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

这年春节,青山市有两条消息成了老百姓走亲串户、街谈巷议的焦点。

    一个是市长自掏腰包买面、买米,看望了下边城镇里的几户下岗职工,并且提着亲手拌好的饺子馅儿,在大年夜和敬老院那些不能回家的老人们一起吃了饺子。

而这一切,都是在悄无声息里进行的。报纸、电视台里那些鼻子灵敏的记者们,也只在第二天才听到了消息。他们虽然及时采访了那几户下岗职工和敬老院,但是在回头采访市长时,他们的行为却被马上制止了。

市长对他们说:“关心群众、爱护群众是市长的义务,我这样做只是尽了自己应尽的义务,因此一个字也不要报道,这是命令。”市长还说:“如果尽了自己的义务也值得报道,那么,新年不休息在医院护理病人的医护工作人员、在寒风中值勤的交警、在车间里生产的职工、还有你们,是否更应该受到表扬和称颂呀?

这是这座城市三十几年来,从没有出现过的事儿,从没有听到过的市长的声音。所以,就理所当然地成了百姓们私下议政的焦点。

另一则消息是,就在李市长在敬老院里和老人们共度除夕的时候,有个小偷光顾了她住的招待所,并且偷了她住的房间。

确切地说,小偷偷了两个人的房间,一个是市长的,另一个是市长的同事——常务副市长的。他们两个人的房间都在二层,而且紧挨着。

    市政府招待所里,每个市领导都有自己的房间,那是为了方便领导们会见身份特殊的客人而准备的,同时也是他们就近休息的场所。每套房子分里外两间,外面是客厅,里面是卧室。其实,这些房间虽然名义上归各个市府领导使用,一般情况下都是空着的,因为,大部分市府领导的家都在本市,不在本市的也拖家带口,住在政府准备的房子里,所以,常住的也就李想一个人。

小偷是本市人,男,十七岁,无业。家里就一个母亲,靠给人打零工维持生活。小偷性情比较散漫,有时候打点零工挣个饭钱,有时候靠这儿捞一把、那儿摸一下过日子,光景弄得零零落落、狼狼狈狈。钱实在不够花了,就向母亲要,母亲多少给他点,他也不说什么。小偷上有一个姐姐,结了婚,在市里一个宾馆当服务员,日子过得也是紧紧巴巴。

    小偷是骑自行车闲逛经过那里,见招待所里一片漆黑,陡然想进去找点好玩的东西,才做的案。具体要偷什么,当时他自己也不清楚。他不知道里面住着市长,也不知道里面都有些什么东西,只是因为偶尔的一个念头,才成了青山市第一位敢偷市长的“著名人物”,纯是运气碰上的那种。

 

小偷先到了李想的房间。因为不敢开灯,只能借着外面路灯投射过来的依稀光影乱摸一阵。没曾想这一摸,就在没上锁的抽屉里摸出了2000块钱。这可让他发了大财,他从小到大,从没有一次拿过这么多钱的。小偷打算先给他妈1000,再给姐的孩子100,留下的自己慢慢花。他很紧张也很激动,就又找,找了半天,再没有找出一块钱来。他又有些不甘心,想既然来了,干脆再找一个房间,反正没有人,若再能找出2000块钱,那么今年春节,他就可以当一回真真切切的富翁了,母亲的心情也会宽松好一阵子。

这样,他又到了第二个房间,也就是常务副市长空着的那间房子里。

小偷在常务副市长的房间里,开始摸了半天,里里外外就摸出些十块八块的零票,加起来还不到几十元钱。他很有些气恼,坐在套间的床上顺手拿起床头的枕头狠狠甩了两下,这一甩不要紧,就感觉枕头里好像有东西。小偷摸摸觉得像钱,就用力撕开了枕头,里面竟然有好几叠百元面值的人民币。他是又高兴又慌乱,数了数,也没有能够数清,但估计有好几万块。他想这次是进了藏宝洞了,来一次不易,就再找找吧,有多少就拿多少,反正都是拿。如果有更多的,那他明天可就是不一般的人了。他又找开了,果然在床褥子的下面又发现了几十叠钱。可是,等这么多的钱一下子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小偷反而害怕了,觉着心跳得厉害,有点想蹦出来的样子。他没有胆量再数了,他也不敢再找了,唯一的念头就是拿了钱快走,赶快离开这鬼地方。很快,小偷又犯愁了,这么多的钱怎么拿呢,用衣服包着肯定不行,大街上那么多的巡警和联防队员,万一被发现了,那可就真的吃不了兜着走了。他想还是找个包的好,可是常务副市长的房间里没有,他就想起了李想的房间里有个包,就又潜回了李想的房间。

