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小可来了,对方达说,校领导们在雅间,要他和刘闲、乙三过去。乙三立即回绝:“我不去。”方达看看乙三又看着小可说,“你看老师和同学们都在这儿,怎么过去?”大家就劝他去。他说“那好,让我和刘闲给大家敬过酒再过去。”转脸又对小可道,“让他们先开始吧,我们一会儿到。”方达、刘闲说着端起了杯,大家共同喝了三杯,说了几句话,一个老师说,“方达:你忙去吧,我们见面就挺高兴了。”方达就和刘闲拿着两个杯子、一瓶酒,到其他桌上敬酒去了,剩下乙三、欧文和几位老师,气氛显得轻松多了。

老师们和他们虽然二十年没有见面,还是像当年在学校时那样,对他们问这问那,一副和蔼可亲的长辈姿态,这让欧文有重回学生时代的感觉。如果说孩子在母亲面前永远长不大的话,那么,学生在老师面前,也该是永远的学生心态了,起码欧文是这样认为的。

方达、刘闲敬过酒,直接去了雅间。欧文叫乙三去,乙三现出一脸的不愉快:“咱们在一起不高兴么?”弄得欧文赶紧端起了酒杯,连说:高兴,高兴

会餐结束,下一个项目是玉春他们几个组织者,要带同学们去看景点。欧文以为会是学校的大巴载他们去,谁知许多同学都是带着车来的,除了公车,像刘闲、乔耀日、侯红旗等好几个同学,开的都是私家车。因为省秘书长驾临,母校所在城市的市府还派来了两辆豪华中巴。方达和玉春商量,同学聚会,尽量坐大车,少用小车,他来时也带了辆中巴。根据来的同学数量,三辆中巴车就基本够了,剩下的坐上了刘闲、乔耀日和侯红旗开的车。李想这次没有亲自驾车,她是坐火车来的。

上了车,大家会餐时的兴致仍然没有减少几分。有人提议唱个歌,立刻响起一片叫好声。小个子女同学兰香站起身,唱了一句:“亲爱的朋友们,我们来相会——预备----唱。”很快,车里变成了歌的海洋。歌声飞过车窗,飘洒在大街上,引得路上许多人的眼睛,露出惊奇、欣赏、羡慕的目光。

听着,唱着,唱着,听着,有些同学的眼睛就有些湿润了。

是啊,二十年包含了多少人生的辛酸、制造了多少命运的沉浮、编织了多少悲欢的故事、谱写了多少美好的生活篇章、产生了多少喜悦的眼泪、增添了多少痛苦的皱纹;而纯洁的年龄、浪漫的时代、幻想的日子,却一去不复返了。

二十年,这是人生最辉煌的二十年,这是人生创造力最强的二十年,这是决定了绝大多数人生命运的二十年,这是足可以盖棺定论的二十年。二十年,清纯的变得玩劣,高尚的变得平庸,平凡的变得辉煌,凄清的变得美满,有远大抱负的变得斤斤计较。

然而,今天你无论是平凡的、平庸的、高贵的、卑贱的、辉煌的、低沉的,都在这纯真的同学友情中,被融化为一粒普通的尘埃,融化成这辽阔土地上不分你我的一片神圣的雪白和雪白下面一样绿色的田野。过了今天的聚会,他们或许还会各自回到他们高贵、平凡、平庸的现实中去,去重新品尝他们那高贵、平凡、平庸的生活滋味,但是在他们的心目中,会永远记住这自由、平等、祥和、欢乐的时刻。
   
再过二十年,或许他们还会有机会相聚,或许还会有今天的歌唱,但那时的欢乐,绝不会等同于今天。到那时,或许有的人业已作古为尘埃,或许有的人业已注定要在深牢大狱中了却残生;或许有的人正儿孙满堂,准备颐养天年,或许有的人已经茕茕而立、孑然一身;或许有的人成了社会的明星,或许有的人成为了遗世独立的丰碑……

欧文不能想象,二十年后的他会变成什么样子;不能想象二十年后他的这些同学们,是不是还会像今天这样;但他绝对相信,自己二十年后,生活、事业会比今天更美好。二十年后再相会,他还会这样满怀热情地来。可是他们呢,他们二十年后还会有今天的情结吗?他欢喜,为今天的歌唱欢喜;他忧伤,为未来的不可测的人情世故的变化忧伤。他想要是他的同学们永远能像今天这样的情形,该有多好!平等,自由,祥和,快乐,然而,现实就是现实。人会变老,人会死亡;人会越长越美丽,人会越长越丑陋;人会腐朽,人会青春永驻。他对自己说,珍惜这样的时刻吧。

