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

李想却因为此事再次声名鹊起。

一个市长,住所现金仅两千元,存款也不过三万,这对于一般老百姓来说,也是难以想象的。因此,青山市的街头巷尾很快有了清官市长李想的传言。个别以哲人或专家自居、又手眼通天的知识分子,却暗地里对好事的媒体人物摇头晃脑:要么,她是个真正的清官,要么,就是个很善于伪装的政客,或者非常高明的利益攫取者。驻青山市的省电视台的记者们,为此专门采访了李想。

李想面带平和的笑,很从容,很配合。她没有作什么解释,只是从住处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个小本本,递给记者:“我这儿有一本到青山市后支出的财务清单,请你们过目!不过我有一个要求,你们可以调查,可以采访,但是,希望不要见报。”

那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牛皮纸封面的小本本,本上记录了她这一年多工资的收入,以及少到几十、多到上百元成千元钱的支出情况,包括给欧文的那五百元。当然,名字写的不是欧文,而只是注明了同学而已。

    记者按照本子上的名单,随机调查了几个给过钱的对象,事实的确如上所说——这些对象多是家里有困难的朋友、熟人、同事。他们要么是家里学生上学的学费遇到了困难,要么是看病临时缺了医药费,要么是市长为了看望谁,买了他们用的生活必需品,零零碎碎,五花八门。调查过之后,记者又采访了李想,她这次没有谦虚,态度很是认真:“一个共产党的干部也是人,也有情感,有私人交往。至于说资助的那些钱,不要说她是一个共产党的干部,就是多数善良、正直的群众,也是能够做到的,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这就像相互帮助的左邻右舍、亲戚、同学。”她的这种朴实无华的做派,让记者们不仅耳目一新,而且深受感动。记者们并没有听从李想的话,他们在省报上发表了详尽的采访报道,还上了电视。一时省内轰动,省委经过调查很快发出文件,要求全省干部认真学习李想的这种忠诚党的事业、默默奉献、廉洁为人的精神。

 

农历正月中旬,市教育局的调令下来。欧文走马上任,由副科提成正科,到市教育局任局长助理去了。

临走时,王校长对欧文说:“反正市里不给我们发工资,这儿你的工资表还造着,留半年时间,不拿奖金补助就是了,基本工资就那么几百元,到时间叫白青去领就是了。不过,我这可不是巴结你。”态度很是诚恳。

欧文有些为难:“不在这里工作还领工资,不合适吧。”

王校长声音提高了半度:“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咱们县上正读初中、读高中的学生就拿工资的人少吗?少说也有几十个。说实话,我是怕你到那里不顺心了还想回来,是留条后路。城市里的人眼高着呢。”

欧文很是感动,感动得眼圈都有些红了。

王校长又问“白青什么时候去?”

    欧文回答:“本来这学期就可以解决的,但是白青学历低,是大专,年龄又偏大,在市里只能教小学,白青不愿意,说等等再说。”

 

欧文到市教育局一上班,才知道他在学校做的那点行政工作是小儿科了。

在学校时,老师每天上课下课,尽管每天都有新东西教给学生,但行为很单纯,时间也安排得很紧凑。没有了太多的空闲时间,也就少了相互磨擦的机会。也正因为大家平日里各自都把线绷得紧紧张张的,所以,见面问候,说说话,聊聊天,就自然成了快乐的事情。欧文的行政工作虽说是抓教学,也无非是偶尔听听课,查查教案,看一下教学进度,研讨一下教学的方法。学生们忙着升学,很少有不自觉的。现在好了,是纯粹的行政工作,有时仅仅为盖一枚章,在他觉得是很小的事情,就得研究来研究去,一个一个地去做工作,弄上一晌、一天、两天,累得精疲力尽,心里还落个空荡荡的,感觉没做什么事情。

欧文在市教育局的主要职责之一,是协调好局长和下属的关系,协助局长处理一些事情。因此,这就要求他,既要让下边领会局长的意图,还需要让局长懂得下面的苦衷。只是没有规律,有时忙起来,团团转,连饭都忘了吃;而有时却一整天喝水、看报,没有事情做,无聊得要命。

市教育局和学校有一个明显的不同处,上班是上班,下班是下班,整齐划一。上班亲亲热热,下了班各自作鸟兽散,没有人会理你一个人怎么吃饭、睡觉。而在学校时,下课上课,除了放学一个时间,只要不是中午,一般都要有空闲时间聊上一会儿再回家。这使欧文感受到了城市人相互之间的冷漠。在学校时,对一些工作或生活中的琐事,大家通常是不太在意的,相互之间往往忍忍就过去了。这里不行,他感到人特不讲情面,哪怕是机关的党员干部,为一点小事,就有可能纠缠不休。他认为这儿缺少他们学校“温良恭俭让”的风范。倒是局里的同志,规规矩矩地穿戴,很注意个人的卫生行为,谁也不用谁的茶杯、毛巾的习惯,令他赞赏。

因为是新工作、新环境,忙,欧文来市里上班一个月也没有和李想联系过,也只回过一次家。

白青就有些不满意:“离家这么近,又歇星期,就那么忙,这么久才回来一次?”