    等小偷重回到常务副市长的房间装好钱准备离开时,李想回来了。

李想并不知道小偷在常务副市长的房间里。她进来后首先发现门没有锁,接着发现窗子被打开了,房子里的东西被人动过,包也不见了,便立刻打了110,不到5分钟,警察便包围了市政府招待所。接着,警察便在常务副市长的房间里搜出了小偷。

小偷没有被带回警察局就招供了。

小偷说他是从大门进去的。他进招待所的大门时,两个值班的保安正在传达室里边喝酒边看电视里的春节晚会。小偷进来之后直接上了二楼,因为一楼目标太明显,还有值班服务员。

因为平时客人就不多,各位领导房间的钥匙又都在各自的领导手里,虽说招待所里还有备用的,除非领导让打扫房间,或者忘记了带让他们开门时,服务员们才有机会使用,这是纪律。所以,大年夜大部分工作人员都回家了,留下两个值班的,也在值班房间里看电视。

小偷上了二楼,拧了一圈房间的门,门都锁着。他只好蹑手蹑脚地又下来,绕到后边,攀着窗台上到二楼,推开了李想的窗子。而后顺着李想和常务副市长窗子外的墙沿和空调,又进了常务副市长的房间。警察询问了看门的保安和值班服务员,情况属实。那个时间他们的确是在看电视。他们想招待所里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住的人就一个市长,又是除夕,加上以前从没有出过事,因此,就没有往别处想,完全放下了心玩。

市政府招待所是紧挨着市政府又独立在市府之外的一座建筑,警察们围着招待所看了一遍,觉得是个人都能很容易地进到房间里。招待所就一栋三层的楼房,还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建的灰砖墙、红瓦顶的那种。一楼的窗户离地面仅一米高,窗台向外伸展的宽度约有二十公分,窗户高约七十公分,就是十一二岁的孩子,努努力也是能够攀上去的。从一楼窗子的上沿到二楼的窗台之间,有三、四十公分的距离,它们中间有一溜约十公分高、三公分宽的灰砖带。要命的是所有窗子的左边或右边,还装有空调,这等于给小偷行窃提供了现成的梯子。李想因为常住这里,经常开窗换空气,再说是在市府招待所里,所以,也没有养成给窗子上锁的习惯。

    警察问小偷偷了多少钱,小偷现在还不知道他偷的是两位市长。小偷显得很惊慌、很害怕,他说入室偷窃这是第一次,而且从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也就不记得了。只说在第一个房间摸了半天摸到了2000块钱,第二个房间具体有多少钱他确实不知道,只知道很多很多。为什么那2000块钱他记得清,是因为他第一次拿那么多的钱,激动地查了好几遍。

市长被偷的消息,是与李想自己掏钱买饺子馅去敬老院,并在那里度过了除夕之夜的消息同时上市的。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但是,今年的青山市却是好事、坏事,几乎是以同样的速度、在同样的范围内传了开去。

 

按照工作程序,李想和副市长要到公安局认领失物的。考虑到他们是市领导,公安局决定第二天上午去市府例行公事。李想坚决不同意,理由很简单,他们是公民,公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所以,关于丢失物品数量的认证地点,也就还选在了公安局。

警察先问的李想。李想的回答很利索,丢失的钱物就2000块钱和一个咖啡色的皮包。办公桌的抽碟里还有三万元的存折,那是她所有的存款,锁着,小偷没有动。警察把钱还给了李想,便结束了这个案子。

李想临出公安局前认真地对审查此案的警察说:“听说小偷是个十七岁的孩子,而且首次,在执法的时候是否应该考虑考虑他的未来成长等因素。这只是个建议,不是命令,我也无权命令。”

警察说:“放心吧市长,我们会考虑您的建议的。”

但是,常务副市长却没有能够领回他被偷的钱财。这不能说常务副市长的态度不坚决,理由不充分,他说话很爽快,一口咬定十万。理由也很充分,说这是一个开公司的朋友早就放在他那里的,而且还打了借条的。他还解释说:“因为儿子年后要结婚,准备买套房子搬出去住,家里没有钱才向那位朋友借的,有几个月了,因为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子,也就还放在了招待所。”他不知道小偷在他房间里到底偷了多少,也不知道小偷已经交代在枕头里发现了第一笔钱,因此,态度才是这样的。警察让他再想想,他便耍起常务副市长的架势来:“你们这是干什么,是审问犯人吗?你们是目无领导,你们应该把精力用在对付小偷上,及早解决问题,把社会治安搞好。”并且要求问他的警察立即把他们的局长叫来。负责此项任务的警察没有叫局长,只是委婉地说道:“对不起常务副市长,我们暂时不能把东西还给您,这是我们的职责,也是我们局长的职责。我们是执法者,给了您担不起这个责,更不能有效地惩戒犯罪嫌疑人,您是领导,比我们水平高,是这个理吧。”随后就下了送客令。

