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音叙事体作品朗诵的个性特色

 

  

                                                                   雨音叙事体作品朗诵的个性特色

                                                                                      文/杨焕亭

  

     在广大网友的心目中,艺术家雨音以情感散文的朗诵展示了她声音的魅力和情感的磁场,让听众或热血澎湃,或心雨霏霏,或爱河荡舟,或恨海怒潮,应当说,这样的感觉是对的。然而,当我们将欣赏的视线转向她的叙事体散文或者小说的朗诵和演播时,便会欣喜地发现,她几乎是一个全能的朗诵家,她对于叙事体节奏的把握,情感的起伏,角色的体验,都有着独到的体验,智慧的理解,因此,她的这部分作品,具有很高的欣赏价值。一般来说,叙事体散文与抒情性散文的朗诵对于朗诵者来说,有着既相互联系又有着鲜明区别的要求。就记叙性或者叙事体作品而言,构成朗诵风格的大体有这样几个要素:一是要求朗诵家通过声音,清晰地传达故事或者事件的线索,从而在受众印象中形成对于事件的完整的结构;二是要求朗诵家准确地把握故事或者事件发展的几个重要的关节点,从而把故事或者事件推向高潮;三是要求艺术家对原著环境和氛围的描述,借助于声音具象化,带给听众身临其境的感觉;四是要求艺术家具有强烈的角色意识,能够通过声音的拓展深化人物丰富的情感世界和内心世界。应当说,雨音在这些方面都不断地进行着创新式的探索。


     在我看来,雨音的叙述体作品的艺术风格至少有这样几个方面:首先,是营造环境的具有审美的立体感。我们先来说对环境的再现。这个环节的主要艺术功能是通过声音启动听众丰富的想象力,使之将原著中的文字符号和朗诵中的声音符号通过大脑信息处理转化为一种生动的形象。而雨音的处理是舒缓的、板眼有序的。听听她最近朗诵的《生命的火花——一首老歌的故事》:


      不记的是1972年还是1973年了,部队修辽西铁路时住在辽宁省一个很穷的村子。村子里没有电,冬天天又黑的早,每天晚上就只有点油灯。一天晚上我们付班长、也是连队的教歌员,在煤油灯下拿着一个歌片儿学唱一首歌,虽然他唱的还很不熟练,可优美的歌声很快就把大家吸引了。“哎,哎,什么歌啊这么好听”,“让我看看”,大家凑在煤油灯下和付班长唱了起来。唱到“年轻的航标兵用生命的火花,点燃了永不熄灭的灯光”时,所有的人都沉浸在歌声中了。一张歌片你拿过来、我拿过去都快撕破了,付班长用复写纸抄了很多份,于是一个星期内全连都荡漾在《航标兵之歌》的旋律之中。

     这是一段特殊年代的环境描写。物质的贫乏与精神的饥渴交织在一起,朗诵家以平实的语气托出“村子里没有电,冬天天又黑的早,每天晚上之际有点油灯”的环境,从而强化了那种单调和寂寞,接着,一个高挑:“哎,哎,什么歌啊这么好听”,传达出在贫瘠的精神空间里的一丝惊喜。那声音就像一道光束,冲破了山村的暗夜沉寂,如果说,没有那一声高扬的处理,那么就不可能形成环境与人物心里的立体反差。在这里,艺术家的感觉是智慧的、灵性的。

     其次,是表现人物内心世界的层次感。无论是抒情性散文,还是叙事性散文,站在文字背后的永远是人,特别是在叙事性散文中,人物的一颦一笑,都要靠艺术家的声音语言去勾勒、去描绘。但人并不是孤立的,他总是站立在宏阔的抑或是狭小的环境中,并且被这种环境营造出千姿百态的心境。作为朗诵艺术家的雨音,在借助于声音传达人物情感方面无疑是游刃有余的,其代表作《疯娘》中有一段非常细腻的文字:


       娘似乎绝望了,连那半碗饭也没吃,踉踉跄跄地出了门,却长时间站在门前不走。奶奶硬着心肠说:“你走你走,不要回头。天底下富裕家多着哩!”娘反而走拢来,一双手伸向婆婆怀里,原来,娘想抱抱我。奶奶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襁褓中的我递给了娘。娘第一次将我搂在怀里,咧开嘴笑了,笑得春风满面。

