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

暮色越来越浓,风越来越紧,不时有僵硬的灰尘拍打在他的脸上,使他厌烦,让他孤独,令他后悔。他问自己这是何苦呢,在家多舒服,三口人说说笑笑,温温暖暖。唉!算了,不是为了见李想吗。

身上没有带垫屁股的东西,想找个台阶坐都不成。他也不想坐,坐到哪儿都会更冷,心里会更凄清。他站了一会儿,想,我在这儿站着也不是个法子,又累又不好看,傻乎乎的,还是找个有花坛的地方坐坐好。找了十几分钟,也没有找到个让他心净的地方。就又想要不找个饭店吧,于是便一家一家找起来。外面看起来好点、大点的,不敢进;太差的,又不愿意进。结果找了半个小时,也没有决定去哪一家。因为平日里缺钱,欧文不要说没有一个人正儿八经在饭店里大大放放吃饭的嗜好,完全可以说连这样的想法都很少有。他有些气恼,看看手里越来越沉的礼品,忽然想到:“我这是何苦,为公家办事,干吗这么受罪?

这样一想,就很快找到一家中档水平的饺子馆,还没有选位置,服务生便满脸殷勤,对他又是问好,又是倒水的,这让欧文的胸脯立刻挺了起来。

欧文要了一碟花生米、一碟耳根丝、一瓶啤酒、半斤羊肉萝卜馅的饺子。他暗暗算了算账,总共还不到30元。服务员在本上记好,问他:“先生,你一个人吗?”欧文回答“是的。”服务员又说:“先生,饺子你吃不了那么多的。要不先要三两,等不够了再要。”欧文想三两能够吃?不过服务员的态度让他舒心,在他们县城,他就没有见过如此替顾客着想的饭店,都恨不得你把他饭馆里的菜都点了去,他们才会露出高兴的模样来。

欧文慢慢地品着酒,看窗外越来越灰暗的街道,看渐次把灰暗变得柔和、明亮的灯光,看匆匆忙忙、来来往往的人流、汽车,看大街两旁被灯光渲染得辉煌、亮丽的大厦。他又想起家了,这个时候,他们那里肯定有许多家庭的鞭炮响了,而这个城市的夜里,除了那些无声的光影,能给人新年将临的昭示,其他的却是一点“迹象”都没有了。城市不让放鞭炮,总觉得少了些喜庆气氛什么的,总觉得高兴不起来。

    欧文吃完饭,看看表,已经6点了。他结了账,轻轻松松出了门。

 

620分,欧文赶到了田局长家,田局长刚坐下不久。

田局长一见欧文,很是热情:“快进来,快进来,老欧,你这是干什么呢?”又故意沉沉脸,看一眼欧文手里的礼物。欧文说:“我是代表学校来的,一年了也没能来看看领导,心里很过意不去。王校长也来了,因为借的是别人的车,得还,所以就先回了,临行还特意交代我,一定要给您带个好。”田局长说:“多谢多谢,你吃饭了吗?”欧文说:“吃过了。”田局长就说:“那咱们喝点。”欧文想反正现在也是没有事,去外边也是受冷,喝点就喝点,嘴上却说:“不用了,那多不好意思,再说我还得赶回去呢。”田局长的手就搭在了欧文的胳膊上:“既来之则安之,回不去就住下,着什么急。再说咱两个还没有真正在一起喝过酒呢,今天我也想喝两口。”接着就吩咐夫人赶快准备几个菜。田局长夫人也真能干,一会儿功夫,四个菜便齐了。

田局长打开一瓶泸洲老窑,两人就你一杯我一盏喝了起来。半瓶酒下肚,田局长话便多起来,他有些神秘地凑近欧文:“你先不要张扬,过了春节可能要调你到市教育局来帮忙。”欧文听罢,心里一惊,有这么好的事,可一看田局长的模样,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田局长继续说:“在事情落实之前先不要外传。”欧文又兴奋又紧张,赶紧说:“记住了。”8点半的时候,欧文想得走了,再待下去,就不礼貌了,便起身告辞。田局长从房间里拿出两条烟、两瓶酒递给欧文。欧文慌了:“田局长,不行的,田局长,这可不行。”田局长说:“拿着,烟酒不分家吗。”欧文还是不要,田局长装出生气的样子:“欧文,大过年的,礼尚往来的风俗忘了,你再这样,就是看不起我姓田的。”话说到这份上,欧文敢不接住吗。他唯唯喏喏地接住,下了楼。

