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凶案

  山村女孩

 

  (一天前)一个女孩站在一栋破旧的公寓前发呆,她二十五岁左右的年纪,面容秀丽,一身简朴的服装丝毫没有减低她的美感,反而给人一种自然清新的感觉,行人以为她是哪个平装上街的女明星,都纷纷朝女孩投来关注的目光,女孩被看得不好意思,刚好这时公寓里走出来一个中年妇女,于是女孩连忙跑过去,礼貌给她鞠个躬:

  “对不起,打扰一下,请问这里是不是双龙侦探社?”

  “啊!?恩……是倒是……但里面的人都很奇怪——你为什么也来找侦探?”妇女上下打量着女孩,不一会儿,若有所悟说,“难道你老公也……唉!男人真不是好东西!个个都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有这么漂亮的老婆还不知足,唉……”

  女孩的脸“唰”一下整个红了,连连摆手:

  “不是,不是,我还没有结婚——是有其他事情需要侦探帮忙调查,我们村听说双龙侦探社里有两个侦探很厉害,所以村长派我进城来请他们的,谢谢你了,大妈!”

  “大妈?嘿——我说你个女孩,我好像没那么老吧!你……”妇女还来不及更正,女孩已经匆匆跑进了公寓。

  登了一层楼梯,女孩心里越来越没底,这里真的是那间出名的侦探社?怎么越看越感觉是个贫民窟,连我们村的贫困户都比这好……难道城里流行住这种房子?城里人真奇怪……不知不觉已来到了侦探社门口,只见门柄上面挂着一个纸牌:

  双龙侦探社

  明智的选择,优质的服务

  内有一x(二)位天才侦探,

  全心为您负x(赴)汤蹈火。

  电话:68674748

  (抱歉:暂时没有手机)

  女孩咽了口唾沫,基本已经确定是自己白跑了,有种空空的失落感,她叹了口气,无力把手放在门上,谁知门没有锁,顺着她的力道“吱嘎”一声打开了,而展现在女孩面前的是这样一幅画面:

  一个十九岁的少年满脸杀气瞪着一个小孩,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而对方虽只有十四岁左右,却毫不示弱和少年对视着,手里的拳头握得紧紧的,两人似乎在抢一份资料,空气里弥漫着刺鼻的火药味,仿佛稍稍一点火就能把这里引爆似的……

  两人听到开门声,同时把头望过去,一眼看见一个被吓得满脸流汗的女孩,少年和小孩同时愣了下,连忙满脸堆笑把女孩迎了进来,少年献媚让女孩坐下,男孩殷勤端来开水,两人这时又像对合作无间的搭档,女孩心里完全没了着落,只得结巴问道:

  “请问你们刚才在.....”

  “啊,没事,没事?我们刚才不是打架,我们怎么可能在客人面前做这种没礼貌的事,况且我可是要做未来世界级的名侦探的人!我们其实是在……对,我们其实是在演习如何对付抢你东西的坏人——演技不错吧?”少年给女孩胡乱解释着,那些明明一听就知道是借口的话他却用一本正经的语气说出来,还一脸的严肃,似乎真以为对方会相信。

  女孩汗了下,尴尬笑了笑,不知该说什么,只得喃喃说:

“这个,我叫何桑桑,是从一个‘野原山村’的村子里来的,我们村里最近出了起奇怪的凶案,因为某些原因不敢报警,想请你们帮忙到村里调查一下,请问你们谁是唐鹏谁是程帅?(两人果然和传闻中的一样,经常打架,可虽然听说是年轻侦探但没想到居然年轻到这种地步)?

 

 

  奇怪命案

 

  男孩和少年木了下,互相对视了一眼,两人犹豫了一会儿,少年没有表态,而男孩在一旁沮丧叹起气来:

  “唉——本以为趁两个笨蛋不在我可以威一下,谁知道来个了命案——这个,我叫李涵,是侦探社的助理,这个家伙叫万力,是个厚脸皮着不走的,不用管他——你要找的唐鹏和程帅那两个笨蛋现在还在医院调查什么闹鬼案,如果你要是调查些外遇什么的我还可以帮忙,可是你要我……”

  李涵话没说完就被万力捂住嘴巴强行架到房子的一个角落里,两人背对何桑桑“唧唧哇哇”似乎在商量什么,不一会儿,他们笑嘻嘻坐到何桑桑面前,李涵语气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刚才还的脸上写满了自信:

  “你放心好了,虽然唐鹏和程帅那两个笨蛋不在,但我们一样可以帮助你们村破案!”

