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

谁说男人女人之间的爱只有唯一的,才是幸福和高尚的?欧文胸中已经藏了两个“家”,已经深深体会到了奔波于两个“家”之间的无言乐趣。而奔波于两个“家”之间,并没有使他有劳累的感觉,反而使他的精神旺盛、身体强壮、胸中更有男子汉的感觉了。

欧文的情感已经向李想那边倾斜了,他感觉得到。有几次李想晚上想他,他即便已经睡下,也要一轱辘起来,想尽办法急急忙忙赶过去。偶尔事情过后,他回想回想自己的作为,又自责不已,他对自己说,欧文你何时对白青这样过,你真是自私疯狂,得克制点了,不然会出事的。然而,李想一叫他,他又一如既往了。即便这样,欧文的心目中,仍能感觉得到两个家的不一样。他的大脑中清清楚楚,只有白青在的那个家,才是真正的家,白青才是他的妻子,而李想,却只能是有妻子成分的情人或恋人。不过,现在的欧文在这上面已经有了很高的修为,他已经能够做到和白青做爱时不想李想,和李想做爱时不想白青了。他就像一个接力赛的运动员,在李想与白青的床地之间穿梭、奔跑,品尝着不同爱河里流淌着的不同滋味的忘忧水。他觉得自己比电视剧中的那些皇帝,活得幸福快乐多了。

欧文也想过和李想的前景,心里却如他自己所说,不想离婚再结婚。他想把这种三角的爱的关系保持下去,保持到地老天荒,保持到海枯石烂。他已不是相信幻想的年龄,社会既然规定了人们必须一夫一妻制,他也只能这样。说心里话,他不想看到李想重组家庭的结果出现,除非嫁给他。

在充分品尝了李想的爱情和有钱的快乐之后,他就觉得来青山市来得值,就觉着自己以前的生活有些浪费,就为自己刚来那半个月,还觉得城市不如县城好、还有想回去的念头,感到脸红。

在市教育局工作了两个月,欧文觉得自己的外在形象,正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

他第一个感到自己发生了变化的是衣着。

在县城时,觉得还说得过去甚至还有些自信的服装,现在穿在身上已经有些羞涩,有些不合时宜的土气。虽说欧文在机关呆的时间不长,可他从好心的同事们身上,不仅懂得了领带该怎么打,选什么样颜色的搭配好看;衣服该怎么穿,穿什么样式的合体,更能凸显个性。也明白了在不同的场合,应该穿什么样的服装、鞋和袜子。这些,在县城时是从没有注意过的。

第二个就是,他的身上有了一些公共场合应该注意的礼仪和习惯。比如,和上级领导一同乘车时,他应该坐在车里的什么位置;开会时如何根据不同的身份,安排不同的座位。工作或公共活动场所,不能吃大蒜,不能随便脱鞋;庄重的场合该是怎样的站姿、坐势,等等。

李想有时候也说他,不过李想的说,有时会让他生气,会让他有不好的脸色;所以,一般情况下,李想不说他,偶尔说一句,也是和风细雨的。她在极力把自己装扮得像一个贤妻良母,而不是人口近千万大市的市长。这已经和他们二十年后初次邂逅的情形,大为不同。所以,有人说,性爱是灵魂的天使,他可以让丑陋的人容颜美丽,可以让美丽的人动人,还可以让坚强的人软弱,软弱的人成为战士,甚至,它可以改变一个人人生的轨迹。生活中,的确存在这样的现象。

时光的碎片,在欧文梦一样的生活中,一点点飘走,以致于一天早晨,欧文睁开眼睛,忽然听到了鸟的叫声,才发现榆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累累垂垂地挂满了枝头。他感到,今年的春天分外的生动。

随着天气越来越暖和,李想给他的那套名牌西服,穿在身上已经有些厌烦了。看来,再值钱的东西,也只在人需要它的场合和环境里,才能体现出它的价值。钻石是很珍贵,但它对于饥肠辘辘的求食者,可能还没有一块烤红薯那样令人垂涎。的确,李想给的衣服再好,也不能总穿呀,因此,第二个月工资发下来,欧文仅给了白青200元钱,自己留了几百块,剩下的便都买了衣服,他想在衣服上首先来个脱胎换骨。这是他成家以来,第一次这么做。他一个一个柜台地看,商场里琳琅满目的商品,很是让他赏心悦目,眼界也大为开阔。这是他第二次感到,逛商场也是一件可以愉悦心性的活动了,他叹道,怪不得它能成为女人们永不衰老的嗜好。

