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佩剑的羔羊

葛小艾点了点头,一抹轻笑飘过她的红唇,在我看来,就像一片柳絮滑过两片血红的刀叶。一丝恐惧迅速嵌入我的血管。我忙转身朝街上走去,她匆匆跟了来。

 

 

星期一的一大早,我和葛小艾抱着一大堆活动宣传册走进了位于省旅游局三楼的组委会总部。

办公室内乱糟糟的,几乎每个墙角都堆放着宣传资料和各类广告展架,每面墙上都贴着海报,就像书店的一间临时转运仓库。不过,这里很清静,只有两个小伙子坐在电脑旁设计各类奖项的证书。

当我们将宣传册放到一张已经堆了很多画册的大桌子上时,他俩回头望了我们一眼,什么也没说,继续设计稿子。这时,放在门边的一部电话机响了起来,他俩相互望了一眼,都不起身接听,大概是太忙了或者这不是他们的工作范畴。“兄弟,帮我接一下电话。”其中一个对我说道。我点了点头,抓起话筒。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来,“喂,您好,我想问一下古镇文化旅游节开幕式是在85号的上午10点准时举行吗?”

我愣住了,来电咨询者竟是牧芸。我咳了一声,将一只手轻轻掐住鼻子,故意将嗓音弄得浑浊一些,“是的,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没事,我就想问一下。”牧芸在电话那头顿了一下,“对了,我想再问一下,这个日子是谁选的。”

“不好意思,我也不清楚。”

“那好,谢谢你。”牧芸挂断了电话。

我也放下了话筒,心情却很不好受,就像偶然发现了牧芸的一个可怕的秘密。

这让我突然想起那晚我站在厨房的窗边窥视那个开宝马车的男人与她在楼下窃窃私语的情景。我不禁打了个战栗。

我越来越意识到这个女人还有很多事隐瞒着我。我一向对她那么坦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如果一对恋人之间还相互隐瞒彼此的故事,这只能说明他们之间没有完整地进入对方的内心世界,至少我尚未完整地进入她的内心世界。

葛小艾走到我背后,问道:“你的声音怎么啦,是不是感冒了?”

我慌忙摇了摇头,极力掩饰住自己的窘态。“我们走吧。”我出了门。

来到大街上后,我掏出手机,拨通了牧芸的电话。就在她接电话的那一瞬间,我挂断了电话。我干吗要这么疑神疑鬼的?她不就是问一下开幕式的具体时间吗,我犯不着猜忌她这个小小的举措,兴许她是在为她上班的医院咨询。

随着开幕式的临近,很多商家也在抓紧最后的机会投身其中。作为一个策划人,我最清楚凡是精明的商家都喜欢在这个时候询问主办方的底牌,不过这次完全不一样,我们根本不希望有太多的商家参与,否则,这就违背本次活动的宗旨。如果这个活动充满过浓的商业气息,就会削弱活动本身的文化气息,遭到民众的非议,至少会给一直在幕后支持我们的顾副市长的脸上抹黑。

我刚揣好手机,牧芸就打来了电话。

我告诉她刚才是拨错了号码。她轻松地笑了笑,问我现在在哪里,我撒谎说在监督那些兼职人员排练节目,在开幕式那天我们会有一场大型文艺表演。

牧芸突然在电话那头愣住了。我感到自己的呼吸快停止了,我猜想她会问我是谁将开幕式的日子定在85号的。难道这个问题对她那么重要吗?难道这个日子对她有什么意义吗?虽然我正被烈日炙烤着,血管里仍是一片冰凉。

她终于没有发问,我能想象出她内心挣扎时的苦状。她关切地提醒我要多喝水、少在阳光下暴晒,之后就挂了电话。

放下手机后,我感到了一丝失落。

我朝四下看了看,准备寻找一个阴凉处,冷不经发现葛小艾站在我旁边,这才意识到我不是一个人站在这明晃晃的街上。她嘴里啃着冰激凌,手里捏着一个。

她微笑着将冰激凌递给了我,一种久违的幸福感滑入我的手指尖,让我的身心为之一颤。我慢慢嚼着冰激凌,感到这个冰激凌格外不同。

我们穿过步行街,来到了河边。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走到这里来,可能是受到一种无形中的神力召唤。

我们坐在一棵翠柳下的石凳上,凝视着在阳光下泛着粼粼波光的河面,各自想着心思,也许我们想到了一块儿,也许我们什么也没有想。总之,这种感觉很奇特。

柳叶从我们的脑袋上轻柔地飘来拂去,有如理发师在熟练地修剪头发;斑驳的阳光洒在我们的身前身后,好似多情的烛光在映衬一对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新人。天空是透明的,河水是透明的,唯有人们的心灵不是透明的。人与人之间总隔着那么一层纱,由于这层纱,使得生活变得复杂多变,使得爱情变得浪漫而神秘。爱情本身并不神秘,全因人们为它包裹了一层一层的法衣,才使得它显得那么不可捉摸,甚至不敢随意亲近。

