一言一行中看出许多信息……现在看来果然不错,现在我可以放心了…….程帅先生,我不想这座城市遭受我的故城同样的命运,现在,我代表上万的市民请求你,我……”

  林子辰突然站起来径直走到程帅跟前同时双腿弯曲身体下倾,他准备给程帅跪下来……这时,一只手早已放在林子辰的胳膊上并用力把他扶了起来,林子辰抬起头,不知什么时候,程帅已经恢复成进来时那种休闲散漫的样子:

  “行了,行了!你是个好官,老子知道了——我只说对‘糯米再造’没兴趣,没说会放任那几只‘鸟影’混蛋在老子的地盘撒野——而且,就算你不说老子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那就好(你的地盘),我能做的只有祝你成功……可能,我看不到你成功拯救这座城市的情景了……”林子辰的眼神忽然变得有些感伤,黯然垂下头,轻声叹口气,“那个被称为‘无影’的组织已经给我下了死亡追杀令……虽然写明你可以保护我,但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浪费在我身上……现在时间不多了,请你一定抓紧时间,祝愿你能在我死后……”

  “放心好了,他们不会把时间浪费在你身上的。”

  林子辰正准备交代后事,忽然听到程帅这么一说,脸上立刻露出惊讶和不解的表情:

  “你说什么?”

  “我说你的小命是安全的……真受不了老子这么温柔的语气,自己都感到恶心!等老子一下!”程帅用力甩了甩身子,摸着喉咙找回自己的嚣张语气后,继续说道,“那几只鸟只不过想确认老子死没有和唐鹏那个白痴有没有回来而已……对嘛!这才是本大天才的语气嘛!终于找回来了!爽!

  “……对了,唐鹏先生在哪儿?我私下派人打听了好几天都没消息……难道……”

  “那个白痴你就不用瞎操心了,他自己可以摆平的,而且已经有个贪钱的混蛋去接他了——等等,接回来不就抢我风头了吗——妈的,当初应该偷偷把陈维维那个白痴的船都弄沉的……”

  林子辰汗了下,不知该对这个奇怪的侦探说什么,只得等程帅发完牢骚后小心提醒他:

  “‘无影’可是个惹不起的对手,他的成员多得可以组成个小国家(据传是),你千万不要轻敌,否则……”

  “小国家?哼哼哼哼——嘿嘿嘿嘿——哈哈哈哈!”程帅突然爆发出一阵狂笑,把林子辰吓了一跳,接着,只见他伸出大拇指对着自己,“对于老子来说,无论什么‘火星人入侵’,就连‘木乃伊沉睡之迷’也不在话下——那几只小鸟老子还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我决定请个帮手。”

  “…….是谁(你不是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吗)?”

  “一个怕老婆的记者。”

  ……

评论
请您将字数限制在 300 以内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验证码
诺亚再临 创建于 2018/1/7 21:12:58
文章列表

« 1 »

其他信息

书名:
诺亚再临
作者:
评分:
0.0
投票数:
0
阅读量:
512
简介:
诺亚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