其实,欧文还有个不易觉察的变化,那就是在对待下边来人的态度上。对市教育局直接、间接所辖市里、县里各单位来教育局办事的工作人员,开始是人家一来局里,欧文又是倒水,又是让座的,个别的还留吃饭,很是热情,像在县里时的习惯一样。结果来局里找他办事儿的或是下面来市里不找他办事儿的,总要到他那儿聊上几句,弄得他很有些忙乱,因为他还有本职工作要做。但是欧文并没有因此感到心烦,反而觉着这是一种不可言传的快乐。

欧文认为人家找你是看得起你,是心里有你。局里个别的好心人就劝他不要这样,否则,麻烦事会越来越多。对待下边的同志,要像个领导的样子,不然,他们会不尊敬您。劝得多了,他慢慢就听进了些,学会了一些做领导的动作架式,慢慢便有了领导的“自尊”来。后来看到别人遇到这样的情况,多是摆着一副公事公办、脸笑心不笑的架式,就觉得“好心人”提醒的有道理,就觉得自己那样做很有些不合群,很有些想和群众打成一片、突出个人的嫌疑,就渐渐地学会了用领导的口气问话,用四平八稳的步子走路。而不是像往常,人家一来就急着帮助解决问题,有种唯恐服务不周、误了人家什么的心态。渐渐还有了人家是求自己办事、而不是自己求人家、拿点架子也是应该的心态。

不知不觉中,欧文回到县城,见了熟人,也有了两类人的感觉。有时候,原来的朋友、同事见他回来,想约他出来吃个饭、说会儿话,即便有时间,他都有些不情愿了。好的是他原来为人不错,好的是他还能不自觉地把真诚的笑挂在脸上,说话仍旧谦和,才没有惹出一些不利于他的闲言碎语。

欧文精神上有了变化,跟着白青也有了变化,面色比以前好看了,衣着穿戴也越来越讲究,越来越会穿,生活、工作比以前也显示出许多的轻快来。

 

李想怀孕了。

那是清明节过后的一天晚上,欧文正在市教育局给他安排的临时住所——局招待所里看书。没事儿的时候,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躺在床上静静地看书,这不仅是欧文最喜欢的生活方式,也成了他一种消磨时光的享受。

10点多钟,李想直接拨通了他的电话,而不是像往常一样发短信。

“欧文,你在干什么?”声音有气无力的,像一个受了痛苦的折磨等待亲人垂怜的小姑娘。

欧文淡淡地说:“看书。”

李想就说:“你能过来一趟吗?”还是有气无力的。

欧文忙起来身,问:“怎么了?”

李想说:“我难受。”

欧文有些为难,因为李想不止一次这样喊“狼来了”,就说:“太晚了。”

李想便在电话那边乞求起来:“你过来嘛!”

欧文仍有些不情愿:“这么远,有出租车吗?”

李想说:“我在蓝诗别墅。”

欧文说了句:“你不要命了?”然而,他还是去了。

 

蓝诗别墅的门卫看得挺严的,因为里面的住户,大多不光是本市有头有脸的有钱人,而且还住着市长。住户们的面孔他们差不多都认识,没有到过小区的陌生面孔,是很难进去的。欧文就不同了,不仅来过几次,有几次还是和市长一块进去的,因此,欧文得以一路畅通无阻。

李想是穿着睡衣开的门。欧文进来关上门还没有站稳,李想就像往常一样,笑嘻嘻地扑在了他身上,双臂抱住了他的头,把嘴贴了上去。欧文腾出半个嘴来嘟哝道:“夏姐呢?”

李想松开嘴:“笨,回去了。明天过来。”

欧文边亲嘴边把李想推往客厅的沙发上,急声急气地说:“我看你是真不要‘命’了,这么晚还叫我过来,让人发现了怎么办?”

李想看着他,像个孩子,一边傻傻地笑,一边娇声娇气地说:“想你呗,傻瓜!”

欧文就坐在了沙发上,李想顺势躺在了他的身上。他一只手伸进李想的睡衣,扶摸着她的肚子,一手摸着她的头发和脸,说:“我还以为你真的怎么了。”

李想望着天花板,眼睛里就闪动出寻求帮助的光来:“我好像怀孕了。”

欧文一听,手不动了,眼倏然睁大了一倍,看着李想,急切地问:“是真的?”