  “你们?这……”何桑桑轻皱眉头看了看万力,又看了看李涵,不觉擦了擦汗,“我看我还是等几天来好了,不是不信你们,只是确实……”

  万力止住何桑桑,轻蔑瞥一眼她:

  “我想你大概不知道本少爷就是这个城市最厉害的年轻侦探唐鹏(程帅应该没师父厉害)的徒弟吧!师父上次成功保护那个叫隋斌熙的什么赌神的时候,我可是帮了他不少忙,另外,这个小孩就是他们的得力助手,‘比尔’和‘凶房’两案他都起了巨大的作用——而且,从你的描述中可以知道你们大概想在警方介入之前破案,所以,你们是没有多少时间等待的,怎么样?是相信我们一次还是让警方把事情弄大?”

  何桑桑沉默了,低着头说不出话,最后只得勉强点点头……

  (车里)李涵心里既激动又兴奋,对于他来说,这就仿佛一个冒险家的第一次冒险,充满了未知,充满了期待,他一点点陷入自己美妙的幻想之中……万力此刻的心情无法用文字来描写,那是一种对证明自己的急切,也隐约含着一种对真相的渴望,他不停做着深呼吸,胸口上下起伏着,此刻的他,满脑子想的都是破案后的成就感,两人丝毫没有想到,这个案子不是他们能够应付的……

  车缓缓停下,开车的何桑桑轻轻打开车门,走到后座的车窗前叫醒已经露出睡意的万力和李涵,万力用力甩甩脑袋,让自己清醒下,李涵伸个懒腰,发现车已经停下了:

  “怎么?是不是到了?”

  何桑桑面色变的有些难堪,微微颤抖递给两人一块黑布,尴尬说道:

  “没有,这个……我们村子对外面可以说是隔绝了的,我们很少私自到外面,也不欢迎外客,甚至连村里的所在地都要保密,所以……你们能不能把眼睛蒙上,我保证只是按村规要求来做的,请你们相信我,配合一下,行吗?”

  万力和李涵吃了惊,觉得简直莫名其妙,一股无名火起,但毕竟对方是个女孩,而且还是个美女,两人只得忍住,却不置可否,何桑桑见他们都面有难色,只得叹口气说:

  “既然你们害怕,那我还是把你们送回去好了……”

  “什么?害怕!?我可是要成为未来世界级名侦探的人!你说我害怕——蒙就蒙!谁怕谁!”万力一咬牙用黑布把自己眼睛蒙得紧紧的。

  李涵看着手里的黑布吞了好几次口水,也把心一横:

  “我拼了!死也不能就这样回去让两个笨蛋笑话!”

  ……

  一路上,万力和李涵虽也想过要偷看,但一想到唐鹏和程帅就忍住了,万力想的是唐鹏会批评他身为侦探却不信用,李涵想的是程帅会把他当反面教材来取笑,两人都努力克制着自己,李涵实在忍不住,想说话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于是问道:

  “对了,你委托我们调查的关于你们村里的那个命案是怎么回事?一问你就支支吾吾的,那是不是很麻烦的谋杀案?

  对方沉默片刻,终于缓缓说道:

  “不是谋杀,是尸体还魂杀人!而且是一家五口全部被杀!尸体的面容全部被抓得粉烂,并全部被砍下右手,唯一活下来的人是家里的大女儿王娟,她平时知书达理,文静懂礼,可种种证据表明就是她杀害了自己的亲人!她自己也疯了,不断对人说她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把家人都杀死了,醒来时就看到满院的尸体和手里的斧头……”

  万力和李涵都倒吸了口凉气,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感浮上心头,一点点爬满他们全身,万力竭力平衡住微微颤抖身体,战战兢兢问:

  “那为什么说是尸体还魂杀人?”

“……因为不久前村里发生了一起事故,那起事故害死了一个寡妇,她死得很惨,不但面容被毁,连右臂也被弄粉碎,而,事故就是因被杀的那家人间接导致的……”

 

 

 

  热情款待

 

  车不知开了多久,最后终于慢慢停下,万力现在对声音特别敏感,一点点响动都能刺激他的听觉,于是刹车声一传来他就莫名兴奋起来,终于到了!刚想开口确认一下就听到李涵烦躁的声音抢先响起:

  “到没有?都快憋死我了!”