下了楼,欧文便满怀激动了。他不知道这一段时间为什么会运气这么好,聚会困难,碰到李想;聚会回家,碰到学生;现在田局长竟会这样的和蔼可亲,不仅让他在家里喝了酒,还给了他烟,送了他酒,这可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也没有敢想过的事情。他能不激动吗,他一激动,又想跳舞了。他不知道田局长的老婆此时正对田局长发火呢:“你这是做啥,今天吃错药了?对一个送了几盒不值钱东西的乡下来的小校长,这么客气,换了市里的那些人,还不让他住家里呀?”田局长绷着脸说:“你嚷嚷个啥?过了年,他就是我的同事了——局长助理,懂吗?他和市长是同学,知道吗?”

 

从局长家出来,这回欧文在大街上看到新年的气息了,路灯下卖对联的让他倍感鲜亮和亲切。虽然离等李想的地点还有一段的路程,他想反正时间还早,就走过去得了。这次他没有孤独的情绪了,尽管气温越来越低,行人也越来越少,除了自己之外眼前都是陌生的人,他仍然想着田局长给他的信息,他仍然被那信息鼓舞着,脚步轻快而富于节奏。他想他要是把这个信息告诉白青,白青听了一定会很高兴的,一定不会再因为他不能回去而生气了。他还要把这消息告诉李想,这样,他们再约会就不会那么难了。想到这儿,一个念头忽地涌上脑门,李想是市长,他来市教育局上班是不是她的意思呢?欧文在这里一没有关系,二来全市六个县,不要说别的县,就他们县比他业务强的也不是没有人,市里就更不要说了,唯一可以解释的是他既是业务骨干,又是科级干部,口碑很好。同时具备这三个条件,这在六个县的中学里,包括市区,的确是不多的。即便是李想的主张,那也没有什么,这只能让他高兴。

不知不觉中,欧文就走过了头,害的他又回过来一站多的路程。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丁点的懊恼。

到达等李想的地方,他看看表,才9点。

往常他会默默地等下去,待到约会见面的时间一秒一秒地到来。今天不同,他高兴,就给李想发了短信说我已到了,接着又给白青打了电话。

白青一接电话就有点火药味:“你为什么还不回来?我们还等着你吃饭呢!”欧文知道王校长已经把情况给白青说了,知道她这会儿正不高兴,就赶紧把田局长给他的消息说给了白青,末了才说刚从车站出来,没有回去的车了,现在正找住处,明天再回去。他不能说他是有意留下的,那样白青会难过的,而且会更生气的。白青的性格他是了解的,只要是欧文说好回家的,他不回家她会一直等下去的。白青听完电话淡淡地说:“就这样吧,别浪费电话费了。”

这时李想的短信来了,说“马上到。”欧文看了看表95分。没过两分钟,李想的车来了。

欧文坐上车,李想问:“等了一会儿了?”欧文说:“没等多久。”欧文已经知道了李想的一些新特点。上学时总是一见他先笑,现在则是一见他总是公事公办的样子,然后才逐渐平和、逐渐带出笑容来。过去他们约会之后分手时,总是情意绵绵,现在则是平平常常,更像夫妻一样的关系了,有时仅点点头了事。欧文懂得李想的心,她是爱他的,只不过是方式有了变化。因此,他完全接受了李想的这些特点,并且对这些特点有了很实在的柔情蜜意。

果然,车前行了不到10分钟,李想就有了感情。她从轿车前面一个盒子里拿出一叠照片,递给欧文:“同学聚会时拍的。”欧文的额头上皱出一道很深的纹路,扭头问李想:“寄给你的?”李想扭一下头:“没有寄给你?”欧文没有说话。李想马上感到了什么,也就不再说话。

停了好一会儿,李想未语先笑:“这次来公事还是私事?”欧文也强装起笑容随口道:“只想见见你,不信?这可是真心话。”他不想把刚才因为照片的不快留给所爱的人,在家里时,对白青也是这样的。大家都工作得很累,聚在一起,不应该再给对方添麻烦了。说点好听的,大家都愉快。再说,他也的确是想念李想的。真是世态炎凉,他没有想到同学会这样对待他,说好给他寄照片的,现在却只给了李想。

李想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些,笑得更快活了,她扫一眼欧文:“去你的,本事见长了,行啊你,越来越会哄骗女人了。”欧文笑着,却没有接话,因为他的心里还苦着。

 

李想一本正经地问:“事情都办妥了。”她知道,尽管欧文说的是真心话,但是他不是个乱来的人。没有特别的事让他有足够的理由留下,欧文是不可能在市里过夜的,他也没有这个胆量和脑子。

欧文“嗯”了一声,转过话头突然一脸严肃地问李想:“过完春节,我调到市教育局的事是不是你的意思?”