歌还在唱着,有女同学突然手捂住鼻子:“真臭,这什么味呀?”大家便不再唱,一起往外看。

一位在本地工作又是土生土长的同学说:“别看了,是姜河,咱们上学时常来的地方。”大家说:“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那位本地同学说:“大家忘了,咱们没毕业,这河的水就已经变浑了。”大家七嘴八舌起来:“是有这印像,不过那时总体来说还是清的,也没有什么异味呀。”那位本地同学说:“二十年什么概念?二十年人还会变成圣贤、变成坏蛋呢!这是玩笑话。这河变臭,也就是十多年的事。我十几岁的时候,这河里不仅有木船,有飘动的水草,还有老鳖呢。每到夏天,太阳升起的时候,走在河边,就能看到许多老鳖浮上来。那个时候,河的两边柳树成荫,微风乍起,绿丝轻拂,充满了诗情画意。冬天冰封河面,会看到许多孩子在冰面上滑动、耍闹。哎,咱们上学时还是这样的。可是过了二十年,就成这样子了。”

有同学接过话:“哪能忘得了,大一、大二的时候,我们还在这河上打过雪仗呢。”有同学就叹息:“那时候,我们是多么的纯真啊!还是做学生好,虽然穷点,没有钱,可彼此之间没有那么多的‘事’。现在这事那事,家里的外面的,不干不净,成堆成群,弄得筋疲力尽,枯燥无味。可惜哟,那种时代不会再回来了。”又有同学装出怪里怪气的样子道:“是啊,没有长大的时候想长大,长大了又觉得没有长大的时候好,可是,岁月总是逼着我们长大、变老。你说可恼不可恼?”周围的人都笑了。

这时,一个紧贴着车窗往外看的同学惊声说:“你们看,这河水都成黑的了。”样子像个孩子。有同学就说:“不黑能臭吗?而且能在冬天臭这么远,臭进我们密封这么好的车里吗?”有同学就问:“这事当地政府也不管管,这是贻害子孙的事,何况现在国家环保形势还很紧?”

那位本地同学说:“紧什么紧?还不是喊喊口号、下下文件,县官不如现管。治理成本太高,甚至高过企业利润。政府不给钱,也不采取措施,光喊要治理企业、保护环境,那不是做样子给上级看吗?所以,有的企业买了治污设备也不用。也不能说一点不用,上级来检查或新闻记者来调查了,赶紧开一阵儿,他们一走,厂长经理马上又让它变成摆设。检查走了停,调查完了关,老一套了。有的企业白天去看,静悄悄地,没有一个工人,晚上再去,机器轰鸣,热火朝天;有的还有专门放哨、阻截的。现在人心浮躁,多数图的是一时的快活,谁想那么远……”

一个同学开玩笑地打断他:“老同学,你把车里当成报告会场了吧!来,喝口水再讲,啊。”说罢真递过去一瓶水。“哎哟,我忘了这车里坐的净是有头有脸的大干部了。你看看我,一个副科级主任当到退休的人,真是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欢迎领导们讲话!”那位当地同学立时自嘲地回应道。

大家一阵笑,一个同学说:“天塌下来,有高的顶着,咱们同学相聚一次不容易,还是说点高兴的事吧。师傅,梦想湖快到了吧?”司机说:“马上到。”那位本地同学幽幽道:“梦想湖只怕快没有了。”

果然,梦想湖的模样已大为改变。

原来,自南至北有四个湖面,两头两个最大,第三个最小。欧文他们上大学时,除了南面那个最大的湖的东、南两面有些低矮的建筑,其他三个湖的四周,不是平坦的草地,就是野花、苇丛和十多米高的土陵。草地、土陵上撒播着星星点点的树木,大的小的,红的黄的,绿的紫的,煞是好看。湖面与湖面之间,还有青色的、白色的石拱桥隔断,给人“小桥流水、竹篱茅舍”的娴雅感觉。

现在,梦想湖南面,仅剩下两个小坑,虽然水还是有些清白,但是,已没有了令人胸襟逸飞的悠远诗情和山水画意。隔断湖面的石桥还在,石桥两边却挤满了现代的建筑和彩条招展的小摊,让石桥有些不伦不类,显得可怜巴巴。