我轻轻笑了笑,为自己此时此刻没有坐在办公桌旁感到庆幸。利用出门办事的间隙适当放松一下紧张的神经,这是情理之中的事,何况我在公司里也算是个大官。这点闲情雅致,还是有资格享受的。

我瞥了一眼坐在身旁的女人。平时,我很喜欢注意别的女同事的穿着,却很少留意她的穿着。她上身穿着一件很薄的露脐的白色T恤衫,红色胸罩即使藏在衣服里面也很夺眼球。

我吸了一口气,把目光慢慢移到她的下身。那是一件很短的蓝灰色牛仔裙,这让她那双诱人的长腿显露无疑。最后,当我把目光落到那双鞋跟很高的凉鞋上后,我感到自己的下体微微颤动了一下,赶忙侧过头去。

女人真是百变的精灵,她们随时会利用自己的改变击碎那些已在男人心中根深蒂固的念头。在我的印象中,这个女人传统守旧,性格怪异,几乎没有为自己的脸蛋做过什么修饰,但今天我忽然发觉这个女人太有女人味了。从她身上散发出的香味让我心烦意乱,也让我对这个迷人的夏季更加眷恋了。

葛小艾似乎早看出我在注意她。“世楠,我们认识多久了?”她突然轻声说道。天啦,她的声音竟然如此迷人。

“一……一年多了吧。”我察觉自己的声音怪怪的。

“时间过得真快。”她说道,“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挺不错的。”

“与你的女友相比呢?”

我有些吃惊地看着她。

她脸色红润,神情平静,性感的小嘴唇上写着孤独与期盼。我吞了吞口水,伸手抓住了飘过眼前的一片柳叶。“你老提到她,就像竞技场上的对手随时在打探对方的实力。”

“这个比喻很有意思……我们换个话题,她对你怎么样?”

“那还用说。”

葛小艾偷偷咬了一下嘴角,“那你对她呢?”

“那还用说。”

“你们之间的感情一定很深。”

“那还用说。”

“你怎么老用这四个字?”

“那……”我说道,“这四个字很管用,在很多场合都能派上用场。一旦你发现了这一点,我相信你也会喜欢上这四个字的。”

“那还用说。”她俏皮地眨了眨幽幽的眼珠。

我俩放声大笑起来。

我在她的眼神里看到一种深深的眷恋,每当我从牧芸的眼光里发现这种迹象,我就有拥抱她的冲动。此时此刻,我也产生了这种冲动。

这个危险的信息让我心里很矛盾。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难道我已经不爱牧芸了吗?不,绝对不是,唯一的解释是坐在我身旁的这个女人对我很有好感,而我也对她产生了好感。这仅仅是好感,或许只是来自下身某个部分的冲动。冲动是动物的本性,是异性之间一种没有责任约束的意识。我应该感到兴奋还是难受,如果一个男人能同时被两个美丽的女人喜欢,这自然是幸福的,但我们能长久地享受这样的幸福吗?不要再让自己呆在这个飘满玫瑰花的泉眼里,那只会让自己失去更多。

就在我准备起身时,一个女人突然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我吓了一跳,葛小艾瞅了一眼来人后,原本舒展的面孔也拉了下来。

我一眼就认出站在跟前的女人是报社编辑顾雪卿。自从那次我在茶楼见过她后,一直没有与她见过面。对于两个平时都忙得团团的人来说,要见上一面很不容易,何况我和她根本不熟,当然,也没有什么合适的理由能让我俩坐在一起闲聊。她穿着一身齐膝的浅灰色连衣裙,脸色略显憔悴,依然漂亮如故。我猜她对我和葛小艾在上班时间如此悠然地坐在树荫下深感诧异,这从她脸上的神情就可看出来。

“小艾,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顾雪卿对我身旁的女人说道,后者只是向她点了点头。她毫不介意地笑了笑,又把目光挪向我。我慌忙撇过头去,我看到她的目光中充满了疑惑。“我差点忘了你俩是同事。”她将目光移回葛小艾的身上,“我想和你谈谈。”

葛小艾冷漠地盯着她,“有什么好谈的?”

“我没有什么恶意,相反,我是站在表姐的立场上和你贴心交谈。”

我吃惊地看了顾雪卿一眼,顾雪卿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话对我造成的影响。她本想继续说下去,葛小艾赶忙将她拽开。

两人来到不远处的一片芙蓉花丛下。

在花丛的映衬下,这两个女人显得更加迷人。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俩,可惜听不到她们在说些什么。我注意到随着交谈的深入,葛小艾显得越来越激动,顾雪卿还是那么温和平静,就像她身旁的芙蓉花静静地忍受住酷日的照射。

