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我和老婆从公安局出来后,来到了停车场。我们钻进了奥迪车,静静地坐在车里,谁也没吭声。过了好长一会儿,她终于忍不住抽噎起来。

“你哭什么?”我问道。

“你为什么要怀疑我偷了你保险箱里的东西?”小艾的声音中夹杂着委屈。

“这是一场误会,不过,你是除我之外知道保险箱密码的唯一的人。”我无法再说下去,开始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惭愧。我虽然并不爱她,但这个女人不仅救过我的命,还用她从老葛那里得到的钱为我开创了事业。如今,我已经既没有前途,也没有了声誉。这似乎才是最真实的我。人只有到了最落魄的境界,方能领悟爱情的真谛。

“这是你的真实想法吗?”她将脑袋轻放在方向盘上,眼睛早已湿润,“你应该最清楚我不缺钱用。”

“我知道,可你一直在怀疑我,总认为我在保险箱里藏着什么秘密。”我为自己的谎言感到害臊,我不敢正眼看她,甚至不敢将脑袋抬起来。

“我知道你在和她联系。”小艾提高了声量,“但你别忘了我才是你的合法妻子。”

我歉意地说道:“小艾,真的对不起,我……我们之间根本不存在真正的爱情,如果说我们的婚姻中还有那么一点爱的影子的话,那也是因为我一直在试图报答你……”

“报答?”小艾冷笑了一声,突然呕吐起来。

“你怎么啦?”我焦虑不安地盯着她苍白的脸。

“你们导演的这场戏太别扭了,我知道你只想证明我们的爱情已经走到头了。”她从仪表盘上撕了一些纸巾擦了擦嘴角,嗓音陡变得异常坚定,“你可以下车了。”

“什么意思?”我担忧地看着她。

“你不下车,我下车。”她准备打开车门,我赶忙阻止她,开门走下了车。她迅速发动车子,驶出了停车场。

我凝视着远去的车影,百感交集。我知道我的第一段婚姻生活即将落幕,这是我最想得到的结局,也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结局。生活就是这样,只有懂得放弃,才能获得新生。在失去一大笔钱财的同时,我将重获那份原本属于我的爱情。在爱情这条战线上,倘若不会玩弄技巧,我们注定什么也得不到。我苦苦一笑,从包里摸出一串象征着财富和地位的钥匙。我吻了一下钥匙,将它扔到了地上。

从我后面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我忙转过身去,神色肃穆的牧芸朝我走了过来。“你对这个选择感到后悔吗,世楠?”她的声音充满了担忧,“如果后悔,现在还来得及。”

我轻轻抓住她的手,“不后悔。”

她笑了笑,我也笑了起来。我们手牵着手,走向停在停车场角落的一辆破旧的面包车。当我们驱车行驶在通往故乡的公路上时,我接了顾雪卿的弟弟顾楚凌的一个电话。他狠狠骂了我一顿。我什么也没说,我知道他是在替他的表妹教训我。

与此同时,小艾打开了我办公室里的保险箱,发现里面堆满了钱,没有一张是假钞。在钞票的深处,她找到了我写给她的一封信和一个空空的玫瑰壳。她把信封扔出了窗外,将玫瑰壳紧拽在手心。之后,她打开监视器,耐着性子观看了我和牧芸在这里上演的那一场无聊的戏剧。看完后,她大笑起来,随后痛哭起来。

半个月后,我从老家回到城里,和小艾在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半年后的一天,我正在自己开的书店里和牧芸探讨有关怀孕的话题,已经升为报社副总编的顾雪卿忽然抱着一个婴儿冲了进来。“世楠,小艾让我把这个孩子交给你。”她将怀中的婴儿放到了我的膝头。

“这是谁的孩子?”我疑惑地问道,和牧芸对视了一眼。

“你和小艾的。”顾雪卿的语气平静得出奇,目光却充满轻视和挑衅。

“什么?我怎么不知道?”我惊愕地说道,手中的书滑落在地,“她不是不能怀孕吗?”

“但老天爷可怜她,让她怀上了。在你们离婚前,她已怀孕4个月。”

可怕的沉默。

“她……她现在……在哪里?”无穷的悔意一下子涌上了我的心头。

“为了保住这个小生命,她放弃了自己的生命。”顾雪卿终于忍不住哭了。她哭得很伤心,以至于让我都产生了醋意。

“天啦,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望着这个可爱的小生命,鼻子痛苦地抽搐起来。

“我们确实有义务抚养这个婴儿。”牧芸感伤地说道,用颤抖的手轻轻抱起了婴儿。

牧芸说的没错,这是一个没有反抗余地的完美的阴谋,我们必须接受这个现实。这场阴谋一开始,就注定会改变更多人的命运,而且永远没有胜利者和失败者。

一个亮闪闪的小东西从婴儿厚厚的襁褓里滑落在地。

我们定睛一看,都愣住了。那个充满诗意的玫瑰壳已经变成了一个个心状的碎片。

评论
请您将字数限制在 300 以内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验证码
潘多拉的阴谋 创建于 2011/12/17 18:53:05
文章列表

其他信息

书名:
潘多拉的阴谋
作者:
萧子屈
评分:
0.0
投票数:
0
阅读量:
16649
简介:
绚烂的都市星空下埋藏着一条通往完美爱情的神秘之路,曲折浪漫,惊险纯真,每一次沉浮都因一个女人而定。这个潘多拉式的惊艳女人既是整个爱情游戏的轴心,又是情感噩梦的根源。她能轻易地捆缚住两个深爱她的男人,却无法逃避命运对她的戏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