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

聚会之后,欧文的生活虽然又恢复了原来的状态,上班、下班,备课、上课,指导、教导,处理一些教学方面的事情。然而,他的心理却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影响他发生变化的因素便是这次的同学聚会,以及这次聚会上他的同学对世间人事的态度,尤其是对他的态度。

如果说以前的欧文是个随遇而安、甘于平淡生活、自我感到满足的人,如果说以前的欧文,工作的目标仅仅是教好学生、生活的理想仅仅是为了早日还清债务;那么现在的欧文,则对他以前的一切,有了触及灵魂的羞怯。而对同学之谊的理解,远没有了去之前的纯情与浪漫,内心充满了冷漠。尽管下次聚会,他可能还会去,脸上还会挂满笑容。

“什么同学?利在则情在,利去则义尽,虚伪的人情世故。”他对自己说。尽管,他还没有琢磨如何改变自己的现状。但是已经有了对同学们对地位崇拜的愤恨和对自己现实状况的不满。也因此,他对他和李想之间所产生的感情,倍加怀念,倍加珍惜了。

李想隔不了两天,就要给欧文短信,有时一天就有几条,而且还像以往一样,有时候是在晚上。这样的情况,往往是李想一个人在家里的时候,不用说欧文也能想像得到,而这个时间却也正是欧文和白青呆在一起的时间。所以,一段时间,不管白青是否在身旁,只要是晚上在家里,欧文心里就紧张,就怕手机振动。而且,这种紧张感越来越强。有时人虽然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小说,心里却还想着手机的振动或响起,一振动一响起,他就会立即拿在手中,一看是李想的短信,一看内容有缠绵意味的,就立即删去,第二天再冷静地回过去。后来,见白青不在意,才慢慢地有些松弛。

不过也有一条好处,那就是,欧文从李想的短信中,得到了从未有过的收获。

李想的短信内容也不净是“欧文我想你,欧文你想我吗?”“欧文亲亲我好吗?”“什么时候来看我?”之类的话,相当多的,还是能够让欧文留下,慢慢品味的。

“随风飘落的日子,不仅仅有枯败的叶子、不快的烟尘,还有我们共同种下的爱情种子。让我们精心地呵护这种子吧,让它在我们思想的土地上生根、开花、结出红艳艳的果实吧。”

“没有爱情的生活是寂冷的,没有事业的生活是空虚的,但你拥有了对生活的热望,就会同时拥有爱情和事业。”

“微笑是火,快乐是锅,只有微笑的火点燃快乐的锅,人才能让生命快乐。”

“我打开整个冬天,是为了贮存下我的思念;我储存下我的思念,是为了我的爱人能享受到一个花儿烂漫的春天。”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近日天气寒冷,爱卿万不可感冒流涕,影响市容;偶尔打个喷嚏,那是寡人在想你。笑什么笑,还不赶快扔了手机,谢主龙恩?

笑笑吧,哈哈嘿嘿呵呵呵;美吧,乐吧,喝可乐吧,我给你运去了一大车——

“有时我忙,有时我累,但不管怎样,我都不会忘记,把心儿的祝福给你。”

“没有对生活的热情与幻想,也就没有了遭受挫折的痛苦和迎接胜利的喜悦。那么,我们的人生将没有光,没有电,寂如长河,黯然失色。”

“原来只认为被别人爱是幸福的,现在才懂得爱别人也是这样的幸福!”等等。他不仅把这些留在了手机上,还都写在了本子上。因此,一段时间后,他的手机里不但存满了李想的信息,本子上还抄了一大堆。这让他单调的生活增色不少。

白青没有偷看他信息的习惯。一次白青在征得欧文的同意后,打开看了看,笑着问欧文,这个人是谁,给你发了这么多的信息。欧文轻描淡写地应付到:“聚会时的同学,外省的。”白青就没有再问。

    这样时间长了,欧文对李想的思念,也就愈来愈深,就想抽时间去看看她。这时,他的心里就开始真正拥有两个女人了,一个是家庭生活的伴侣,一个是外在情感的寄托。而且,他对自己的这种行为,几乎没有丝毫的愧意了。

除了聚会,还有一件事儿,更让欧文对发生在男女之间的一些风花雪月的事情,看得淡了。

一天晚上,有个学生家长请班主任的客,班主任是他的学兄。一般这样的场面他是不去的,一来他不喜欢被同学家长吃请,嫌这样影响不好;二来他毕竟是个副校长,怕在酒桌上说了不该说的话,做错事情;三是不便开这个头,一开这个头,以后就有喝不完的酒,办不完的事,他们这里就是这样的风气,左右、上下之间的关系就不好处了。