常务副市长没有要回小偷偷盗的钱,吃了软钉子,倒不好再明里说什么,毕竟他的心有些虚,忘了在招待所到底放了多少钱。巧合的是,他前脚出公安局的门,紧跟着市委书记就把公安局长批评了一顿。书记的口气很有些严厉:“怎么搞的?小偷都偷到市长们头上了,你这个局长是怎么当的?传出去影响多不好。这不仅影响了两位市长的工作情绪,影响了你局长的形象,也影响了青山市的投资环境。”末了要求他严厉追查小偷的来历,把小偷偷的东西尽快还给市长们,赶快平息事端,以免这种影响的恶果再扩大。公安局长嘴上答应着“是,是,是”,心里却念叨:“这不过是个普通的案件,公然抢劫、杀人、放火的案子,节前有好几起,也没有见过你书记有如此凶的态度。”

    公安局长五十多岁,个子不高,结结实实的身子上顶了个谢了一半顶的冬瓜脑袋。他毕竟也是市委常委,也是在政治生活的风浪中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人,加上职业习惯,立刻警惕起来。其实,早在警察准备归还两位市长丢失的钱财前,他就嘱咐贴心的警察到时候要认真观察观察他们的表现,要做到有礼、有节,不动声色,现在因为小偷偷出的腐败分子,已经不是一个两个的问题了。结果,反馈回来的信息,李市长的表现让他很振奋,而常务副市长却让他有了更高的警惕性,只是没有想到市委书记也掺乎进来了。

 

经警察查明,小偷在常务副市长的床褥子下搜出了十万元,在枕头里摸出了五万元。就说前面那十万元是借朋友的,可枕头里的五万元呢?五万元不要说对于市长这样的工薪阶层,就是对于家产百万的老板,也不是个随意可以忘记的数字,常务副市长怎么就轻易地给忘了呢?一个最可信的理由,就是他的钱太多了。五万元对他来说,就象一百块钱少了一块钱甚至五毛钱那样的份量。但是,如果他有那么多的钱,为什么还要向朋友借呢?难道是假象?公安局长就把他的想法和市纪检委书记说了,纪检委书记沉默了好一会儿,挠了一下毛发黑明的头皮,沉静地对公安局长说:“我建议你把钱还给常务副市长。”公安局长细细看了一眼纪检委书记,忽然手一拍桌:“哎呀,老伙计,你说的有理,让书记放心,让领导们过个好年。”于是,公安局长便一脸歉意地把十万元钱,亲自送到了副市长的家里。

农历正月初七,常务副市长接到了省委的通知,去省委党校学习两个月。常务副市长不放心,仔细一打听,全省各地市都要去人的,是正常的政治思想理论教育学习,大多数学员是正市长一级的,副市长只是个别。他不仅不再多想,而且高高兴兴按规定时间报道去了。

常务副市长下午到了省委党校,报过到,给家里回了平安,晚上,就被请进了省纪检委。

事情没有两天便有了结果,常务副市长一见省纪检委的领导和省检察院的同志,马上现出了一副坦白从宽的嘴脸,很快交待了他受贿五百万元的事实。这些钱都是他在欧文教书的那个县当县委书记时做下的案,其他的只字未提。虽然,检查官们仍有怀疑,但一时也只能这样。

这件事没有让中央有多大震动,只是惊动了省委省政府,当然,消息到了青山市,那就等同七、八级的地震。地震固然是地震,只能让老百姓获得嘴上一时的畅快,他们不会让它在心中停留长久的。因为这样的事情,报上网上,几乎天天有,不过是贪多贪少的问题。因此,老百姓们在田间街头、茶余饭后,获取了嘴上的快意之后,很快就把它给遗忘了。

评论
请您将字数限制在 300 以内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验证码
情人刺 创建于 2012/4/9 18:30:03
文章列表

其他信息

书名:
情人刺
作者:
王顺田
评分:
7.5
投票数:
0
阅读量:
26395
简介:
一个端庄美丽、气质高雅的女市长,一个年逾不惑、老成持重的中学教师,阔别20年后在一次短训班上相遇,他们疯狂地相爱了,演绎了一段让人感受到神圣的爱情,可是他们却逃脱不了世俗的眼光,面对发现地下恋情的敲诈者他们怎样用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做赌注?又是如何回归到正常的感情轨道上?请听惠天听书制作的有声小说《情人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