过了好一阵,葛小艾才回复了平静,这个平时坚韧得就像一把水果刀的女人竟然靠在顾雪卿的肩上哭了起来。我看到一些路人用诧异的目光望着她俩,那种目光不比日光温和。

我嘘了一声,捏碎了手中的柳叶。绿色的汁液滑过指缝,滴到我的灰色休闲裤上。我赶忙掏出纸巾擦了擦。

这条裤子是去年夏天牧芸用第一个月的工资给我买的,那个月她只上了9天班,领了270元,而她已经很开心了。每一个月无论她领工资还是我领工资,我们都会为对方买一样东西。这个小细节是诸多维持我们之间爱情的其中一根纽带,如果恋人之间没有维持爱情的纽带,他们之间的感情就是漂浮的,也永远没有引力的约束。某些在我们生活中不被看重的细节其实是最美好的,爱意的传输何需太多华美的包装,单纯得近于细沙的爱情范不着深淘,只要我们时常留意生活的细微一面就够了。

一阵脚步声扰乱了我的遐思,顾雪卿向我走了过来。

我朝她的身后望去,葛小艾还站在鲜艳的花丛边。她的表情很特殊,那种表情我也很少在她脸上看到。那是一种羞涩。

“不要欺负我表妹。”顾雪卿说道,坐到我身旁。

“你说什么?”我惊异地看着她。

顾雪卿优雅地笑了笑,她的笑容让我更加感到吃惊。我朝她俩刚才站立的地方望去,那个站在芙蓉花下的女人已将脑袋撇到了一边。

“她个性有些……孤僻,不过,她有很多优点。你应该多看她的长处,不能老是挑剔她的缺点,否则,你俩很难相处太久……”

“你大概是误会了,我和她根本没有……”

我看到葛小艾背着两手走了过来,便住了口。我希望她能向她的表姐解释清楚。她居然什么也没说,不,她说了,可我没听清楚。她俯下身在她的表姐耳旁嘀咕了几句后,两个女人都大笑起来。我如坐针毡,不知所措。

顾雪卿突然神色一改,严肃地对我说:“不要再玩弄什么大男子主义了,那只会让你失去一段纯真的爱情,当然,男人有时候固执一些,还是挺可爱的。”

“你真的误会了,我们……”我慌了。

“这样的误会我见多了,作为男人应该有最起码的责任心。”顾雪卿朝她的表妹笑了笑,“好了,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她起身走开了。

我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个女人穿过街道的背影,无奈地叹息起来,就像刚被她戏弄了一番。当我转头时,发现葛小艾“咯咯”笑了起来。“笑什么笑?你刚才怎么不向你表姐解释清楚?”我一脸不悦。

葛小艾止住了笑容,脸色蓦然阴沉下来。“不就是一个玩笑吗,你何必那么当真?”

“我当真?”我尽量平和地说道,“我是怕被人误会,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人非常传统,最怕流言飞语。”

“你是怕被你女友知道我俩之间的事吧?”葛小艾死死盯着我的脸。

“我俩之间有什么事?”我感到哭笑不得,“老大,求你不要再胡闹了。”

“好吧,我答应你,可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

“啥事?”

“以后对我好一点。”

我莫名地看着这个让人琢磨不透的女人,“什……么意思?”

“就是把我当作你的知己。”

“天下之大,你何愁没有知己。”

“你不答应?”

“我不是不答应,是怕我不够格。”

葛小艾不悦地砸了一下嘴角,“少来这套,你到底答不答应。”

“好吧,我尝试一下。”我站了起来,心想以后尽量避免和这个女人单独呆在一起,“我们回公司吧。”

葛小艾点了点头,一抹轻笑飘过她的红唇,在我看来,就像一片柳絮滑过两片血红的刀叶。一丝恐惧迅速嵌入我的血管。我忙转身朝街上走去,她匆匆跟了来。“对了,世楠,如果你有一大笔钱,你会用来干什么?”

我头也不回,“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到时我希望你能告诉我该怎么做。”她似乎正对未来充满幻想。

我在街口拦了一辆出租车,自顾钻进车内。

葛小艾赶忙跑过来,未料一不留神摔倒在地。

我厌恶地瞪了她一眼,走下车,准备将她搀扶起来。她却拒绝我帮忙,一脸不满地看着我。

等我费尽口舌将她扶起来后,出租车已经没了踪影。还好,另一辆小车主动停在了我们面前。车门打开后,廖总的笑脸立马映入我俩的眼前。

评论
请您将字数限制在 300 以内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验证码
潘多拉的阴谋 创建于 2011/12/17 18:48:35
文章列表

其他信息

书名:
潘多拉的阴谋
作者:
萧子屈
评分:
0.0
投票数:
0
阅读量:
16647
简介:
绚烂的都市星空下埋藏着一条通往完美爱情的神秘之路,曲折浪漫,惊险纯真,每一次沉浮都因一个女人而定。这个潘多拉式的惊艳女人既是整个爱情游戏的轴心,又是情感噩梦的根源。她能轻易地捆缚住两个深爱她的男人,却无法逃避命运对她的戏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