欧文只好耐心解释:“我不是不想回来,第一个星期在外地,第二个星期去同事家做客,一个红事,一个白事。我总不能星期五来,星期六再去。第三个星期天去看病人,这个星期还有事呢,我推了。要不是城市工资高,我才不稀罕去那里呢。哎!还是赶紧把你调去吧,你调去了,我们不就能够天天见面了,我吃饭也不用像流浪人了。”

    白青就闭了嘴,反而心疼起丈夫的身体来。她自责道:“欧文好不容易回了家,再让他不开心,确实不应该。”

 

李想和欧文也没有联系过。

 

自从小偷偷了招待所,又连带查出了常务副市长的受贿问题,李想提议在市府招待所里所有有房间的领导,统统搬出招待所。因为,领导们除了她单身、在本市没有房子外,其他的领导在本市都有自己的房子。她说有房子再占招待所的,是搞特权,是浪费资源,有损政府形象。领导腾出房间后,招待所进行整顿整修,然后对外开放,实行收费创收,该公出的公出,该私出的私出。同时她自己也要求搬出去,自费在外租房住。她前面的建议在市府领导班子成员会上获得了通过,后一项要求却被修改。她是市长,要代表市里的面子,不能她想自己租什么房就租什么房。租什么样式的房、在什么地方租,得由市政府集体成员决定。尽管这样,她还是提出了自己的主张:市府替她租房可以,第一不能太贵,因为就她一个人住;第二面积要适中;第三房租费个人掏一半,否则她有权不去住,作为一个公务员也不能搞特殊化。领导们经过协商,最后达成协议,房子租在一个连体别墅区,上下二层,一百二十平米。房租她出三分之一,其他的包括水电,都有市政府承担,这已经是开了先河了。放眼中国的城市,有几个市长是自己租房子住的。况且按她的工资,就是当地物价再低,租这样一套房子每月也得近千元。同时,市府为了照顾她的生活,决定给她配一个保姆,这项决定被李想否决了。她说不需要保姆。结果还是协商解决,保姆她来找,工资政府一半、她一半,月薪500元,吃、住的费用,由她安排。这在当地,保姆的待遇已属很优厚的了。

    意见一致之后,市政府开始找房。很快,市政府便把市长的住房锁定在了蓝诗别墅。结果又出现了变化,那位开发这片别墅区的企业家,不知从哪儿得到了消息,知道李市长要在蓝诗别墅住,就给政府领导传话:市长住哪套房子都行,就是不要钱。开发商说,作为一个市长,连房子都得租,有这样的好市长这是他这个做市民的荣幸;否则,他就联系其他开发商,政府租到哪儿,他们就买到哪儿。政府最后同意了这位企业家的意见,但是保姆的钱李想要求必须她一个人出。

   李想请的保姆是那位偷过她钱的小偷的母亲。小偷因为年龄小,又是初犯,加上没有造成什么危害,拘留了十五天,经过一定的法律程序,便回了家。

    李想根据警察记下的地址,找到了小偷的家。

小偷的母亲听说市长要聘她作保姆,就红了眼圈。但是,李想对她提出了严格的要求,第一条就是不能在外人面前炫耀,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保姆自动离开。

欧文是在阴历二月上旬的最后一天,知道这些的。那天早晨欧文睁开眼睛一开机,就收到了李想的短信。

李想:“来教育局上班了吗?”

欧文:“已经上班了。”

李想:“调过来了?”

欧文:“一个多月了。”

李想:“来了这么久了也不打个电话?”

欧文:“你每天那么忙,我不忍心打扰你,真的。”

李想:“傻瓜,你不知道你的信息比打扰重要多少倍?”

欧文:“对不起——

李想对欧文越来越无顾忌了:“废话,今天有时间吗?”

