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痕文学

1978811日,上海街头的每个报栏前,都是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几乎人人都在为《文汇报》上一篇名为《伤痕》的小说而落泪。当天的《文汇报》加印至150万份。有人说,“读《伤痕》,全中国人所流的泪可以成为一条河。”美联社的报道说,“中国出现了揭露文革罪恶的‘伤痕文学’。”

1978年年初,24岁的复旦大学中文系一年级新生卢新华把他的处女作《伤痕》贴在了班级墙报上。在复旦校园,这篇小说被迅速传抄。

《文汇报》为了让《伤痕》顺利发表,提出了十六条修改意见:小说第一句说除夕的夜里,窗外“墨一般漆黑”,有影射之嫌,改成“远的近的,红的白的,五彩缤纷的灯火在窗外时隐时现”,同时加一句:“这已是一九七八年的春天了”;车上“一对回沪探亲的青年男女,一路上极兴奋地侃侃而谈”,修改成“极兴奋地谈着工作和学习,谈着抓纲治国一年来的形势”;一直给小说主人公以关爱的“大伯大娘”,则改成“贫下中农”;因为小说“感觉太压抑”,需要一些亮色和鼓舞人心的东西,在结尾处安排主人公“朝着灯火通明的南京路大踏步地走去”。

《将军吟》《芙蓉镇》等“伤痕文学”代表作相继问世。

后来,在美国生活的卢新华说,“伤痕文学”注定是短命的。

1998年,季羡林在《牛棚杂忆》的《自序》里说:

虽然有一段时间流行过一阵所谓“伤痕”文学,然而,根据我的看法,那不过是碰伤了一块皮肤,只要用红药水一擦,就万事大吉了。真正的伤痕还深深埋在许多人的心中,没有表露出来。我期待着当事人有朝一日会表露出来。

 

“利用恶劣手段撕毁伟大领袖毛主席著作第四卷1295页至1402页,发泄其反革命仇恨,气焰嚣张,罪行严重。”

《天涯》2004年第4期“民间语文”栏目刊载了几份19781981年的司法文书(资料提供者:赵林,宁波市某公司管理人员),其中1978125日浙江省金华县人民法院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是这样写的:

 

现行反革命犯高凤宅,又名毛毛,男,现年27岁,家庭出身伪职,本人成分学生,浙江省宁波人,捕前系浙江省十里坪农场劳动教养人员。

高犯思想反动,仇视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于1976年散布反动言论被送劳教三年,不但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利用恶劣手段撕毁伟大领袖毛主席著作第四卷1295页至1402页,发泄其反革命仇恨,气焰嚣张,罪行严重。

上述罪行,经审理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为保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狠狠打击现行反革命分子的破坏活动,进一步巩固和加强无产阶级专政,特依法判处现行反革命犯高凤宅有期徒刑伍年,刑期自19771230日起至19821229日止。

 

1980423日,金华县人民法院针对高凤宅的申诉下了一份新的判决书,里面说:

 

本院复查后认为:被告高凤宅,于1977年在浙江省十里坪农场劳动教养期间,先后将“毛选”四卷撕下54页,当大便纸用,是属政治错误,但原判以反革命罪定性判刑不当。根据党的实事求是和有错必纠的原则,依法判决如下:

撤销本院(78)金法刑字第14号对被告高凤宅现行反革命一案判刑伍年的判决。

评论
请您将字数限制在 300 以内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验证码
真话 创建于 2012/3/17 18:47:37
文章列表

« 1 »

其他信息

书名:
真话
作者:
刘青松
评分:
0.0
投票数:
0
阅读量:
5264
简介:
《真话》:记录1978-2008中国民主进程关键词《真话:1978-2008中国壮语》以编年体结构,抉取1978至2008年间真实的中国言辞,梳理出三十余年中国社会从政府到民间、从制度到观念的转变,留存一份兼具人文思辨和知识趣味的历史档案。从黑体字的消失到人民大会堂里的第一声“我反对”到“共和国第一罢免案”到农民主动参与村委会基层 选举,《真话:1978-2008中国壮语》反映了中国政治民主化的艰难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