  “到了,你们可以把黑布解下来了,不好意思,委屈你们了。”何桑桑连忙替他们打开后车门,觉得十分愧疚。

  李涵迫不及待取下黑布,一个纵身就窜出了车外,他确实是闷坏了,一出来就使劲深呼吸,舒展身体,万力坐得太久脚有些麻,于是在车里休息了一会儿,顺便让自己的眼睛适应适应,他准备出车时无意间发现李涵站在车外一动不动,似乎整个人被什么东西给震住了,万力心里“咯噔”一下,以为有状况,小心翼翼走了出来,结果一出车门的万力也惊呆了……

  这里的景色简直令人着迷,环山拥抱着泛春的绿水,大地承载着秀美的村庄,虽然是冬天,在这里的一切都依旧秀丽清新,笔墨无法书写,图画难以展绘,清风微微拂过村庄,一群白鸟被惊飞,在天空中翩翩起舞,村民都和谐平静做着自己的事情,人们都友好互相问候,亲如一家,这里就是李白最喜欢的诗歌,是陶渊明最向往的桃源……

  李涵张大嘴巴久久说不出话,过了好一阵子才结结巴巴叫道:

  “天啊!这………………这真是你们村子?简直太美了!虽然作者大大描述我一句也看不懂,但这里确实美得不可思议!难怪村长不准外人来这儿,如果是我,我也不许那些无聊的参观者把这里弄得乱七八糟的!

  万力也被这里迷住了,忘情浏览着这幅绝美的风景图,贪恋的眼睛似乎想要把这里全部都装进去:

  “虽然作者大大的描写是有些夸张,可我到过不少名胜,却没有一处可以和这里相比的——唉!奇怪!为何大家都这么平和,这个不是才死了人吗?”

  何桑桑听到他们这么赞扬自己的村子,心里甜滋滋的,正要回答,突然被一阵鞭炮声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原来是村长着一些村民来迎接他们了,村长叫孟凡,是个三十五岁左右的人,身体健壮,性格开朗,只见他笑着走到何桑桑面前:

  “你回来了,那两位名侦探呢?”

  何桑桑奇怪望着孟凡,他们不是在我旁边吗?她下意识看了看旁边,不觉愣下,咦?他们人呢?众人一阵寻找,最后在车背后发现了被鞭炮声吓得微微发抖的李涵和万力,村民们都汗了下,无语看着他们,村长吞了口唾沫,不解把目光望向何桑桑,一滴汗水从她额头滑下,她只得尴尬和村长对视着……

  (宴席上)孟凡爽朗大笑起来,用力拍着万力和李涵的背:

  “哈哈哈哈!是吗?这么说你们以为那阵鞭炮声是枪声,以为我们要袭击你们咯?哈哈哈哈!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双龙侦探社的唐鹏和程帅也有这么难堪的时候——别介意,开个玩笑,不过我还真吓了一大跳,想不到你们两个居然是小孩,果然少年出英雄!”

  李涵还在生刚才的气,翘着嘴把头甩向一边根本不听孟凡讲话,万力毕竟刚才丢了那么大的脸,觉得很尴尬,只得规规矩矩听着,当听到孟凡把他们当成唐鹏和程帅,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浮了上来,不知是荣幸还是不服:

  “那个,孟凡村长,其实我们不是唐鹏和程帅,我叫万力,是唐鹏的徒弟,现在虽然不出名,但总一天我会成为世界级的名侦探!顺带一提,他叫李涵,是我师父和程帅的得力助手——我们两个就是双龙侦探社未来的接班人!”

  当得知这两人不是他们要请的的名侦探后,原本热闹的宴会突然变得鸦雀无声,村民们都安静下来,只是看着万力和李涵不说话,两人被吓了一跳,脸上不住冒汗,孟凡转过头表情复杂看了看何桑桑,而何桑桑不知该说什么,只得把头低下,孟凡叹了口气,打量了李涵和万力一会儿,最后朝两人举起酒杯,高声说道:

  “我们村重缘分,不管怎样,你们既然坐在了这里那就是我们的朋友,我们对于朋友是百分之百相信的!村里的案子就拜托你们了!