欧文:“有,对你什么时候都是时刻准备着的。”

李想:“好嘴皮,下午下班之后坐车到蓝诗别墅小区门口等我。教育局往南走大约三公里。我6点半到,如果不出现紧急事情的话。”

    欧文:“一切遵命。”

 

蓝诗别墅小区座落在青山市东边的市区边沿,面积不大,总共有四、五栋楼,都是两层的,样式很新颖很别致,与大都市的相比,毫不逊色。而且环境也极其幽雅,除了楼与楼之间种满了花草树木,东面和背后都紧倚着成片的自然林,南面则是古老的沙草地。

下班之后,欧文按时到了蓝诗别墅小区的门口。他刚刚站在那里环视了一下四周,李想便下了车。她对司机吩咐了一声:“晚上没有事了,你回去吧。”就招呼欧文进了小区。

欧文好奇地问:“什么时候在这儿弄了一套房?”

李想随口说:“我哪有钱买房,租的,才来不久。”

他们谈着就走到了第三栋楼第二个别墅的门前,李想敲了两下门,一会儿只听“吧嗒”一声门开了。一个五十余岁年纪的女人出现在了他们眼前,她就是那位小偷的母亲。欧文不禁暗暗吃了一惊,他原是准备一进门就抱住李想的,他太想她了。

女人的头略微一点:“市长回来了。”李想“嗯”了一声,接着介绍道:“夏姐,这是我的大学同学欧文欧老师。”接着对欧文说:“这是夏姐。”欧文就问了一声:“夏姐好。”慌得叫夏姐的女人直搓手。夏姐说:“老师:以后可别这么叫了”,边说边看欧文的鞋。李想说“去把我的鞋拿来一双,让他先将就着穿。”李想又对欧文说:“你什么时候在单位吃得不好,就来这里让夏姐给你做些可口的。”

他们在客厅坐下,觉得刚说了一会话,夏姐就给他们端上了四个菜,欧文阻止道:“够了,多了就浪费了。”夏姐回应:“还有两个,已经做好了。”李想就接过话:“别端了,你吃吧。”夏姐说:“我留下了。”李想说:“那就留着明天吃。”

李想和欧文在一起吃着,话也不多,主要是李想问欧文答,李想主要问了欧文近来的工作情况,对局里的大概印象。欧文问的少,他一个没有问的嗜好,一个李想不喜欢说政府里的事情。他对李想说得最多的就是注意身体之类不疼不痒的话。尽管这样,两个人的不一般关系,明眼人还是能够在他们今天的饭桌上,很容易看得出来的。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说别的,单从李想给欧文柔情似水的夹菜动作,单从李想劝欧文多吃的脉脉举动,就已经再明白不过了。

李想和欧文自从有了那种关系,好像变得年轻多了,脸上原本有的点点细微皱纹也不见了。欧文多日不见李想很想上去亲一下,但是,现在不行,只好眼睛定定地看着李想,看得李想都不好意思了。李想红着脸:“不好好吃饭,看什么看,夏姐在里边呢。”欧文情绵绵地说:“你真美!”李想噘起嘴:“嘘!小声点,不知羞。”欧文坐直腰:“哈——好久没有这么舒畅地享受过了,今天的饭真香。”

饭后,欧文又喝了两杯茶,对李想说局里还有点事,就告辞了。初春,新鲜的风吹在欧文回去的路上,让他感到了这个蓬勃世界的朝气。

在李想爱的鼓励和强大的政治地位影响下,欧文的精神有了很大的改观,工作水平也因此有了大幅度的提高,加上他诚实善良的本性,很快赢得了上上下下的好评,特别是给那些和他常打交道的局长、副局长、科长们,留下了很可以信任的印象。他诚实,肯帮助人;工作勤恳,从不说累;平易近人,做事有办法;喜欢和人交往,却不说三倒四。总而言之,他们对他的评价是,他是个有德行有能力的好人。

欧文很规律地每周去蓝诗别墅和李想吃一次饭,当然都是秘密去的,这些虽然李想没有交代他也是知道的。

评论
请您将字数限制在 300 以内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验证码
情人刺 创建于 2012/4/9 18:30:49
文章列表

其他信息

书名:
情人刺
作者:
王顺田
评分:
7.5
投票数:
0
阅读量:
25503
简介:
一个端庄美丽、气质高雅的女市长,一个年逾不惑、老成持重的中学教师,阔别20年后在一次短训班上相遇,他们疯狂地相爱了,演绎了一段让人感受到神圣的爱情,可是他们却逃脱不了世俗的眼光,面对发现地下恋情的敲诈者他们怎样用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做赌注?又是如何回归到正常的感情轨道上?请听惠天听书制作的有声小说《情人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