这次有些特别。他的学兄说,这位学生家长是下面某个镇的副书记,他爱人就在这个镇上工作,是主抓计划生育的副镇长,学校不去个领导不好看,再说也没有什么大事,无非是让他这个当班主任的多照顾照顾。这样欧文就去了。

他们选了个好一点的饭店。

饭店一进门是一个厅堂,两边靠墙摆着两个长沙发,沙发上坐着七、八个年轻的姑娘。

在饭店门口迎接他们的那位副书记,一进门就要欧文挑个姑娘倒酒,欧文知道这些姑娘是做什么的,确切地说也只是隐隐约约地知道,具体倒酒都有些什么样的内容,他就不清楚了。因为他和人吃饭的时候,从没有叫过小姐倒酒的。因此,欧文一口回绝了。那位副书记对欧文笑道,“欧校长,第一次见面,总不能让咱们自己又喝又倒、手忙脚乱吧,挑一个也助助兴。”于是,欧文的那位学兄就替欧文挑了一个。

挑上的姑娘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瓜子脸,小嘴,长眼睛,身材苗条,脸白净白净的,举手投足也还算稳重,要不是坐在这里,该是一个很好的女孩,欧文心里说,“可惜,可惜。”

到了房间,空调开开,大家便脱得利利量量了。欧文他们单位来了三个,对方四个,加上服务小姐,正好八个。点了菜,小姐开始倒水倒酒。小姐在倒水倒酒的过程中,已经是这个摸一下,那个抓一把了。欧文还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不碰不挨,彬彬有礼。他是老师出身,还不习惯在家乡这么多熟悉的人前,露出不稳重的动作,况且他也的确没有这样的习惯。

老规矩,酒过三杯之后,开始敬酒,不同的是敬酒者不倒酒,由小姐倒好代敬。

小姐看看那位副书记,意思是从哪儿开始。副书记朝欧文努努嘴:“你怎么这么笨,当然是从里边开始了。”小姐就走到了欧文的跟前,欧文赶忙摆手:“别这样,我酒量不行,大家随意。”小姐又看了看那位副书记,那位副书记说:“你想办法,欧老板不喝,你喝。”后来欧文知道了,到饭店吃饭大家都称老板的。

小姐就嗲声嗲气地劝道:“大哥,来,亲一口,我给你点上烟,喝一杯吧,不喝他们又该欺负我了。”欧文不好意思,勉强喝下两杯,又和那位副书记碰了一杯,小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往下面倒酒去了。

小姐倒过酒,大家又互敬了一会儿,一位乡干事看了一眼那位副书记,对小姐说:“光喝酒没什么意思,你给我们表演个节目吧。”小姐家装糊涂:“什么节目?”乡干事说:“我们想看‘电视剧’。”小姐笑笑:“那有什么好看的,‘电视剧’里有的你家里也有,女人都一样。”乡干事放大嗓门:“不一样,别浪费时间,你就快点开始吧。”小姐就笑笑,逡巡一圈,大方地说:“这有什么?看清了,看不好不怨我啊。”说罢一把脱去了上边的紧身衣,露出没有带胸罩的上体来。

欧文的学兄开玩笑道:“大冬天,为了方便顾客强烈的观赏欲望,连胸罩都省去了,这种奉献精神真是感人。”小姐到挺认真:“这你就不懂了吧,你没有听说过这样的顺口溜:‘现在姑娘真稀奇,大街露着肚目脐,戴乳罩的厚脸皮,不戴乳罩是处女。’”把欧文逗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看罢电视剧,大伙说还得想个法子喝酒。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乡干事说:“我有个法。”见大家看着他,便接着说:“拿个瓷勺,谁能挂在小姐的奶头上,谁不喝酒。每人限挂三次,三次能挂上一次就不喝,挂不上就喝,怎么样?”这时有人问:“能挂上吗?”小姐抢先说道:“能挂上。”大伙便说这个法儿好,小姐就挨到欧文的面前,托起乳房让挂欧文挂,欧文没有挂过也难为情,就说让他的学兄代劳,输了他喝酒。那位学兄开始挂不上,试了几次都不行,后来在小姐的指点下,才挂上了一次。

也毕竟有了“伊甸园”和小姐裸体共枕的经历,欧文开始还不好意思,渐渐就觉得很刺激、很好玩了。

喝完酒走的时候,那位副书记对欧文说:“欧校长,什么时候到我们镇里去,我保证弄两个漂亮的好好陪陪你。”