话音一落,村民们也都纷纷附和,宴会重新热闹起来,仿佛根本没有停下来过一样,大家对李涵和万力欢迎如初,而两人对于村民的热情和信任先是一怔,随后都被深深感动了……

 

 

 

   神秘村庄

 

  (侦探社)程帅躺在沙发上无聊打着哈欠,不耐烦看了看表:

  “怎么还没回来,搞不懂买些菜三个女的一起出动干嘛?搞联谊啊?

  唐鹏正在看李涵留下的案件资料,都是些要求调查外遇的,他无奈叹了口气:

  “笨蛋,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发牢骚——侦探社没多少资金了,医院那个案子因为刘英健被抓,我们最后也没拿到委托费,现在你师妹和果子又住了进来……这里几份外遇调查的委托资料,你选一个,我们先想办法把这个月的房租交了再说……”

  一听到“房租”这两个字程帅猛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嘴里叫道:

  “这个破房子居然要那么贵的房租,装修烂就不说了,占地那么大干什么?还无端端多出几间房,现在就算了,刚好有人住进来,可以前根本空着没人用居然也要算进租金里!气死老子了,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

  唐鹏懒得理他,直接把一份外遇资料扔给他,随后自顾自翻阅着资料,准备给自己也找个合适的案子来调查,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程帅以为是来顾客了,只在一瞬间就冲到了门边打开们,然后必恭必敬侯着,脸上堆满了夸张的笑容:

  “欢迎光临,欢迎光临,我叫程帅,有什么案子交给我你尽管放心,无论什么‘火星人入侵’,就‘木乃伊沉睡之迷’也……”

  抬头看清来客后,程帅立刻把脸搭了下来,原先的笑容一下变成了送客的冷脸,原来来访的是唐鹏和程帅的好友陈熙,他一副斯文的样子,穿着一身典型的记者服装,对于程帅的不欢迎似乎并不生气,依旧有礼貌和他问好:

  “程帅,好久不见了,最近好吗?”

  程帅把门一摔,理都不理陈熙独自走回沙发上躺下,唐鹏汗了下,叹口气走过去把门打开,把一脸委屈的陈熙迎了进来,陈熙想要坐,可唯一的沙发被程帅整个霸占着,他只得无奈问道:

  “兄弟,怎么了?我哪里得罪你了?”

  程帅根本不甩他,休闲闭着眼睛养神,唐鹏给陈熙来凳子:

  “这个笨蛋的脾气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看他八成还在怪你和敖爽结婚那天没请他……不过你们也真是的,好歹你和敖爽的事还是他撮合的……”

  “冤枉啊!那天婚礼我们请了他的,为了感谢他,我们还专门派车来接他,谁知在侦探社附近找了他半天也没找到人。”

  唐鹏皱了下眉头,把头望向程帅,而程帅似乎也想起什么,一下子把眼睛睁开,额上冒了滴汗,仔细想想,那天我好像出去买杯面时迷路了,转了半天才回到侦探社……

  “对了,陈熙,你这次突然来访目的是什么?”唐鹏问道。

  “啊!?”陈熙一愣,结结巴巴说,“这个……恩……对!我是好久没有看到你们了,想来和兄弟们聚聚,哎!可惜陶然出国了,要不然我们几个可以好好续续旧。”

  “切!聚你个头,一看就知道被敖爽赶了出来没地方住,想来这里混吃混喝的——告诉你,老子没钱!想要打借宿或者蹭饭的主意给老子滚得远远的!”程帅身体虽然依旧休闲躺着,嘴里却像吃了火药般骂道。

  陈熙的脸开始不断冒汗,看来程帅说中了,他只是故意岔开话题:

  “对了,你们的免费劳动力,不,小助理李涵怎么不在?”