李想顽皮地点点头:“嗯,应该是真的。”

欧文将信将疑:“不会吧?”

李想仍然很平静:“今天拿试纸试了,呈阳性。”

欧文紧张了:“那怎么办?”

李想说:“怎么办,做了他。”语气很坚定,也很轻松。

欧文沉默了一会儿,喃喃道:“那可太痛苦了。”

李想用手拍拍欧文的脸:“我受苦不要紧。不用紧张,以后我会小心的。至于这个事,回来吃点药就行了。”她用手摸摸自己的肚子,接着说,“你看你,好像是个处男,这点小事情就变成了这样,若是事情再大点那还不变了形。”

欧文还是现出一副痛苦的表情:“李想,我对不起你,真的对不起你!”

李想的头又枕上欧文的腿,右手放在自己光洁、饱满的前额上,眼睛里掠过一丝的忧伤:“欧文,你想要这个孩子吗?”很突然,却也很温暖。

欧文不加思索地说:“我还没有想。”

李想幽幽地说道:“我真想有一个咱们的孩子。欧文,这才是我感到痛苦的。你懂吗?一个没有母亲的孩子是孤苦的,而一个没有孩子的女人是孤单的、不完整的。”

欧文就低下了头,看着李想:“要不这个孩子要了吧,咱们要得起。”

李想暂时没有回答,她的情绪已经被无法言说的无奈代替了。停了几分钟,才叹了口气:“不行啊!要是个普通市民,我就可以大大方方地去医院,就可以请上半年一年的假,把孩子生下来。但是我却不能,连昨天买试纸,都是偷偷摸摸开车到外地去买的,而且还化装了一番。”

欧文就觉着自己的心里如吃多了大蒜一样难受,不仅叹了声:“委曲你了!”

李想的脸就侧到他的怀里嘤嘤哭了,哭了一阵才说:“欧文,要是我们能结婚多好。”

欧文长出一口气:“我也想,可是不成啊。”

李想仰起脸问他:“我要是非和你结婚呢?”

欧文想了想,说:“那我们只有不声不响地远走高飞,自谋生路。而且很长一段时间,我得不去想白青怎样为寻找我、一副整日痛不欲生的样子;还得忘掉由此给孩子的成长带来的负面影响和家庭可能出现的支离破碎的情景。你呢,也要忘掉往日的辉煌,放弃对仕途的热望,从一介平民开始新的生活。这些,我们能做得到吗?”

李想望着天花板,没有回答他。他们在沙发上倚着坐着,欧文的手依然温情脉脉,摸着李想的脸和身体,而欲火却没有了丁点的亮光。

“你这样做会不会有事儿?听说女人这样的年龄,流产是很危险的!”欧文又突然说。

“孩子真的没有办法偷生下来?”欧文像是问李想,又像是自言自语,很天真。

“不能啊,不能。”李想的眼睛里又含满了泪水,“那样我会失去你的,也会失去我们今天的生活。欧文,我们结婚吧!”

“不行。”

“为什么?”

……

“快12点了,我该走了,时间太晚了不好。”欧文沉重地说。

李想求道:“你别走好吗?我不说结婚了,我一个人害怕。”

欧文脸变得轻松了些:“你傻孩子了不是?不走行吗?你以为我不想住在这儿吗?我住到这儿,你就不怕明天大街小巷里有了咱们的故事?”

李想懒散地抬起身:“好吧。”到门口又说:“再抱我一下。”

欧文重重地抱了一下她,吻了一下她的脸,去了。

评论
请您将字数限制在 300 以内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验证码
情人刺 创建于 2012/4/9 18:31:14
文章列表

其他信息

书名:
情人刺
作者:
王顺田
评分:
7.5
投票数:
0
阅读量:
25918
简介:
一个端庄美丽、气质高雅的女市长,一个年逾不惑、老成持重的中学教师,阔别20年后在一次短训班上相遇,他们疯狂地相爱了,演绎了一段让人感受到神圣的爱情,可是他们却逃脱不了世俗的眼光,面对发现地下恋情的敲诈者他们怎样用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做赌注?又是如何回归到正常的感情轨道上?请听惠天听书制作的有声小说《情人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