朗诵家分为三个层次来深化人物的纷乱的、模糊的而又复杂的心理,第一层次,是疯癫的绝望,读来撕心裂肺;第二个层次,是奶奶的冰冷。同样是女人的声音,然而,却是弥散着无奈的冷酷。艺术家的声音是沉郁的,从而传达了这样一种信息,与其说奶奶无情,倒不说是无奈。第三个层次是娘终于获得了重新抱抱儿子的机会,这时候,艺术家的音语是多重、多层的、多面的,疯癫中蕴含着清醒,欢悦中蕴含着酸楚,分离中蕴含着不舍。这些,作家的文字中并没有表现出来,是通过朗诵艺术家的再创作丰满起来的,听来令人潸然泪下。我以为,看一个艺术家的创造力,正在于她能够发掘出作家文字背后的东西,传达给听众更多的信息。在这方面,雨音有着自己独领风骚的创新。


    再次,是处理情与境关系的交融感。从某种意义上说,情景散文也属于叙事散文的行列,景是人在其中的景,情是因人而起的情,情景交融构成散文的文本。这种交融,写与读,读与听的艺术效果是完全不同的。要紧的是朗诵艺术家对这种交融实现了声音与情感的链接,从而减少了从文字符号到审美感受的转化环节,直抵听众的情感深处。如朗诵家对《春雨情话》的处理:

   我的心便因这一天春雨而铺满了感恩的柔情,而荡漾着绿色的涟漪,而充盈着“沾衣欲湿”的欣喜,沉浸在欲问春情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的诗绪中,生怕自己“酒醉贪睡独醒迟,一任雨声寂寞惆怅时”,辜负了这润物无声的情怀,赶忙披衣起身,独坐书房,燃一支香烟,隔着窗户,聆听雨的呼吸,雨的吟唱,雨的低语。

     轻翻书页,不要惊扰了这深情的春语。

    屏住气息,不要打断了这多情的春语。

    慢点鼠标,不要错失了这柔情的春语。

     艺术家在朗读表现人物春夜喜雨的心境时的三个排比句时,从舒缓开始,逐渐地缓慢加速,从而给人以心潮逐浪的深入感,而从“轻翻书页”开始,语流的节奏渐次地转缓,到“慢点鼠标”,艺术家柔情起伏,仿佛一股春溪,飞出山谷,流入平原,人的心境豁然开朗,回眸盼雨的那些日子,一切的一切,都化为不绝的云丝,缠绕着作者的心绪。这篇朗诵上网后,深深地打动了听众的心,一位网友跟帖说:“音美,画美,情美,美的令人沉醉。原文和朗诵,真是美的组合。”另一位网友跟帖说:“立体之美,令人流恋忘返。雨间对美的向往与追求,实在是让人敬慕不已。”我以为,是雨音用她声音创造出来的,再好的文字,没有了声音,会显得平面。再好的画面,没有了声音,也会显得苍白。像这样具有经典意义的出彩处还有很多,诸如《雪意如何知我心》、诸如《满城落絮似飞花》,都表现出雨音追求情感的丰富性,话语的贴近性和思想的空灵性的艺术探索。

      第四,是故事演绎的角色感。人物是叙事性作品的核心,作家借助于人物的思维和行为方式构成故事的框架,而人物的性格是靠他与周围自然的关系铺垫起来的,演播叙事性作品,难就难在用声音塑造人物的性格,用对话深化人物的性格,用情节的推进丰富人物的性格。这不仅是对声音运用的考验,也是对艺术家体味作品深度的考验。我最近有幸聆听了雨音演播的长篇小说节选《卫青与平阳公主》。这是两个曾经相爱着,却因为门第的差别而艰难地走进对方情感世界的历史人物。听得出来,雨音对于这段尘封千年的故事是做了充分的解析的,因此,一旦走进故事,作家笔下的人物立即活了起来,那么有生命力地站在了听众面前,如第一次遭遇激情,平阳公主多么期待获得卫青的拥抱和爱抚,卫青却因为地位的差距而只能欲进不能,欲罢不忍,进退维谷,两人之间有一段缠绕心绪的对话:


      “启禀公主千岁,卫青回来了。”卫青的声音是矜持的,小心谨慎的。

      “谁要你说这些呢?”公主嗔怪的目光掠过卫青的额头:“瘦了!也黑了。

    朗诵家的声音温柔、体贴,春水涣涣。面对这样一个英俊潇洒的男人,公主被压抑了许久的爱的情潮终于喷涌而出,情之所至地冲上前去拥抱卫青,忘情地低语:“青!我要你……我……”雨音在这里充分运用气息,那短促的略带喘息的运气,把女主人公对爱情的渴望,对自己所心爱的男人的炽热情怀表现得淋漓尽致。然而,卫青却在潮水面前退却了,这使得平阳公主很失望:

   公主说着说着,肩膀就剧烈地抽动,她说不清楚,为什么这些锁在情感堤坝经年的委屈忽然地就汇成了心潮语浪,直朝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奔来了:“你知道,我虽贵为公主,可我也是一个女人啊!”