  唐鹏挤开程帅,强行坐到沙发上,喝了口水:

  “他现在到一个叫‘野原山村’的村子去调查什么案子了——虽然有些不放心,但锻炼锻炼他也好,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可能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野原山村’?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过……”陈熙闭着眼睛把手指按在额头上思考起来,猛,他把眼睛睁开,面容突然变色,“想起来了,我负责报道过一起事故,对象就是那个‘野原山村’,它去年被一场大火给烧毁了!村庄起火的原因现在都还没有查出来,而且,村民们的尸体都消失无踪……”

唐鹏和程帅的身体同时一颤,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感一点点爬满了神经……

 

 

 

  村外来客

 

  夜顺着黑暗一点点爬上天空,黄昏的夕阳把大地的统治权移交给了初升的明月,虫子开始轻唱起夜晚的歌谣,晚风决定为落下的夕阳送别,轻轻摇着树枝,柔顺的月光一点点抛下,到村长孟凡的贵宾室里,轻轻触摸着已经熟睡的李涵和万力色下的‘野原山村’一样那么好客,那么令人着迷……

  突然,一个黑影浮现在窗外,原本的微风一下子变得猛烈起来,狂摇着树枝,在美丽的月光下那个黑影却显得那么狰狞,它慢慢靠近窗子,依稀可以听到那令人窒息的脚步声,黑影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定住,‘咣啦’一声,窗子被一点点打开……天啊!黑影手里竟然拿着一把泛出丝丝寒光的刀子!那冰冷的光照在李涵和万力的脸上,而他们却仍然毫不知情酣睡着,一点都感觉不到死神正一步一步向他们走来……“啊——”,千钧一发之际外面一声尖叫传来,黑影愣了一下,发现万力似乎被声音吵到,正要起来,黑影连忙从窗子翻了出去,一跃消失在黑夜之中……

  “啊——欠!”万力被尖叫声吵醒,打着哈欠爬起来,听见外面的吵声越来越大,似乎大家都被吵醒,嘈杂议论着什么,万力实在受不了,便昏昏沉沉走出去看究竟。

  一出去就看到村里人围成一圈,都群情激愤骂着圈里的人,万力心里一阵好奇,睡意减了大半,快步走过去挤到圈内一看,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委屈和群民哭诉着,她似乎刚出浴,浑身湿漉漉的,而且竟然还穿着浴衣,也正是这身穿着把那她绝好的身段以最美的姿态展示了出来,胸口随着单薄的衣服上下浮动着,万力羞得微微红了脸,避讳把头扭转向一边嘟囔道:

  “作者大大再描写下去就有色诱读者的嫌疑了……”

  而村里的人却毫不在意这些,似乎都没有什么歪念,全部把目光放在男主角身上,他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脸的无辜,用几乎无助的语气对愤怒的村民解释着什么,而似乎没人理他,暴躁点的人都怒气冲冲训斥他,冷静点的都小声议论起来:

  “这个人真不要脸,偷看楚以茜洗澡,我们村里居然出了这么个色狼……”

  “似乎这人不是我们村的,我没见过,你见过没有?”

  “就是,我也不记得我们村有这么个人。”

  “嘘,安静,村长来了,让他来解决好了。”

  这时,村长孟凡徐徐走了过来,平时总是挂着笑容的他,此刻的表情却异常严肃,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威慑力,他问明情况后,把一道冰冷的目光扫视到年轻人身上,上下打量着他,用一种几乎是冷酷的语气对他说道:

  “你不是我们村的,我们重缘分,本来你能进来也算是我们村的朋友,但你竟然偷看别人洗澡!我们不欢迎你,滚出我们村子!”

  年轻人一愣,轻轻叹了口气,缓声说道:

  “我以为身为村长会讲些道理,谁知道也是这样,其实我只是想找家人借宿一宿,在一家房前敲了半天门都没人开门,最后发现门没有关,因为实在太冷太困了,我就擅自进屋,结果屋里也没人,我四处乱转的时候就不小心撞见了正在洗澡的这位小姐……我虽然夜入民宅是不对,但确实没有歹意,请你相信我……”

  听完,孟凡一阵沉默,扭头看了看当事人楚以茜,又看了看年轻人,像是有些相信他的话,年轻人把心微微一松,准备继续解释,可孟凡突然厉声问道:

  “那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给我们个合理的解释!”

年轻人脸色开始有些发白,张口欲言,却又止住,村民们都瞪着他,四周的气氛再次变得紧张起来……

评论
请您将字数限制在 300 以内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验证码
山村凶案 创建于 2018/1/7 21:15:59
文章列表

« 1 »

其他信息

书名:
山村凶案
作者:
评分:
0.0
投票数:
0
阅读量:
506
简介:
山村凶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