李想脸上带着一丝满足的笑意,看着前面:“你想得美,我才不管你这些破烂事呢。”

欧文没有理会她,继续说:“咱们同学聚会时,玉春对你说了我的事情?”

李想收起笑容:“说了,我没有正经理会他。”欧文就有些不高兴:“人家也是好心好意,你干吗呢?”

李想的脸色就沉下来:“这份心还用他操,他是想借机和我拉近关系,顺便探探咱俩现在的关系,是有事求我,懂吗?傻瓜。”

欧文静下来:“什么事,有这么复杂吗?”

    李想有些烦:“你不知道情况,别问了。社会上的人如果都像你的思维直来直去、不会拐弯,啥事都好办了。如果玉春、刘闲都像你那样,也混不到现在的职位。玉春有个亲戚,在咱们市一个县里工作,想让我把他调到市里或者就近提拔提拔。

现在明白了,同学,什么同学?不过应了那么个名罢了。毕业二十年了,那么多同学都过得不错,基本上是要钱有钱,要地位有地位,可他们是给过你一个电话,还是给过你一封信?若不是这次聚会,我知道了你情况,知道了你在这里?是死是活谁关心?程心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她和你一样到了县城,张庆国就在她那个市的人事局工作,说人家程心找不到,说我小心眼也好,我看就是没有找。程心要是个县长,你看找到找不到。别看聚会时同学长、同学短的,用着你了是同学、是兄弟姐妹。如果你老百姓一个,混得还不如一般的同事,谁理你?现在的同学,不是原来的同学关系了!功利性太强。就说方达吧,人缘不错,不要说逢年过节,平日里,和他在一个地方工作的同学,几乎都去看他,可他又看过谁?别说看了,就是有事路过许多同学的家门,他们请都请不去呢!凭什么?同学就该给他烧香进贡?还不是因为占了个位置,手里有上级给他的那点权力。

欧文用心地听着,他在想李想说的话。

李想好似没有注意到这些,继续说:“欧文,你对人真诚、善良,甚至真诚、善良得有些傻。说真心话,我是没有办法了,已经上了政治这条船,不给老百姓做事良心过不去。就像拿了人家的钱,吃了人家的饭,不给人家好好干活,就心里不安一样。如果从头再来,我情愿去做一个老师,和你一样,虽然生活水平低了些,可心里轻松,精神单纯,这岂是金钱地位能够换来的?”

欧文心里说,“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现在的升学任务快把人压得喘不过气来了。教师的工资看起来还可以,可那是死钱,一分只能当一分花。哪像有权有势的,一分钱能当一元甚至十元、百元钱花。还是做官的好,他如果不是副校长能有这样的机会出差?经济条件虽然还差些,可是,比起那些和他一样弯腰干活的老师们,强得多了。”

 

远处的黑暗里,不时露出星星点点的鞭炮光亮。

欧文叹了一口气:“年就要到了。”

李想说:“是啊,我们又向衰老迈进了一步,而成绩却好像还是那样。”

 

评论
请您将字数限制在 300 以内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验证码
情人刺 创建于 2012/4/9 18:28:03
文章列表

其他信息

书名:
情人刺
作者:
王顺田
评分:
7.5
投票数:
0
阅读量:
25920
简介:
一个端庄美丽、气质高雅的女市长,一个年逾不惑、老成持重的中学教师,阔别20年后在一次短训班上相遇,他们疯狂地相爱了,演绎了一段让人感受到神圣的爱情,可是他们却逃脱不了世俗的眼光,面对发现地下恋情的敲诈者他们怎样用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做赌注?又是如何回归到正常的感情轨道上?请听惠天听书制作的有声小说《情人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