     这时候,朗诵家恰到好处地运用倾诉的语流和喉头的颤动,尽情地宣泄一个女人寂寞、痛苦、期待、绝望的心绪,听来令人心灵感荡,而平阳公主高傲、矜持、寂寞、脆弱的性格特征被艺术家的声音呼之而出。及至公主理解了卫青的艰难选择,心潮退回沙滩的时候,那说话的语气同样是温柔的,然而,却渗入了哀怨、艾怨、嗔怨等多重成分,一句“你呀!叫我怎么说呢?”那声音是柔柔的,那情感是缠绵的。接着,朗诵家以叙述的语境描绘了公主用葱管一样纤细的手指点着卫青的额头,梳理卫青头发的情景,至此,一对恋人细腻的、复杂的情感获得了形神毕肖的再现。如闻其声,如临其境地审美效应让受众心波难平,遐思万缕。演播结束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仍然沉浸在艺术家营造的温馨氛围中而不能自拔。这就是朗诵艺术魅力的动人之处,动情之处,动心之处、动魂之处。


     第五、是情节推进的节奏感。从某种意义上说,朗诵叙事体作品就是讲故事。能不能通过声音的转换让受众感受到情节的起伏跌宕,故事的峰回路转,都是很高很难的要求。雨音在这方面是颇具功力的。《疯娘》中的几个小节的处理都达到了很好的艺术水平,获得了专家和广大受众的高度评价。而对于《卫青与平阳公主》情节推进的处理,也是从容不迫而又起伏有度的,使得原著的线条清晰地延展在艺术家朗诵的声音世界里。


     雨音叙事体作品朗诵的艺术特色是多方面的,还要经过理论的梳理和深入的发掘。这里,只是做了些粗浅的分析,不一定对,谈出来与朗诵界的行家讨论,与广大受众分享。我这样说,并不意味着她的朗诵完美无缺。世界上没有毫无缺点的艺术家,如雨音在文字环节的转换中,有时候因为把握不准而出现忧郁彷徨的状态,从而影响了作品的流畅无碍。所幸雨音不是一个讳疾忌医的人,她总是不断地在艺术的道路上探索和跋涉,在她前面展示的,一定是辉煌的艺术顶点,期待她飞出更高的高度,奉献给网民更多精彩的作品。

              

(本文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理事、陕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咸阳市作家协会主席、市楹联家协会主席。出版有《烛影墨影》等三部文化散文集、学术专著《秦始皇与秦都咸阳》、长篇小说《往事如歌》等。作品入选《海峡两岸学者传统文化与现代化论文集》、《百年陕西文艺经典》、《西部散文百家》、《五月:中国的震颤之诗》、《国殇 民魂》,中央电视台抗震救灾电视诗歌散文专辑等。)

评论
   2013/9/4 0:00:00  
这么多年了,网络朗诵发展的红红火火,可还是很少有专家评论家关注网络朗诵,也许我们的声音还不足以叫他们放下身段来静听。 难得杨老师这么专业的评论家一直支持和鼓励着,也是我学习的过程。 我也期盼更多的人来为网络朗诵鼓与呼! 渴望有一天朗诵能和其他艺术形式一起成为更多的人们在休闲娱乐时的一种选择。
请您将字数限制在 300 以内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验证码
雨音朗诵艺术鉴赏 创建于 2013/9/8 2:46:00
文章列表

« 1 »

其他信息

书名:
雨音朗诵艺术鉴赏
作者:
杨焕亭
评分:
10.0
投票数:
0
阅读量:
61712
简介:
“希望大家都来聆听朗诵,研究朗诵,解读朗诵,不仅仅研究一个朗诵家,还要研究如何构建朗诵理论体系,打造具有网络特色的朗诵理论。”---------杨焕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咸阳市作家协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