人真是学坏容易学好难。欧文自这次酒后,每个星期总有那么一次或随同事、或随朋友到有小姐的饭店里去坐一坐。偶尔他也主动表示一次,他虽然仍然不动真的,却也不再有脸红心跳的反应,而且在众人面前,在明亮的灯光下,也敢对小姐动手动脚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欧文的酒量不仅有所见长,也开始敢喝了。不过,每当看到小姐和别人调情,或者他抱着小姐时,便也越来越想念李想了,有时恨不得想立刻见到李想,想抱住李想,想亲亲李想。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这种想见李想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了。每到这时,他又为自己的变化感到了羞耻,有点恨起自己的行为来。他暗暗下了决心,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一定要抽机会见见李想。

 

农历腊月二十三,学校还没有完全放假。因为毕业班的学生要到二十八才能离校,所以,学校里还留了不少的工作人员,加上还有相当一部分教职工家属住在校园里,因此,学校并不冷清。

这天,欧文要和王校长到市教育局给有关领导送新年礼物,这已经成为不是规矩的规矩,各单位都这样。

他们学校行政上虽然不归市教育局直接领导,但间接的领导关系却是存在的,尤其是他们和市教育局还有那么一点的经济关系。学校是县里的重点,也是市里的重点,市教育局每年都要给他们拨些钱的,尽管仅是表示性的。就是市教育局没有表示,他们也得送,不然人家送你不送,不要说别的,面子上也过不去。再说又不是花自己家里的钱,还落得了人情,建立了关系,何乐而不为。

欧文对这次去市里,又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有了见到李想的希望,担心的是怕找不出理由见不到;如果这次见不到,年前怕是没有机会了。

欧文他们到了市里,礼送基本上顺利,除了管人事的田局长,其他的领导都见着了。怎么办?礼还得送,可是田局长一家人出去了,晚上才能在家,就是不知什么时候回来。而欧文他们坐的车是从土地局借来的,人家明天还用呢,说好今天傍晚6点前必须把车送回去的。

欧文说:“现在都4点(下午)了,要不你们先回去,都在这里等也不是个办法。”王校长摇一下头:“那不行,今天是腊月二十三,白青还在家等着呢。我给土地局打个电话,看看车能不能晚点给他们送。”王校长打了电话,对方说现在单位正等着车呢,临近年关,谁个不忙,要他们尽快早点回来。关了电话王校长生气地说:“过了新年,无论如何得想办法买辆车。”欧文劝道:“别生气,东西是人家的,再说像咱们这样的,还往市里跑呢,何况人家政府机关,烧香的庙不就更多了?所以我的意见还是你们先回去,为了这一件礼物,我们总不能再跑一趟吧。”见王校长不吭声,又说:“你回去跟白青说一声,回头我再给她打个电话就行了。”

王校长还是不吭声,他不是在玩深沉,农历腊月二十三称为小年,按当地的风俗是一家人小团圆的日子。这一天,在外边的人一般情况下都要回到家里的。王校长想了一阵儿,唉了一声,说道:“做小人物真难!”又说,“好吧,就这样,住好吃好,辛苦老兄了。”

王校长走了,临走又抱怨了一句:“真憋气,送礼还得装孙子,昨天打电话说好了等我们来的,什么道理?”

王校长一走,欧文马上给李想打了电话。

李想说:“我现在有事在外面,晚上10点才能到市里。

欧文说:“你有事我回去了。

李想赶忙说:“你别回去,晚上1015 分在老地方见。”

欧文说:“我跟你开玩笑呢”

李想就说:“去你的,呆子,什么时候学坏了?”

欧文手里拎着礼品,大冬天的去也没有个地方去,站也没有个地方站,形单影只,要多冷清有多冷清,要多没意思有多没意思。他想:“如果能见到李想,这个晚上留在这儿受点罪也值了。

评论
请您将字数限制在 300 以内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验证码
情人刺 创建于 2012/4/9 18:27:17
文章列表

其他信息

书名:
情人刺
作者:
王顺田
评分:
7.5
投票数:
0
阅读量:
25919
简介:
一个端庄美丽、气质高雅的女市长,一个年逾不惑、老成持重的中学教师,阔别20年后在一次短训班上相遇,他们疯狂地相爱了,演绎了一段让人感受到神圣的爱情,可是他们却逃脱不了世俗的眼光,面对发现地下恋情的敲诈者他们怎样用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做赌注?又是如何回归到正常的感情轨道上?请听惠天听书制作的有声小说《情人刺》!