公园的名字也多了两个字。原来挂在木门之上、清末进士题的“梦想湖”匾额,已不知去向。映入眼帘的是金光闪闪、某个政府领导人手书的“梦想湖公园”。

在汽车上大发感慨的那位本地同学,用手指点着远近的建筑:“近处围湖而建的楼,是电视台、供电局、税务局等单位的家属楼;远处的别墅区,里面的住户主要分为两类,不用我说其实你们也能猜到,一类是做官的,一类是有钱的。”

有同学就叹息:“到这儿是寻不成梦了,这么好的环境弄成这样太可惜了,如果还是原来的模样,不知道每年会增加多少财政收入呢。”

那位本地同学接着说:“当时开发这片土地时,许多住户不同意,有的还躺在推土机的前面,但推土机前面开道的是政府组织的清理队,是警察,他们拉开了人就开机器。更有甚者,有些住户的东西还没有搬出来,就被推倒的房屋压在了里面。一些住户,因此还挨了打。当时有些有识之士,包括咱们母校的个别老师,还有在这座城市工作的个别同学,都去找了市长。嗳,想起来了,郝从正就去了。这事方达应该很清楚的,因为一些人把事情闹到了省里。”一边的郝从正深深地叹了口气。

有同学就一本正经地凑过去:“你当时和郝从正一块儿去找的市长吧?”那位本地同学自嘲道:“我哪有那个胆儿,我是政府公务员,啥都不会,就学会对领导点头哈腰、说‘对对对、是是是’了。现在实行聘任制,领导什么时候不想要你了,马上就可以找个理由让你聘不上岗,所以,整天给他们笑脸还来不及呢,哪还敢有星点的得罪。不像人家从正,教授职称,到哪儿都能找到饭碗。哎,一步错步步错啊,这辈子‘公仆’当定了。”惹的人群中又是一片笑声。

大家买票进了梦想湖。

    因为是冬季,公园里只有零星的外地游客在萧疏的景物前逗留,而那些正做着长时间运动或带着闲闲淡淡神情的,多是本市人。

郝从正对大家说:“周围供人们活动的场所少,所以喜欢活动的人就到这里来了。公园的面积虽说也不大,可对于缺少活动场所的楼上居民来说,简直是风水宝地。再说也花不了几个钱,办个月票,才九块钱。有了月票,可以天天来、时时来。”欧文就想,还是城市好啊,农村人真冤枉,做的活比城里的重,流的汗比城里的多,却只能享受社会上最低等的待遇,并且背负着社会上最卑贱的字眼。他虽然也是端公家饭碗的,但和城市的比起来,仍属于农村的一类。不要说别的,仅公园门票这小小的一项,城市与农村的差别,已可见一斑。

欧文他们围着湖面走了一圈,谈着过去的事情,渐渐忘记了这湖的变迁苦难,兴致也渐渐高涨起来,相互照了相,留了影,有的还在公园要了小吃,买了小的物件。而欧文却越来越觉得没有意思,要知道他和李想也曾在这里叙谈、拥抱、亲吻,曾在这里手挽着手、肩并着肩、憧憬过他们的未来。然而,过去的一切美好记忆,都被这狭小的空间、满荡荡的物体、不时被北风扬起的尘土,给弄得灰头土脸。他看看远处的李想,李想在和女同学们说笑着,很是平静,很是自然,很是老练,这里的一切似乎与她无关。

冬天的天说黑就黑了,他们刚来了一个小时,头顶的天空就变得暗淡起来,天边也仅剩下了一抹霞光。大家便相互招呼着出去,等他们回到了市里,街道已是灿烂辉煌了。

 

评论
请您将字数限制在 300 以内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验证码
情人刺 创建于 2012/4/9 18:17:37
文章列表

其他信息

书名:
情人刺
作者:
王顺田
评分:
7.5
投票数:
0
阅读量:
26165
简介:
一个端庄美丽、气质高雅的女市长,一个年逾不惑、老成持重的中学教师,阔别20年后在一次短训班上相遇,他们疯狂地相爱了,演绎了一段让人感受到神圣的爱情,可是他们却逃脱不了世俗的眼光,面对发现地下恋情的敲诈者他们怎样用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做赌注?又是如何回归到正常的感情轨道上?请听惠天听书制作的有声小说《情人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